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9、叛变的唯一原因(5)

幸运特快 收藏 9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原来,这个化妆成痨病鬼的样子的人正是于效飞。 现在,对于效飞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个叛徒,于效飞急于得到情报,而叛徒却带着特务到处抓人,即使是在街上躲开特务,在内线隐藏的敌人总部附近,还是会遇到叛徒。所以现在于效飞只好插手这件上海市委地方上的锄奸行动。 于效飞随身带着的那个公文包,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原来,这个化妆成痨病鬼的样子的人正是于效飞。

现在,对于效飞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个叛徒,于效飞急于得到情报,而叛徒却带着特务到处抓人,即使是在街上躲开特务,在内线隐藏的敌人总部附近,还是会遇到叛徒。所以现在于效飞只好插手这件上海市委地方上的锄奸行动。

于效飞随身带着的那个公文包,只比档案袋大一点点,所以并没有引起特务们的怀疑。但是,其实他已经把M3冲锋枪的枪管锯断,把M3冲锋枪的枪托也直接卸掉了。这样,这只M3冲锋枪就被改造得更小了,直接就装进了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公文包里。

就在于效飞开枪的瞬间,从西菜馆门外又冲进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一副真正的杀手打扮,他头上戴着礼帽,身上穿着风衣,双手端着冲锋枪,一进门,就对着特务们的桌子扫射起来。

进来的这个人是方俊宇,于效飞在近距离扫射,是保证能够杀死叛徒,但是,特务们有7、8个人,于效飞并不能保证其他的特务没有那么快的反应,在他开枪的时候不立即逃走,或者是马上反击。同时,也必须防备在这个西菜馆还有其他特务吃饭,如果在于效飞行动的时候,从角落里边跳出一个特务,那于效飞就非常被动了。

所以在于效飞开枪的时候,方俊宇也从西菜馆外面冲进来,协助他对另外一张桌子上吃饭的特务进行刺杀,同时方俊宇还在远处监视着整个西菜馆。

两个人一起扫射,7、8个特务每个人都中了5、6枪,整个行动没有超过一分钟,于效飞和方俊宇已经冲出了西菜馆,来到了马路上。一辆卡车突然出现,恰好在他们的面前减速,方俊宇跳上驾驶室的踏板,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于效飞则直接冲到卡车的后面,一跃进入了车厢。卡车猛然加速,迅速消失了。

当天下午,于效飞和刘部长在一家茶馆见了面,刘部长笑着说:“到底是上级来的同志,出手真是利索。一下子觉得天都干净了许多。只是,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确实杀掉那个叛徒。”

于效飞做出品茶的样子,小口喝了一口茶,然后说:“这个你可以放心,我把子弹做过处理,都做成了炸子,一颗子弹打打进去,身上就出了盘子那么大一个洞,我亲眼看着他的脑袋被我打得稀烂的。那样他要是还能活,太阳得从西边出来了。”

刘部长满意地点点头:“嗯,看来敌人说的还在医院抢救的话是假的。”

于效飞摇摇头:“对,这显然是敌人故意骗人的,要让我们产生错觉。不过,敌人能想出这么个招数,也是相当高明的。一般的人就会怀疑,犹豫,或者会去派人刺探消息,他们就会在医院布下埋伏,再打我们一个反击,把我们这次行动的人员再一网打尽。看来这次真的是他们的头子亲自布置的,比一般的小特务要毒辣得多。”

“这次行动对敌人内部的震动很大,现在敌人都不敢那么猖狂地出来搜捕地下党了。那些出来对电台进行跟踪监测的特务也不敢活动了。对我们的行动有利多了。”

于效飞一笑:“我们就是要收到这种效果,我始终觉得,不对敌人采取一点强硬手段,尤其是不打掉一些特务的骨干,特务们就会为所欲为,对咱们的危害会非常大。”

“对于叛徒,是应该严惩的。”

“可惜,叛徒死不足惜,敌人逮捕的那么多同志是再也不能回来了。”

“是啊,敌人逮捕了三、四百人,其中有100多个是我们的同志,其他的也是一些思想进步的人。”

“这就需要我们加紧工作,早一天解放,希望能够抢在敌人前面,把他们营救出来。好了,不说这个,你应该介绍你的内线跟我见面了。”

这时在上海市警察局毛森的办公室里边,毛森正在办公室正中气呼呼地回来走着。曾德荣在旁边惊恐地看着他。

毛森大骂说:“这次行动毫无成绩!虽然抓住了一些共产党,可是都是一些小鱼小虾,市委级别的共产党一个也没抓住!从对方的反击来得这样迅速有力来看,我们根本没有伤到共产党的筋骨!”

曾德荣胆怯地插嘴说:“可是,共产党发动的罢工、护厂的行动被我们扼制了很多,我们已经成功地毁掉了不少工厂。而且,从我们得到的共产党文件来看,我们还是掌握了不少共产党的线索,如果再多花一点时间,我们绝对可以抓住更多的共产党。”

“哼!时间!时间!我们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共军已经占领了上海的郊区,进军市区,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汤司令不是说,上海有的是钢筋水泥的建筑,我们可以在这儿跟共产党决一死战,把这儿变成共军的坟墓吗?”

毛森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用力摆摆手,制止曾德荣继续说些白日做梦的胡说。

他喘息片刻,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说道:“我还有很多事情,得去把监狱里边的那些共产党清理掉,具体行动的事,你来和守拙商量。”

说着,他伸手摁下电铃。

过了一会,门开了,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他中等身材,微微有点驼背,身上的穿着很不起眼,在大街上,这种人有成千上万。他的长相也是一副平常相,稀疏的眉毛,一对小眼睛,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不时用手扶一下,不仅有点文质彬彬的意思,而且还好象老是病怏怏的,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曾德荣先打招呼:“郑兄。”

郑守拙点点头,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嗯。”

毛森摆摆手:“不要说其他的了。守拙,以后这些行动的事你就和德荣直接商量,让德荣把手上的资料都交给你,你们尽量快点把共产党的头面人物找出来,我们没有时间了!告诉那个打进去的人,不要怕这怕那,要采取大胆的行动,尽快查明在背后的主谋,尤其是要找到那个于效飞!”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