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不管,究竟刺痛了谁的心灵



据报道,不久前,在安徽省长丰县双墩镇吴店中学七(2)班,两名学生在课堂上打架导致其中一人死亡,授课教师杨经贵站在三尺讲台上充当“看客”,并不加以制止,而是继续上课直至下课。杨老师因此被冠以“杨不管”称呼,他的冷漠行为引发了广大网民的争议。




学生在课堂上打架,做老师的在台上不闻不问,只顾讲授自己的课程,最终导致了其中一名学生的意外身亡,这样的事件无论是用传统的师道师德去衡量还是遵照现代《教师法》的标准,都是一种不可被理解、被原谅以及应该受到谴责和惩处的行为。事实上,杨老师也被责成赔偿当事人家长10万元的责任补给,而且已被停职接受调查处理。




可在网络上,我们却看到了另一股强大的声音在声援着“杨不管”。(按网易网所作的调查数据显示,超过九成的网友同情、声援“杨不管”) “现行的教育法律、教育政策偏重于保护学生的权益,而忽视了教师作为教育者应当享有的权利和尊严。在教师和学生出现矛盾冲突时,板子往往打向老师,而学生作为受教育者——不管其言行有多恶劣——都应当得到宽容、宽恕。类似情形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师道尊严扫地无存,于是不敢管、管不了,就成了一部分教师无奈的选择。”有不少网友教师这样诉苦。




我一直在试图揣摩这位“杨不管”的心理?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纵容学生在自己的课堂上大打出手而不去制止他们。纵观整个过程,我们看到杨老师前前后后只说了一句话“你们有劲的话,下课后到操场上打”,甚至在学生被送院后仍然坚持上完自己的课。这样的教师简直迂腐透顶、麻木透顶和冷漠透顶。我总在想,杨老师这句“轻描淡写”的话语里究竟能渗露出多少的无奈和麻木?这是怎样的一位教师?不敬业吗?君不见他“专心执着”于课程的行为?可他为什么对学生在课堂上大打出手这样恶劣的事件也不出来制止,是因为这样的事件太频繁了,屡见不鲜、要管也管不过来?是因为教师的作用和权利被限制、发挥得太死、对学生构不成任何威慑?还是因为是现在的孩子太难管教、他们拉帮结派会危及到教师的安全保障?可是,我们总不至于对学生的“歹作歹为”听任其是吧,那我们要教师来干啥?要教育来干啥?




我们还不能忽略有这样一起震惊全国的事情,大概半年前,同样是发生在吴店中学,一名学生用菜刀砍断了班主任4个手指,原因是该学生上学迟到被班主任批评。老师最后被鉴定为轻伤害,手指虽被植上,但部分功能已丧失;而该学生15岁,没有承担刑事责任。有了这起“砍手指”事件做注解,我们大概也能理解“杨不管”的漠视行为吧。“如果你因劝架而有可能被砍断4根指头,你还会劝架吗?”有网友这样反问道。这样的诘问,深深地刺痛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心灵。我们能理直气壮地作出回答吗?




并不是刻意要为“杨不管”开脱,他的行为确实也与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不相称。这种缺乏责任心,没有爱心,只会“灌”书不懂育人的“教师”如果在教育界里继续混迹下去只会耽误更多的子弟。在危害学生行为、影响教学秩序面前不能明确责任担当,没用基本的爱心,害怕遭报复或陷害的人永远没有资格去塑造、培植下一代的品质和意志。




我不说“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不说什么“人类灵魂工程师”,我们再也不必刻意去渲染和神化教师的伟大和光荣了。我们必须明白,教师首先也是现代社会里一个有物欲、有自己的生活追求的人,教师也会有自己的懦弱之处和人性缺点。我们不能指望整个社会都过着一种声色犬马的生活却要求教师安守贫道,我们不能指望这个社会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却要求教师高风亮节。我们不能有这样要求,不能这么自私。所以,对个别教师出现的一些“离奇”行为,我们可以公愤,但我们更应该公正地看待这样的事件的范畴以及透过事件的本身去探索和触及一些更深层次、更根本性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的争论事件的目标!




对一个人、对一起事件作出谴责和愤怒总是很容易的。只是,我们是否就该停留在这种情感宣泄的快意上?我们是否应该在作出谴责的同时,多一分思考、多一分探究。究竟是原因导致了“杨不管”的诞生?是我们长期的教育制度,是我们对下一代的培植理念,是我们被扭曲了的教学方式,是我们一贯的处世态度还是基于我们的偏颇、我们的疏忽、我们的不够公正?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思考,去探索,以引出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




“杨不管”事件带给我们痛心,但我希望它能够给我们带来一场认知领域里的观念转变。这未尝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