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伴随着旋叶搅动空气的强劲气流,数十架深墨绿色的武装直升机从远处那片废墟之间爬升出来。流畅的机身两侧小弦比短翼下,黑森森的航空火箭发射巢泛着耀眼的光泽。

一整排的‘红箭-10’机载反坦克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如同流星雨样从那黑压压的机群中呼啸袭来,整齐地在天幕之间破开梳状的洁白羽痕,这是正义的审判之剑。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一声接着一声,几乎所有的防空车辆都冒起了浓烟,从天而降的反坦克导弹直接将这些野战防空导弹发射车撕扯得粉碎,这些倒霉的防空战车还没有能够展开防空袭队形便被撕扯成了碎片,所有的车组乘员没有一个活着逃出来。

更大的灾难接踵而至,无休止的火箭弹雨开始整齐的覆盖战地,爆炸声中,一辆辆‘越人阵’第1师的战车被翻滚而起的火焰吞没在其中。飞溅的破片欢快的跳跃着、舞蹈着,带着破空的尖啸声狠狠切入到柔弱的人体组织内。遍地都是燃烧的车辆残骸和倒毙满地的尸体。

这支率先展开袭击的空中骑兵来自中国陆军的王牌翘楚-同样也是锐气横秋的第27空突集团军。从邯郸、石家庄等数座陆军航空基地出发,第27空突集团军直接飞军战区上空,创下了世界军事界直升机远距离机动奔袭的新纪元。

充分的后勤保障是此次长途机动作战成功的保障所在,从邯郸基地向南、新郑、南阳、襄樊、黄陂、衡阳、桂林、柳州、百色,这条线上的所有空军基地、陆航基地都被开辟成了保障点,加油保障、工程维护,各类技术人员分布各中途保障点,以确保直升机群的安全机动奔袭。

而早在十余天之前,第27集团军的数万官兵便已经搭载运输机秘密南下,进抵了位于广西隆安的前进基地。集团军联勤部门和工程技术人员更是先期直接进入了越南-海防,在那里开辟出未来一段时间内第27空突集团军将会频繁使用的前进作战基地。

作为第一轮打击的主要突击力量,第27集团军-第79空中机动旅-第1战斗航空营一上来便是接连的狠手。作为目标校正的‘直-11’侦搜直升机顶着显得很不协调的‘球状大脑袋’,悄然的躲在距离一片战火纷飞的府里城不远之处的红树林后,缓缓转动着安装在旋翼轴顶上上的球状瞄准仪,并将一系列的坐标数据值发送到各机组。

猛然爬升而出的同时,各攻击直升机立即通过毫米波射控雷达的辅助,锁定那些由‘直-11’发送而来的打击目标的坐标数据,并接连发射出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机载反坦克导弹。

由于第79空中机动旅-第1战斗航空营全部装备着‘武直-14’型先进隐身直升机,再加上又是低空突防,‘越人阵’第1师的野战防空警戒雷达自然也就没有能够发现来袭目标。

杀气腾腾的‘武直-14’微微轻点着机首,铺天盖地的呼啸出如雨样的航空火箭弹幕,似乎到处都在喷涌着冲天的火柱。崩裂的火球夹杂着气浪吞没了一群群来不及躲闪的越南人。

“寻找掩护,组织防空火力!”军官和欧洲军事顾问顶着狂暴的航空火力和此起彼伏的爆炸,组织部队反空袭。这些多少有些军事素养的指挥官们知道地面部队在航空火力的打击下,几乎很少有还手之力,如果不能采取好断然措施,那么第1师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然而在猛烈的直升机火力打击下,这些军官和欧洲顾问的努力只是徒劳,满地都是的燃烧的车辆残骸使得士兵们的士气大跌,人心惶惶之间已经开始有零星的溃乱了。而不断呼啸而来的火箭弹雨更是让这种已然大落的士气更加的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所有的指挥车都被摧毁殆尽,长长的鞭状天线使得这些铝合金的‘铁皮盒子’等于是在告诉别人“我就是最重要的目标”。聚能装药战斗部的爆炸巨响中,几乎没有一辆指挥车能够逃脱厄运,都被连人带车炸得浓烟滚滚。

拼命组织部队展开防空的军官和欧洲顾问们在那片火光之中血肉横飞,打着旋而来的破片直接地将这些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在作着徒劳努力的‘尽职者’送入了地狱之中。

在巷战之中拼死做着抵抗的越南人民军士兵惊讶地看着那一排排火箭弹雨从自己的头顶上划过,将气势汹汹进攻的越人阵武装炸得人仰马翻,那一柱柱喷发的火浪就像是节日里的歌舞样欢腾着,舞动着,然后尽情而又肆虐着吞噬着一切能够为它们所吞没的生命。

黑压压一片的直升机群从这些欣喜万分的越南人民军士兵的头顶上飞掠而过,搅起的强劲气流在一片瓦砾的城市中吹开阵阵的烟尘。悬停在空中的运输直升机上,无数的身影沿着抛下的滑降索快速而下,抵枪弯腰着冲着不远处正在激战的街区。

‘武直-14’型先进隐身直升机以及‘武直-10D’中国虎以最为狂热的航空火箭弹雨猛烈扫射着那些四散而逃的越南人,以掩护机降步兵的顺利而下。一时之间弹雨纷飞,烟火袅绕。

成群的‘直-16’型运输直升机从硝烟之中冲了出来,气流吹散开弥散的硝烟,尾轮式三点式起落架刚刚触及地面,全副武装的中国机降步兵便蜂拥着从打开的舱门处跳出。

一架架‘运直-17’型倾转旋翼机紧随而来,那彪悍的身形丝毫没有影响到出色的机动性能,固定翼两侧的倾转旋翼搅动起的下洗气流将地面吹得飞沙走石,两侧放平可以作为推进螺旋桨叶、倾转之后作为垂直升降动力的三叶旋桨-呼呼-拍打着空气。货舱的带液压跳板的蚌壳式尾门齐刷刷地打开,一辆辆轻型突击车咆哮着从货舱内冲了出来。机身侧面打开的滑门处,不断的有身影跳下飞机,到处都是涌动着的士兵和轻型战车。

“中国机降部队!”反应过来的‘西贡卫队师’几乎无法展开反击,成群而来的攻击直升机便又一次开始了密集的火力梳理。30毫米机炮弹纷飞着破开一道又一道的火树银花。

炮兵阵地上,一辆辆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被从天而下的航空火箭弹给炸得火光四溅,殉爆的弹药迸裂出的火球将阵地上的炮手们转眼之间便吞没在其中。人体的残肢断臂和那扭曲得几乎成了麻花样的炮管共同飞舞在那喷发的火浪之中。

大队的机降部队迅速接过早已经面临崩溃的越南政府军的防线,直升机吊装而来的105毫米轻型榴弹炮开始猛烈的炮轰溃乱的‘越人阵’第1师。不是划破天幕而来的凄啸声中,雨点样的杀爆榴弹纷纷而下。成群的武装直升机穿破蔽日浓烟,流星样的扑向远处。

一辆辆轻型突击车、‘东风铁甲’喷吐着火舌从一片瓦砾的废墟中冲了出来,轻重火力猛烈轰击着由进攻转向溃退的‘越人阵’第1师,掩护前进的机降部队配合着越南人民军连续发动数次反击,在优势火力的协同下,逐步地将突入城内来的‘西贡卫队师’赶了出去。

放下机载步兵的‘直-16’型运输直升机在轰鸣着拔高而起的同时,使用机身两侧的7.62毫米6管机枪猛烈扫射着远处的战地。中国飞行员们将这种使用火链样的金属射流将敌方阵地打得尘土飞扬的战术叫做“割麦子!”

当第27空突集团军-第79空中机动旅在府里城大开杀戒的同时,第80空中机动旅却打了一记漂亮的右勾拳,全旅在府里以南的宁平实施了大规模的机降作战。控制了1号公路线,从而彻底切断了‘越人阵’第1师可能的南退之路。在战斗航空营的火力支援下,运输航空营的直升机群将两个空突步兵营的力量投放在了宁平外围的北山一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夺取了外围的防御阵地。孤注一掷的‘西贡卫队师’早已经投入了他们的最后预备队,本是期待着一举突破府里的政府军防线,故而在侧后位置上根本没有什么防御力量。

架设起来的105毫米榴弹炮开始对溃散下来的‘越人阵’第1师展开轰击,成群的武装直升机杀气腾腾的转悠在天空之中,不时地压下机头,以狂热暴怒的火箭弹雨和航空机炮火力一次次在人群之中破开飞扬的血幕,30毫米机炮弹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腥风血雨。

几乎就在府里之战因为中国军队的加入而再次达到一个新的巅峰的时候,北京,中国外交部、国防部联合召开了新闻记者招待会,就之前以及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回答记者提问。

“应越南共和国政府的请求,中国陆军第27空突集团军、近卫集团军已经与今天凌晨开赴越南,帮助越南政府恢复国内秩序,并剿除叛乱,重新建立中南半岛的稳定!”

外交部的声明很简短,甚至没有太多多余的话语,只有寥寥数语言。当有记者询问到中国出兵越南是否与中国政府昨日与河内签署的南海归属问题条约有关时,该发言人断然否认,并称“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作为东亚地区的大国,同时也是负责任的大国,中国政府并不会坐视越南、乃至中南半岛陷入到动乱之中。而‘西贡’政府的合法性一直是被国际社会所否认的,并不具有任何的法理性,同时,马江惨案也证实了‘越人阵’暴力组织的邪恶本质,任何支持西贡当局以及‘越人阵’的国家和组织都是公然对民主和平的践踏!”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