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位极人臣却以天下苍生为念的曾国藩

半壁江山圣库银

咸丰二年(1852),太平军由广西进军湖南,清廷震恐。适曾国藩丁母忧在籍,奉旨前往长沙,帮同湖南巡抚办理团练。遂招募湘民号湘勇,任用儒生为将领,朝夕训练。到1854 年初时 ,湘军练成水陆师 1.7 万余人。

这段时间内安庆于1853年2月24日被太平军占领。同年3月20日,太平军攻克南京,定为都城天京。自此安庆成为天京的西大门。

1859年到1861年,湘军围攻太平天国重镇安庆,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为保卫安庆,率军多次救援,进行了两年之久的艰苦卓绝的斗争。 咸丰十一年,围城二年的湘军终于靠在安庆马山城墙下掘地道、埋火药,炸开安庆城墙十几丈,攻克太平军拱卫天京的军事重镇安庆。

城将破之时,攻城主将曾国荃(曾九)下令任何府都可以进,惟独英王府不能进,违者杀头。后果然在内抄到相当多的珍宝。

据说曾国荃将英王府的财宝分了部分给自己的吉字营作军饷,其余运回荷叶塘,开始起大屋,买贵重东西。从那时起曾九就比老大家富。那时不光全湘乡在说、全湖南都在说,人参都让曾家买光了。

据说事后曾国藩很是责怪了老九一番,桀骜不训的曾九气哼哼地去了。同年曾国藩在安庆设立军械所,仿制洋枪洋炮,这是中国近现代最早的工业和军工制造,也算“洋务运动”的序幕开始。

安庆城破后,太平军抵抗也有,投降也不少,湘将领李臣典出了个杀降的馊主意,让曾九安排万余太平军,每一百人一批进一大屋“领路费”遣散,实进屋绑上拉出后门砍头,一日一夜砍了万余人头。当时停泊长江江心下锚的二艘英国船只,行到都为尸首所阻。

杀劫只是打下天京的预演。到三年后后来果然打下天京,太平天国卷江南半壁江山的财宝都“无影无踪”了。

1864年的七月(凡汉字历皆农历)底克服安庆,八月初一曾国藩收到捷报。而后再收到咸丰帝于七月十六崩殂热河的急报。国家一时事事皆大。可怜的大行皇帝一生,一即位即遇上是年太平天国造反,好不容易攻下安庆,却无福得见克服天京即告驾崩,一生的十一年皇帝当得焦头烂额,真不容易。

其后湘军围攻天京,但欠饷已久,军心浮动,均出工不出力。但毕竟湘军没有国家财政的支持,只是由地方出资的练勇,军资有一搭没一搭。虽然据左宗棠说,他在湖南任巡抚幕僚时,为湘军解款300余万两,而且湖北巡抚胡林翼也多次解款相助,但十数万将士前线用兵十余年,这点钱能顶多久?所以湘军军纪相对较差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虽然曾九一再许诺鼓动打下天京美女金钱无数,但毕竟那是远期空头支票,目下却是要卖死力,就算是他的吉字营也鼓不起劲,天京之围渐渐松弛下来。本包得跟个铁桶也似的围城,太平军小股居然可以有隙渗入渗出小批量搬运城内急需的物资。


此时李泰国代大清向西洋买舰队不成,分二批退回50万两白银,第一批退回已入户部库,第二批21万恰到上海关。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立即截下这笔钱,解来发放饷银,吉字营人心才稍稳定,天京重新被包得跟铁桶也似。

曾国藩想弟弟独成大功,一直不放外围觊觎已久的各部兵马入内围。担任攻城主官的曾九也想抢得头功,分派鲍超的精兵霆字营去分守六门,这样克服天京的大功就无人可抢了。这里有一组数据可以对比湘军的悍勇:攻天京城的军力只得5万人左右(不包括外围参与围困的军队,总兵力约20万上下),而此时守天京的太平军力有十万,加上城中百姓青壮参与守城的约有二十万人,破城时除去分守六门的霆字营人马,真正参与一线攻的只有区区三两万人,但就是这区区三两万人,硬是攻进了天京。攻击还是曾九攻破安庆的老招,在太平门下掘地道,放炸药,一声炮响后吉字营人马狂暴般卷入城内……

通观整个湘军与太平军战史记载,湘军最多时总兵力也只得20万,多数时候是以少敌多,当时太平军总兵力在百万上下,湘军与之对峙的只是十来万人。可以说,湘军是在“以一敌五”的基本数上,打赢了这场持续十来年的以少敌多持久战。

破城之后的情景,有曾国藩奏折句为证:“十余万贼无一降者,至聚众自焚而不悔,实为古今罕见之巨寇”等语。南京大屠杀。三日三夜火光不绝。

湘军高层赵烈文记载:妇女四十以下一人俱无。其中湘军李臣典之死可为注解,李服春药,没日没夜享受天京城内的美女,而至精尽人亡。可见得权了就腐败,不只是当上了天王的洪秀全和今天的官员们。

谭嗣同在天京陷落30年后到南京走访后的记载:顷来金陵,见满地荒寒现象。本地人言:‘发匪(指太平军,按清方称谓)据城时,并未焚杀,百姓安堵如故。终以为彼叛匪也,故日盼官军之至,不料官军一破城,见人即杀,见屋即烧,子女玉帛,扫数悉入于湘军,而金陵永穷矣。’至今父老言之,犹深愤恨。”

城破之后,天平天国重要的“圣库银”朝庭没见着一两,全被湘军一抢而空。(圣库是太平天国重要的经济制度,也是强迫性地制度,即人民不得拥有五两以上的财产,此数上全部充入圣库,违者死罪。圣库名义上为全民所有,人民需用悉从中开支,实为少数天父天兄私用,多象我们那个产权不明的全民公有?)涤帅曾国藩也没法清查了。只好对上奏报二事:一是就地处决李秀成洪仁达,二是金陵城内并无金银。据说曾国藩曾删改李秀成供状,将内里“天京城有圣库一座,系天王的私藏,另王长兄次兄各有宝库一座,传里面有稀世珍宝,但我未见过。”通通删去。后曾九建议而就地处决李、洪二人,以灭口,以上辩解天京城内财宝被发逆焚烧而空,并焚了天王宫残余(大部为太平军最后抵抗自焚而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时鄂省官员有奏本称:自城破之日起,金陵到武昌到岳阳入洞庭三湘达于湘、资、沅、澧四水的船队,船头接船尾,首尾三千里不断线,皆是湘军打下天京后在向湖南搬运财物妇女……这笔钱,后来造就了湖湘兴学,人才倍出,并因湘军的成功而开一时之风气。

当时清庭国库穷得只几百万银,入不敷出,也眼巴巴指望着打下天京的这笔“圣库”银救急呢,没曾想打下天京后居然报上来银子全无的消息,两宫皇太后慈安、慈禧(包括短命儿皇帝后来被称之为“同治中兴”的同治)和朝庭大员一时瞠目无语——国家内乱初定,湘军骄悍尾大难掉,若果曾涤生有意,北向问政甚至颠覆天下的可能也不是没有;而放眼此时天下,能对付湘军的势力还真找不出。只好吃个哑巴亏忍忍算了。

后来派出马新贻取代曾国潘任两江总督,本是想弹压湘军气焰,顺便查查这笔巨款的流向,不曾想弄出了个背后一定有湘军势力高级策划的、清末四大奇案的“刺马案”来,马新贻被杀,两江四省的军政不得不重归湘军序列。

再而后老佛爷总算找到机会扮演了回“明君”,借平反“小白菜”案,一举裁撤了100多名因军功而在江浙任大员的湘军将领。老佛爷难得当了回清官包公,目的主要不是为民作主,而是清算打击涉此案的湘军序列,总算小小地清算了把旧账。

要说湘军没有搬运太平天国搜刮的江南半壁财产,是任谁都不信的。比如100多年后,身为湘人的我在云南昆明一个叫朱丹的文物收藏家的家中,亲眼见到了他花了数万元从湘乡曾氏后人手里买来的一对明代圈椅,一个书画案几。这几件古家俱材料用的是历400百年仍木有香味的黄花藜,细细的枋条,简约明快的线条造型,我80公斤体重坐上那纤巧的书画案几全力摇晃全无动静,这是400年了的东西啊,不得不叹服明式家俱的用材考究、做工精良。

这几件家当据朱丹说是曾氏从南京的王府里搬回家乡的,太平天国的王府可见也是从满清的王府里抄来的,满清王府的明式古家俱,当然是从明王府里抄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