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八章 偷袭辛安渡(4)

饶兴利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size][/URL] 3 且说新四军十三旅主力团的战士正悄悄地在夜幕的掩护下,从汉川北面向城关挺进。 十三旅旅长邹正刚担心地问彭政委:“老彭,今晚夜风很大,你说说饶平泰的鸿箭游击队在朱湖会不会受阻?” “困难是肯定有的,不过他们有战恶浪的经验。”彭光说 “哎,老彭呀,说个玩笑话,这次行动,是不是有点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4


且说新四军十三旅主力团的战士正悄悄地在夜幕的掩护下,从汉川北面向城关挺进。

十三旅旅长邹正刚担心地问彭政委:“老彭,今晚夜风很大,你说说饶平泰的鸿箭游击队在朱湖会不会受阻?”

“困难是肯定有的,不过他们有战恶浪的经验。”彭光说

“哎,老彭呀,说个玩笑话,这次行动,是不是有点像:我们戽水,饶平泰他们捉鱼呀!”

“看似这样,但是,饶平泰最后把鱼又给你这旅长一五一十地给送来了。”彭光风趣地说。

“那我也不会亏待他们:一人一件新棉袄!可是,这次我们昼伏夜行,你老彭的胃病发了,我可对不起桂兰同志呀!”邹正刚说。

“哎,这点小病算不了什么,还说这客气话干嘛?”

“老彭,这次南下汉川,虽说顺利,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点遗憾!”邹正刚又说。

“遗憾什么?”彭光问。

“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饶平泰一面!” 邹正刚说。

“常言道:无缘对面不相识,有缘千里一线牵。你懂不懂这其中的奥妙?”彭光说。

“那你说,我和饶平泰算是有缘还是无缘呢?”邹正刚问道。

“满碗汤圆皆吃尽,道是有圆(缘)又无圆(缘)。” 彭光含蓄地说道。

“老彭,你今晚怎么诗兴大发呀,我还是没听懂,你不妨解释一下!”邹正刚故意地。

“汤圆是圆的,一进口不就扁了,没吃前碗里的汤圆都是圆的——”彭光说。

“晓得了,在我肚子里的汤圆个个都扁了。”邹正刚接过去说。

却说这时的朱湖,阵风推波助澜,游击队七八只木船剧烈颠簸,险象环生。

“把船连起来,是不是好些?”饶平泰问老戴。

“那当然好些,但是船不在一块呀!”老戴回答。

饶平泰轻声喊道:“罗忠——”

“听见了,有什么事?”罗忠大声问道。

“你们后面几条船,尽快向我靠拢!”饶平泰又喊。

“风浪很大呀!”罗忠喊。

“戴师傅,这里有条绳,可不可以向他们抛绳呀?”柳青急问。

“这倒是个好办法!” 老戴说。

饶平泰从柳青手里接过绳,问道:“有个东西绑上就好了。”

柳青急中生智,取下军帽:“给!”阵风吹着柳青齐肩的短发……

饶平泰迅速用绳捆住帽子,使劲将绳头投出六七米开外……

“接住了!”罗忠喊道。

罗忠乘坐的那只船渐渐跟靠了上来。

“还有两只船落在后面。”罗忠说。

“五船并联,各抓住对方的船舷。”饶平泰喊道。

通过努力,后面两只船终于联了上来。

七八只船并联在一块,平稳多了。船队向朱湖西南岸慢慢靠近。风浪也小得多了。

不一会,船队悄悄靠岸。

战士和船工们在湖岸上啃着冷饭团。

“三国时,周瑜破了曹操的连环船。现在是抗日时期,我们鸿箭游击队的连环船在朱湖上战狂浪!” 大刀张边吃边说。

“大家想不想听大刀张讲故事?” 汪梅问。

众:“想听!”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的故事下一回的回目应该是:‘饶队长只身探虎穴,辛安渡水上运棉花’。” 大刀张想想说。

“你们这样大声说话,就不怕鬼子听见了?”罗忠在一边制止。

“鬼子现在正在睡大觉打呼噜呢!” 汪梅小声说。

“你们说归说,笑归笑,可不能把渡口的信号灯光给我看漏了。” 饶平泰说。

“大队长!我的一双眼睛是2.0的超远视力,这任务交给我好了。”柳青信心十足地说。

“只听说1.5,我还是第一次听说2.0的视力呢!”李小丰感到奇怪,也感到佩服。

“有信号!”柳青突然说。

全体立刻肃静,场上气氛十分紧张。

远处,电光闪了三次,每次约二秒钟。

饶平泰迅速取下手电筒,朝对面射过去同样数量、同等长度的信号。然后小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做好准备,待会船从水上行,人从陆上走。”

不远处传来哗哗的水声。

“有情况!”说着罗忠机警地拔出手枪。

“可能是辛安渡的老邓他们支持我们来了。我去联系!”老戴跑了过去。

过一会,老戴领着几名船工回到饶平泰身边。

“信号又来了!” 柳青又说。

远处,连续三次快闪,每次约一秒钟的长度。

饶平泰迅速用电光进行联络。

“老戴,现在你负责把船队带到渡口边隐蔽的地方待命!”饶平泰说。

“好的!”老戴。

“同志们,到渡口边上进行隐蔽!”饶平泰下达命令。

游击队迅速向辛安渡方向摸进。约二十分钟,几十个游击队员依托地形迅速隐蔽在辛安渡口。

辛安渡是武汉西郊一个重要的水陆码头,战略地位十分显要。发源于大洪山北麓的府河,其主流向南流至辛安渡后分为两支,一支继续向南流至新沟入汉江转注长江。一支向东北流经东西湖境由谌家矶入长江;汉宜公路亦途经此地。它是日军往鄂西运送战略物资的一个重要的集散地。

深夜,一个更夫在清冷、简陋的辛安渡街上敲着竹筒:更筒发出“嘭!嘭!”的声音。

在辛安渡日军仓库前,有两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在值岗。刺刀在灯光下闪着寒光。

更夫有意朝仓库走来,一个日军哨兵用带枪的刺刀朝他一比,威胁他迅速离开。

更夫渐渐远去。

此时此刻,远在汉川城关北面阵地上埋伏的十三旅战士如弦上之箭,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十三旅旅长邹正刚在看表:午夜指向二时正。

邹正刚一声令下:“打!”

新四军战士们向城关北门进行猛烈扫射,投掷手榴弹……

汉川城头顿时弹片四射,火光冲天,鬼子血肉横飞……

迂回到城关南面伏击阵地的另一支新四军队伍向守城日军也发起猛烈攻击……敌人被这突然发起的进攻打懵了!

正在酣睡的日军驻汉川司令龟田大佐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扰醒。他从床上惊起,披着军衣去抓话筒。

话筒传来伊藤队长的声音:“龟田司令官,汉川城关南北两面受到新四军主力部队的猛烈攻击。情况很不妙呀!”

龟田大佐放下话筒,急急忙忙向门外走,他钻进军车。军车急驰而去。

正在城关北面伏击阵地指挥的邹正刚用手轻轻拍了彭光的肩膀,说:“老彭,你看,鬼子有新动作!”

彭光在观察城关北门的情况:原来城关北门新来了一批鬼子,在扛沙包,加筑防御工事。

“看来,鬼子决心跟我们干到底!” 彭光说。

“这很好,不过,我认为现在要不失时机加强打击力度,引蛇出洞!” 邹正刚说着站起身来,向前沿伏击阵地走去。

不久,新四军又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

龟田大佐急步走进日军驻汉川司令部。他抓起话筒在给辛安渡日军驻地拨打电话:“喂,是木村队长?我汉川城关遭新四军猛烈攻击,辛安渡的有什么异常情况的?”

(木村队长)的声音:“报告司令官,我的这里很平静的!”

龟田大佐命令道:“你的,除了留下哨兵外,统统地快速向汉川城关驰援!”

(木村队长)的声音:“嗨!我的明白!”

木村队长放下话筒跑到大院急喊:“统统集合,向汉川城关前进——”

汽车、摩托车发出阵阵轰鸣……强烈的灯光将院子照得似白昼一般。

日军汽车、摩托车队向西急急驶去。

车队刚过,打更的更夫立即朝渡口跑去。在辛安渡口,他躲在隐蔽处,从身上掏出一只手电筒迅速发出连续快闪信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