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步兵连加速跑了过来,他们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大家就感觉这个连队的武器这么别扭,连里有一个排没换上苏制武器,还拿着入朝时候的日制武器,而且他们携带的日制武器不像其他志愿军部队,九九式步枪上都带着掷弹器,战士们的弹药包里都装着枪榴弹和九九式手榴弹,机枪手扛着九九式轻机枪,掷弹筒手扛着八九式掷弹筒,他们都拿的是抗战末期日军的武器,比扛着三八大盖和歪把子机枪的志愿军显得要威风一些。

更让大家伙奇怪的是这个排里居然还有狙击手,跟在排长身边的一个战士背着一支九九式狙击步枪,在志愿军中找个带瞄准镜的枪比找会开飞机的人都难,张学义看到狙击手就走过去,他问背狙击枪的战士,“同志,你会使这枪?”

战士先点点头又摇摇头,“这枪是归我使用,可我也不太会用,我看不懂这个望远镜里的线,我们排装备这支枪是当炮使用,打蒋匪军碉堡的时候可以在几百米外用望远镜看到碉堡里机枪手的表情,我们排的掷弹筒打不了碉堡,我就用这个枪瞄准敌人碉堡里机枪手,只要风不大基本可以打中敌人的脑袋。”

“好枪呀这是,当年我打鬼子的时候随便抓一支步枪就可以狙击,这种专业狙击步枪我也没少使用,都是从鬼子手里抢过去的,有机会我给你讲讲瞄准镜里的刻度线的用法,以后刮风或是敌人跑动的时候你就可以用刻度线算出提前量,那样你可以打击移动中的敌人,打跑着的敌人可不是用瞄准镜正中间的十字线瞄准。” 张学义随口说了几句,他指挥着五个连的部队,那有时间培训狙击手,现在他很少用狙击枪,感觉这个不过瘾,有大炮坦克才痛快呢。

张学义又看了看装备日式武器的这个排,寇勋说:“我们打开你的武器库的时候发现少了很多枪,不够装备一个营的,这个排个其他排个别班就没领到新枪,这些都是我们以前用的旧枪。”

“你很会选武器,掷弹器、掷弹筒、轻机枪都不错,这些都是我打鬼子时候每天都用的武器,我选武器也是从战利品里选好枪使,九九式可比三八大盖威力大,八九式掷弹威力只比数量稀少的百式掷弹筒小一点,这步枪上装的是三式掷弹器,都是好东西呀。” 张学义认识这些武器,这让寇勋很奇怪,因为他使用这些东西也就知道个大概,具体型号不清楚,似乎只有东北个别军工厂可以生产枪榴弹,这东西很稀有。

“你都认识呀?”

“那当然,我最喜欢枪榴弹,一打一百多米,敌人的阵地一下就乱了,比使用手榴弹安全,比如在敌火力下运动,你要使用手榴弹就要前进到敌阵地前五十米的地方,使用枪榴弹离敌人一百米就开火了,少往危险的地方走五十米可以节约不少宝贵的生命。” 张学义说完转身回了指挥部,他不愿意过多的越级指挥,安排这个连住下之类的琐碎事相信寇营长可以做好,他不用多说话,把别人份内的事情做多了也不是好事。


寇勋的营这下到齐了,他心里说终于可以单独的好好打一仗,好好的表现一下给马云看看,他知道在步兵团里最重要的岗位就是连长营长,在一个团里警卫连、侦察连、特务连的连长的能力很强,跟营长的水平不相上下,马云是搞侦察的出身,自己呢不太懂侦察,以前打仗总是依照团部的部署去执行,很少单独作战,而张学义有是敌后破袭作战的高手,自己需要好好向他们学习,在他们这些人出奇兵制胜的时候自己可以充当正兵来牵制敌人,大家互相配合不怕打不出好成绩。

张学义的部队刚休息一天他就有点坐不住,总感觉自己在别人的队伍里吃闲饭,他看到马上落山的太阳他有点遗憾,夜战是志愿军的拿手好戏,不利用晚上是打不好仗的,他感觉到后边补充粮食弹药有点浪费时间,真想马上杀回原来的阵地,看看美军在不在那里。

没等张学义出去找团部说他想打仗的事,团长已经带着不少好吃的东西来到他的指挥所里,张学义马上起身相迎,“团长来了,快请坐。”

“休息的感觉怎么样呢?”团长现在也是知道人多粮少,子弹手榴弹什么都缺,部队的防御白天是依托一线阵地寸土不让,晚上是大胆出击发动战术反击,这可以把有限的资源最好的利用起来,他也知道张学义善于利用夜间袭击敌人,他想试探的问问人家愿意去不,不愿意去也必须发粮食养着人家,人家是来帮忙的不是自己的部下,只是战术上归他指挥而已。

“团长,我长这么大很少吃白饭,吃饱了往这一坐可没意思呢,不如晚上允许我们一部分人出去袭击美军,多搞点战利品,眼看着都腊月底了,再过几天就是小年,不搞点好吃的让大家过个小年怎么行,所以我打算让连队轮流出战,要以连为单位轮流出击每个连出去一次休息四天,恐怕这样战士们也坐不住。”

团长一看张学义有想法也是来了精神,“那你说说怎么打让战士们不感觉每天是坐着?” 张学义马上说:“昨天是敌人大规模进攻的第一天,我打算今天晚上把五个连队全部带出去,敌人认为自己大规模的进攻有效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今天晚上大规模出击,随后我们减少袭击部队的人数。”

“好办法,今天我们团也打算出动一半以上的部队打战术反击,把敌人的嚣张的气焰打下去,我打算让每个连出动两个排去袭击敌人,如果你愿意去我们就可以多休息一个晚上,敌人白天的攻击让我们部队很疲惫。”

张学义说:“打仗是奇正结合,团里的主力部队还是别出去好,黑灯瞎火的我带人出去容易闹误会,现在咱们分分工,白天主力部队打晚上我们打,团长就放心回去休息,剩下的交给我。”

“好,就这么定了。”


把反击作战承包下来的张学义决定率领全部连队出击,他夜里集合起了部队,五个连队只携带武器弹药就跟着他离开宿营地向着漆黑的旷野走去。

张学义打仗是动脑子的,他带着部队一出去就侦察到了一座敌营,敌人知道志愿军不会空袭不会炮击,大胆的点起篝火,那在晚上火光传出去多远,大伙老远就看到了敌营,五个连队带端着枪就向敌人的营地靠了过去。

马云带着侦察连走在最前边,他没带笨重的M2机枪,连带三脚架的M1919A4重机枪他都没带,副射手背着弹链扛着三脚架那多麻烦,他只让部队携带BAR班用机枪和M1919A6机枪,因为这些轻机枪不用副射手背枪架,就带点子弹就好,部队的机枪射手很宝贵,他没舍得把重机枪手带出来,重机枪手休息但副射手以投弹手的身份参加战斗,寇勋的营里没重机枪,但他也把大量的机枪手留在营地里没带出来,他的步兵营半自动武器和冲锋枪太多,机枪少带几挺没关系,反倒提升了部队的机动能力。

紧跟在张学义身后的特务连几乎半数以上的战士都背着驳壳枪,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支冲锋枪,型号也只有两种,他看特务连的武器不擅远战就放在行军队列最前边,部队行进到敌营四百米的时候停了下来,张学义小声下着命令,几百号人就趴在雪地里等命令。

寇勋来到张学义跟前,“怎么不走了。”

“这个军营似乎在我们昨天撤离山顶阵地时候还没有吧,似乎是新来的敌人,你看篝火这么多帐篷的数量都数的出来,这大概是一个步兵营的宿营地,没看到榴弹炮,连卡车都看不到,这可能是刚调上来的,是美军还是伪军也看不清楚,不过咱们先干他一下,你的三个连就地展开,与敌人保持四百多米的距离,我带其他两个连过去看看。” 张学义知道寇勋的部队武器好但不让再最前边打,他怕自己好不容易从苏联代表那弄到的武器损失了,另外这个营里装备的步枪多,射程远的步枪可以远距离打击敌人,没必要爬到敌人鼻子底下扔手榴弹。

“那我就在这呆着?”寇勋有点不甘心。

“你的部队用半自动步枪打,一会我偷袭敌人后就往后败,我带兵退下去你顶一阵,然后还是滚动式撤退,侧翼和后边的安全都交给你。” 张学义说完就从地上站起来,猫着腰带领马云的侦察连和特务连往前走。

马云小声问:“怎么打法?”

“一会你距离敌营两百米的时候停下,你手榴弹少步机枪多,这个距离上冲锋枪最管用,我带特务连往敌营里打,他们没机枪步枪,火力猛装备轻,适合当先锋,我出来时候你必须把敌人给我挡住,等我撤到安全地方你就撤,后边有一个营掩护你,记住了看准打,别我撤的时候打到我。” 张学义没一下把兵全派出去,他先布了两道防线,然后带着特务连从容的向敌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