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死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王文在和李择分开后,带着人按照原来的路线,继续隐蔽向多伦方向前进。经过两天的努力,多伦已经就在眼前了。可是令他放心不下的是,一直没有李择的消息,而且一路上,他们这一边出奇的顺利,根本就没有遇上什么日本军队。所以,他判断很有可能是李择他们暴露了行踪,遭到了日军的围剿;而且就算他们没有被日本人发现,但是能不能平安的翻越险峻的马山,也是一个问题。想到这些,他的心里沉甸甸的,很担心李择他们的安危,但是他也知道,自己除了在这里等他们的消息以外,对这一切也无能为力。他甚至做好了,万一等不到李择他们,就带着手下的人单独完成这个任务的准备。

但是,令王文感到吃惊的是,当他们赶到预定的集结地点的时候,李择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多时了。两拨人一看见对方,都兴奋的拥了上去,这一刻。他们终于会师了。

“你来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快!”王文一脸兴奋的说。

“看来爬山的反而要比走路的快多了!”王文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两个人相视一笑,两只右手紧紧的握在一起,说:“好兄弟,终于又见面了!”

旁边的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王文看了看李择周围的人,问道:“怎么好像少了几个人,陆先生呢?你该不会嫌他烦,就把人家一个人抛弃在山里了吧!”

王文他们听了,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反观李择带的这些人,一个个都低下头,一脸痛苦的表情,不少人甚至开始轻轻的哽咽。王文他们,看着他们这个样子,觉得这事不对劲,疑惑的表情取代了脸上的笑容。

那个年轻的向导走过来说:“我们在翻越马山的时候,意外的遇上了日本人,叔叔为了不让自己的脚伤,拖累大家,自愿决定和一些伤员留了下来。”说到这,他的眼睛变的红红的,声音也渐渐的小了下去。

王文的表情一下黯淡了下去,呐呐的说:“孩子,我们对不起你叔叔,更对不起你啊!”

那个孩子听了这句话,抹了一把眼泪,说:“不,从和县出来的时候,叔叔就对我说,这是他应该做的事,不管是满是汉,在这种国难当头的时候,他也是一个中国人!”

王文他们听了,咬着牙鼓着嘴,轻轻的点了点头。

“现在不是悼念英雄的时候,我们还有事没有做完呢?”李择看着他们,缓缓的说:‘别忘了,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所有的人听了他这句话,都重新振奋起精神来,摩拳擦掌的等着他们下命令。

“我听说,多伦的守军已经加强了戒备,你有什么打算?”王文说:“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抢先到了这里,却什么事也没做!”

李择看着他笑了笑,对旁边的一个人点头示意。那个人立马从不远处拿过来一个包裹,丢在了地上。李择看着王文疑惑的表情的笑着说:“自己打开看看。”

王文看了他一眼,蹲下身,掀开了包裹,十几件日本军装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李择对他说:“听说,你的日文说的不错,希望这几年你还没有把它荒废掉!”王文明白了李择的意思,抬起头冲着他一笑,问:“什么时候开始?”

李择严肃的看着他,缓缓的说:“今天晚上!”



李择和王文把所有的士兵都集中在一起,布置今天晚上的做战任务。所有的军人此时心理都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对于他们来说,自从东三省被日本人占领以后,他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再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以后,今天终于有机会向日本人发起进攻了。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神圣的使命感,每一个人都明白自己今天晚上的行动,或许就将决定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

李择在王文他们来到之前,已经提前对日军在多伦的油料基地的防卫情况做了一次侦察,但是由于日军的保卫工作做的太过严密,他们也仅仅了解到基地外围的警戒情况而已。但是幸运的是,王文在几年前曾经做为东北军的军事主官参与了修建基地的计划,在他的记忆的帮助下,李择最终完善了这一次的做战计划。

此时,所有的军官都围在一起,专心致志的听李择部署今天晚上的做战行动。

李择有手中的匕首在沙地上画出了日军油料基地的大致图形,指着图对所有的军官说道:“这是根据我们的侦察画出来的基地外围的防卫图示。大家可以看到,日军在基地的外围部署了三道防线,每道防线间隔800米左右,且都有重型火力把守住了必经之路,更难办的是,日军在这个油料基地附近还有3个大型的据点,一旦我们强行突破的话,那就会有被日军前后夹击的危险。而我们现在手里的兵力有限,难以在日军的增援到来之前强行突破,所以只能想其他的办法!!”

一个军官问道:“什么办法?”

李择笑了笑说道:“这就要看你们大当家的本事了!!”

所有的目光都在一刹那转移到了王文的脸上。王文自信的笑了笑说:“二当家的意思是,是由我带领一个小分队,假扮成日本的巡逻兵小队,骗开敌人的防线,然后大部队出其不意的跟在我们后面一举冲破敌人的三道防线!!”

众人一听这个,都觉得方案可行,心里一阵激动。

李择和王文对望了一眼,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这仅仅是敌人的外围防线,就算我们能突破这里,也必将要面对敌人内层防线的反击!!”

王文点点头,说道:“是啊!我记得日军在帮助我们修建这个基地的时候,为了保证基地的安全,特意将基地与第三道防线之间保持了五百米的距离。而我们的先遣分队是绝对没有可能骗过敌人的第三道防线,毫发无伤的的接近基地的。而且由于日军对这里的防守相当的严密,我们现在也没有把握,究竟能在不惊动日军的情况下,在敌人的外围防线中向基地前进多远!!!”

这时一个虎背熊腰的军官问道:“师长,您的意思是,我们要想接近日本人的油料基地,就必须要和日本人干上一战!!”

王文轻轻的点了点头:“日军设定的三层防线,第一层是在东北的汉奸组成的伪军,这些汉奸向来最怕日本人,所以只要我们以日军巡逻兵的角色出现的话,估计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但是第二层防线和第三层防线又全部都是日军把守,其中第三道防线又是禁区,除了有专门的许可证可以进入以外,是没有其它办法的。因此我们最大的问题,是在这第三道防线上!!!”

李择接着说道:“恩,不错!王师长带领的小分队将会出其不意的对日军的第三道防线进行攻击,日本人最近的气焰很嚣张,完全没有把我们中国军队放在眼里,再加上他们现在暂时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潜伏到了这里,所以即使有这么严密的防卫,也难免会疏忽大意。因此王师长的小分队完全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不能全歼他们,但是至少应该后续部队打开一道口子。等王师长他们打开了这道口子以后,自然就会惊动基地里的日本兵,到那个时候,后有追兵,前有堵截,这第三道防线和基地之间这五百米的距离可就是我们的成败的关键啊!!!为了保证油料的安全,日军的基地内不可能布置重型火力,所以只要能有人冲过这段距离,我们就有希望!!”

每个军人都已经知道,在敌人严密的火力网里面前进五百米的距离,意味着什么,但是此刻在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怯懦,有的只是军人的血性和为国而战的荣誉。

“要想穿过敌人的火力网,只有一个办法,需要一部分兄弟跑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在整个过程中不能躲避,必须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抵挡敌人的子弹,让紧跟在后面负责炸基地的兄弟,能够尽量冲进基地!!”为王文皱着眉头,缓缓的说道:“所以,很多兄弟都会死!!”

一个东北军军官听了这话冷冷的笑了笑:“来这里就没打算还要活着回去。师长,你要是信得过我张大彪,就让老子带兵跑最前面!!”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个名叫张大彪的身上,这个军官是王文的一个连长,最大的特点就是敢说狠话,敢打恶仗!

其它的军官听他这么一说,纷纷踊跃的报名,都要求自己带兵跑最前面,为后面的兄弟铺路!

李择望了王文一眼,心里充满了感动和不舍,面对着这群为了拯救整个国家,整个民族而视死如归,争先恐后的舍生取义的面孔,作为一个在战场上过惯了枪林弹雨生活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不忍心来做出这样残酷的选择。


因为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所以到了最后,不得不采用抽签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些抽到了签,要跑在最前面的军人脸上都是一副决然的表情,剩下的军人,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一定要跟在他们的后面,把日军的油料基地给炸掉。

李择和王文把负责炸油库的军官集合起来,布置起最后的作战任务。

王文说道:“记住,你们的任务是跟在前方开路弟兄的身后,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油库,炸掉敌人囤积的油料!虽然我们没有搞到日军基地的内部图象,但是我当年离开的时候,日本工程师已经规划好了油料囤积区的主体建筑,所以即使他们做了一些变动,但是这么大规模的建筑是搬不走的。因此这一次,我们的作战行动是将你们分成三个小组,一旦冲进基地以后,立刻兵分三路,分头行事,分别前往三个最主要的囤积油料的地点。日军的油料囤积区都有输油管相连,所以只要我们炸掉了其中一处,那么我们就成功了!!”

所有的军人目光炯炯的说道:“是!”

李择看着他们,缓缓的说道:“无论在冲锋的路上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不要回头,更不要停下脚步,你们的目标就只有日军的油料库,我希望你们记住,你们前进的道路是你们身边的弟兄们用自己的生命为你们打开的,你们前进每一寸土地上都有弟兄们的鲜血,所以,绝对不要让他们失望!!”

所有的人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下对方,庄严的回答道:“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