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六卷 汉中之战 第一百二十九节 连环套如何破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5.html


自返回成固后,小若就回到了父亲李博的身边。在姚远的一再请求下,李博已不再坚持非要上街卖字为生,但他也温和而坚决地拒绝了姚远任命的官职,理由是“生性散漫,不惯约束。”

姚远也不便勉强,特意在府中另辟了一处安静的庭院,安排了几个仆人,禁止外人打扰,让李博静养。遇有犹豫不决的大事时,他也会到李博那儿请教。

这日闲来无事,他顺着花径,一边欣赏园中景色,一边走到了李博院中。推开篱笆门,却正见小若在院中习拳,在满园的菊花香中,一套拳法舞得如穿花蝴蝶,煞是好看。

李博正蹲在地下修剪花草,一抬眼看见姚远进来,正要起身招呼,却被姚远制止了,遂与他并肩站在一处,笑吟吟地看着女儿闪转腾挪、拳脚生风。

一趟拳打完,小若吐气如兰,小巧的鼻尖上渗出了点点细汗。她似是早就发现了姚远的到来,也不回身,也不理采,旁若无人地走回了堂中。

李博笑笑,指了指身边的一株树墩,示意姚远坐下,自己则随意蹲在地下,一边剪枝一边问道:“德兴此来,不单是看小女练武吧?”

姚远艰难地把目光从小若身上收回来,讪讪地笑着说:“汉中战事吃紧,四面受敌,处境艰难,实是想求教于先生。”

李博一剪下去,“喀嚓”一声剪掉了一株腊梅上的斜枝,话中有话地说:“只怕德兴对此早已胸有成竹了吧。”

姚远笑道:“不瞒先生说,汉中之危,并不是无招可破。只是牵扯到的利益太多,恐怕左将军不会答应。”

“说来听听。”

姚远在地下拣起几个石子,摆弄了一下,排成一个形势图:

“汉中之战,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以为曹、孙、刘三家所关注。其实孙将军与我争夺江南三郡乃是引子,由此引出左将军率蜀中主力赴公安督云长与江东对峙;左将军一出,蜀中兵力不济,曹操必借此机会攻取汉中;曹操若得汉中,则蜀中危在旦夕,是以左将军必命西城军西入,翼德、汉升北上,与曹军争夺汉中,而西城军则为三军中主力;西城军一出,汉中局势必将错综复杂,又有张鲁持贰,曹操欲速取汉中则不易,其必遣襄阳曹仁军西进攻打西城,以逼我回守,或两面夹击,将我一口吃掉,甚至连带张、黄二军也吃掉;而云长军此时正在公安与江东相持,无暇北顾牵制曹仁,襄阳军无后顾之忧,可放心攻打西城。”

姚远将石子往地下一撒,绞乱了整个布局:“如此一来,我汉中三军受曹军、汉中军合围,非但汉中不保,三军有倾覆之祸,即便蜀中也岌岌可危。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是个连环套,”李博将地下的石子拣起来,重又摆成阵势,汉中――蜀――荆州――襄阳――西城五地首尾相连,成为一个圆:“利益获得,应以实力为本。所谓‘有多大能耐吃多大口饭’,就是这个意思。左将军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先生是说,要左将军让出一部分利益?”姚远盯着石子问道。

“应该让出一部分荆州,好腾出手来争夺汉中。”李博将代表荆州的石子拿开。

姚远看了看地下的四个石子,喃喃自语道:“若能与江东达成和解,不但左将军能抽出主力赶赴汉中,而且云长军也能北进襄阳,危及曹仁后路。一下子多出两支生力军来,这盘棋就活了。”

李博笑道:“到那时,西城军可全军投入汉中之战,又有蜀中全军赴敌,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姚远若有所思地说:“关键是如何说服左将军放弃既得利益。”

“这个德兴可不必担心,你只要将利害关系分辨清楚,上报左将军,谅他自会审时度势,作出正确判断。”

“不过,汉中之战关键并不在一时胜负,”李博停下手中的活,将眼光向远处望去,“兵家之争,历来以得土地为上,然我以为,只有土地,没有百姓,才是最大的失败。自黄巾之乱以来,关中避入汉中之口逾十万之众,加上原有人口,汉中已有三十多万人口,诚为大域,若曹操一旦得守汉中,其必大举迁民返回关中,至时,左将军即便全胜,得一空地又有何用?”

姚远心下暗自佩服李博高见,想当初自己从兴昌撤离的时候,不也是裹走了几万人口么?在汉末这个人物凋零的时代,得人是比得地要划算得多。

“然则,将以何策破之?”姚远急切地问。

“此事极易,只需如此如此……”李博用手中的剪刀在地下划了几划,说得姚远频频点头。

“爹爹,你在跟谁说话?”忽听小若的声音从院中传来。

两人抬头一看,见她早换上了一身长裙,衣袂迎风飘动,宛若凌波仙子。

见到姚远,她“哼”了一声算是打个招呼,双手搀起李博:“爹爹,不要老在地下蹲着,地气潮得很,小心着凉。”

秋天的风是有些凉,一阵吹过,只见金色的菊花瓣纷纷洒落一地,姚远看着小若裙上附着的一片菊花,有些发痴,直到李博与他告别,才忽然冒出来一句话:“小若姑娘身手矫健,武艺出众,真是可惜。”

小若猛地转过身来,柳眉倒竖:“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关你啥事?”

“小若姑娘愿上阵杀敌么,军中正有一个空缺,你干正合适。”

“啥空缺?端茶倒水的事儿,本姑娘可干不来。”她还在为冒充姚远仆人的事儿生气。

“亲兵队长行不行?”

“得了吧,你的亲兵队长不是袁靖么?少骗我!”

姚远尴尬地咳了一声,心想这谎撒得不圆满,忙掩饰道:“袁靖已有升任,到扬武军任职去了。”匆忙之间,他把袁靖给支到西城去了。

小若昂首向天,脚尖点地,很牛气地说:“俺考虑一下再给你答复吧。”

姚远差点吐血。

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李博看不下去了,喝斥道:“这丫头,这般没大没小,德兴正值用人之际,且又对我父女又有救命之恩,你不是整天闹着想要从军么?这么好的机会还推三阻四的。”

“可是,”小若瞅了姚远一眼,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李博打断了她:“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快拾掇拾掇,跟德兴走!”

姚远那个美啊,嘴上虽说着“要尊重小若姑娘的意愿”,心里面狠不得马上就把她领走,免得夜长梦多。

磨蹭了足有一个时辰,小若才收拾好东西,提着一个小包,眼里含着泪,出来跟爹爹告别。那情形,就像是家里欠恶霸地主的债,被逼以身相抵的贫下中农少女――喜儿。

姚远欢天喜地地告辞李博,领着小若走了。

一出院门,他就恬着脸要帮小若拎包,被小若严辞拒绝了:“我是来从军的,不是给你当丫环的,你可别打什么坏念头,仔细着点,本姑娘的拳头不是吃素的!”

姚远忙说“是是是”,一溜小跑地跟在小若后面。

眼看到了前院,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部下了,姚远才昂起头来,挺起胸来,踱起了方步,小若也乖巧地退到了他身后,要在众人面前维护他的“大男子汉”面子。

就这样,讨逆将军姚远终于找到了一个能“降”住他的人。

其实自从穿越到汉末以来,姚远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女子都给他留下了“柔弱、温顺、依附”的感觉。小妹是这样,容儿也是这样,都是奉男人为主人,不但言听计从,而且从来都把自己放在从属者的位置,不能与男人平等对话。当然,这也是古代男女地位使然。

小若则不同,她不但从不把自己放在从属者的位置,而且还自信能不靠“臭男人”自立,事实上,她也确实做到了,她自小混迹江湖,靠的就是自己的身手和机灵,打出了一片天。任凭你的官职再高、才华再横,她也从不当回事。她是一个平等的“人”,自由的人。如果借用姚远的话来说,她就是一个“有着现代意识的古代奇女子”。这样的女孩,极易让姚远想到自己大学时的同学或小时的玩伴,有亲切感是不可避免的。

一进前院,就见盖顺迎面走来,看到姚远身后的小若,盖顺诧异地眨眨眼,马上决定不多管闲事,他急切地拉住姚远:“先生,事情有变。张、黄两军已离开米山、定军山,向南郑开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