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四卷 狂徒何事傲三公 第二零六章 修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照你的意思,现今重始宗一支独大,并没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丹鼎门岂不是白费心机?”风如斗悠然反问:“而且,重始宗似乎对丹鼎门也不怎么客气,估计等到时机成熟之时,未必就会放过丹鼎门吧?”

“也许,”高庸涵发现自己想的的确有失偏颇,笑道:“也许是丹意另有所图,又或是与丹泰常不和,以至于闹成了现在这个局面,也未可知。”

“哈哈哈,你这么说当然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是不免牵强了一些。”风如斗大笑。

“其实,我倒真有一个看法,出现这种局面,和玄元宗的软弱有直接的关系。”笑过之后,高庸涵正容道:“按照常理来说,玄元宗和重始宗并称于世足足四百多年,实力应当是不相上下,可是一旦有事,居然如此不堪,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其中的理由先不去深究,但正是这么一个结果,才令幕后之人大为失算,到头来为重始宗做了嫁衣。”

“有道理!”风如斗深深点头,皱眉道:“这也不能完全怪玄元宗,因为自玄元道尊之日起,其宗旨便是慈悲、忠恕之类。说起来,拓山真人门下有三十六名弟子,弟子虽多,却完全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哪里像重始宗,瞬间便能聚集力量,于一点打出去,自然是力道千钧。单从这一点来看,未必全是非战之罪!”

“风先生高见!”风如斗的这个看法,高庸涵心悦诚服,当日在真玄观和遣云、病梅商议之后,才理出了一个头绪,找到了为何会败得如此之惨。得出的结论,和风如斗的这个看法不谋而合。虽说风如斗看的不甚全面,但那是因为他毕竟不是玄元宗的人,对一些具体的情形不清楚的缘故。

仔细想了想,高庸涵沉声道:“所以,为了把这些事情弄清楚,我打算下一步去悬空岛走一趟。无论谁是幕后真凶,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有什么大不了的原因,竟不惜将几百年的盛世搞垮,将天下苍生重新置于乱世当中!”

“如果你能找出真凶,一定记得通知我,我也很想见识一下。”风如斗的语气虽然平淡,却包含着一股不容置疑地坚定。

“我一定要查明真相,哪怕舍掉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到了那天,不光是风先生,恐怕普天下所有的人,都想要了解真相。”尽管此间困难重重,甚至可以说充满艰险,但是高庸涵却说的斩钉截铁,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好!”风如斗不禁击节赞赏:“好气概,好汉子!”从这一刻起,风如斗暗暗下了决心,至少在九重门,将尽全力护住高庸涵的安全。只是这种话,以他的性格是绝不会说出口的。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便各自歇息。高庸涵盘腿坐在地上,设法驱除脑海中的杂念,想要再次进入到昨夜那种无欲无求、无人无我的境界,可是却苦寻不得,不免有些急躁,与他以前爽直的性格有了一丝的背离。其实,这点变化,是内心深处多了那么一点魔性的缘故。魔雾和心魔对他的影响,已经显现出来,比如说此刻焦躁的心情,只是这种影响十分微弱,不易为人察觉而已。

耳边突然传来风如斗均匀、平静的呼吸声,高庸涵突然神智一清,不再去强求那种心境,将身心全部沉浸到修行之中。他身上总共有三枚玉柬,一个是凤五给的,一个是根据神果真人指骨的记载而来,还有一个是遣云和病梅二人费了三日之功,将玄元宗诸多法门系统记录下来,专门送给他的。这三枚玉柬中,所记录的法术、法门以及各种武技,无一不是高明精深之流。在旁人而言,随便得到其中任何一枚玉柬,都绝对是祖上积德、福缘深厚,像他这样一次就有三枚之多,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这么多的法门,反而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看看这个不错,再看看那个也很好,如入具茨之山,七圣皆迷。要是遇到个定力稍差的,极容易迷失在其中,到最后不是犯了贪多嚼不烂的毛病,就是走火入魔尽皆成空。尤其是神果真人留下的那些法门,很多都与现在的修行法理背道而驰,先前在西岭戈壁就曾深有体会,并且由此还测度出一些牵连到仙界的隐秘。此时再与玄元宗的法门掺杂在一起,更是令人头大不已,因为法理的不同,许多东西都只能二选一,无法同时修行。这样的情形,无论放到谁身上,只怕都会感到相当的无奈。

幸好,遇到这种情形的是高庸涵,所以他很快地做出了决定:不管是天机门还是玄元宗,只要适合自己修炼就行,懒得去管那么多。反正已经身挑两派的重担,双重弟子的身份也得到了双方的默认,还顾忌那么多做什么?这种选择,其实每个人都会遇到,诸如私欲与道德的碰撞,又或是现实与理想的差异,每每这种情形,都会让人左右为难。而这种情形往往又没有对错之分,该怎么办呢?这时只需要找到问题的本质,再根据自己的准则以及想要达到的目的,便可以很轻松地得出答案。

高庸涵的作法很直接,只选能够提升自己境界的法门修炼。这是由于,境界才是真正的基础,有了境界支撑,那些运用法门以及技巧,自然是迎刃而解、水到渠成。这个道理,就正如一个小孩子挥舞着数十斤的铁锤。锤法虽然精妙,但是稍有不慎便会伤到自己,等到年纪大了,力气大了,再挥舞起来当然就没了危险。聚象金元大法、天觉云龙、血凝大法等法术,本来就是世间绝顶的运用法门,有这么高深精妙的法门在手,何必再花力气在其他的法术上面?所以,当务之急是提升自己的境界,境界上去了,修为自然水涨船高,这些法术施展出来的威力也会随之大增。

在境界修行方面,高庸涵比较倾向于天机门的两个法门,虽说也是以阴阳相辅为依据,但是却没那么多限制,而是更加追求一种极致的效果。按照这两个法门修下去会有什么结果,不得而知,但是其中的好处和风险也显而易见。不过,高庸涵有感于心魔成长的太快,为了稳妥起见,在修这两个法门的同时,再以玄元宗的调息之法,尽量将体内阴阳调和持正。

这是一种独一无二的修行之路,在此之前还没有哪个修真者,采用这么一种方式,就算是魔界也没有这么做的。作为一般的修真者而言,修行最核心的便是阴阳调和、龙虎相济,包括玄元、重始二宗在内的大多数修真门派,均是如此。再有一种,就是天机门以前的诸多法门,多追求一种极致的力量,比如说纯阳或者纯阴,到了无法再精纯的时候,以一种类似于物极必反的法门,来达到融会贯通。而高庸涵另辟蹊径,是纯阳、纯阴两个法门一起修炼,然后感觉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再用玄元宗的调息之法将其揉合到一起。

这么做,是几天前在海上躲在船舱里时,决定下来的。说实话,高庸涵所遇到的高手,当以杜若排在第一,在和遣云真人交谈之后得知,杜若的修为应该和师尊拓山、重始宗宗主海邀黎差不多。再下来便是紫袖和狂尊,以高庸涵的眼力,两人比之杜若,恐怕还逊色不少。紫袖是鸾龙血脉,兼且又曾被凝愁仙子收养,修为自然非常人可比;狂尊则跟随魔瞳虬齐,修炼了上百年的魔功,靠着成千上万族人的阴魂,铸就了超凡的实力。再往下,只怕就是各门派的宗主,以及狂君上人、风如斗之类的世外高人,这些人比之紫袖和狂尊,又要差一点,但是相去应该不远。

以高庸涵今日的修为,显然不是以上三类人的对手,而且在修真界当中,可与之一战的,至少也还有数百人。单说一个巨擎阁,里面类似铁平川那等修为的,至少也有二三十人,九大门派加上苦行者,再加上一些小门派的个别杰出人物,和隐居不出的世外高人,粗粗算来可不有数百人之多,也许还不止这个数。不过,这些一流高手,和那些仰望如天的极道高手,哪一个不是有数十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道行?高庸涵只凭短短两年的修行,就可以击杀究意堂七长老之一的凤匀闲,击退苦行者枯木大师、巨擎阁老一辈高手铁平川,这份煊赫的战绩,走到哪里都会令人刮目相看。

但是高庸涵仍不满意!每经历一次比拼、搏杀,他就感受到一丝艰难,总觉得离自己想要做的事,反而更加遥远了。没认识杜若以前,怕被心魔所乘走火入魔,所以不敢再去提升修为,可是如今这份顾虑已经淡了许多。有实力,才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实力,才不怕别人阻挠和反对;有实力,才可以把所有障碍统统清除掉!要是杜若实力不济,还敢如此张狂,随意捏碎别人的灵胎么?

正是隐隐受到了魔雾的影响,高庸涵变得有些偏颇,反复权衡,从三枚玉柬中挑选出几个法门,尝试着一点一点提升修为。按照这种方法修行,到今天连十天之期都没满,但是却在昨夜体会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这令他大为欣慰,知道找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修行之路。

这种机缘可遇不可求,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奇遇碰到一起,高庸涵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有今天的这种体悟。可是,世间真的就有那么多巧合么?这种巧合和奇遇,如果放到其他人身上,未必会有如此成就,因为所谓的巧合只是外在的因素,而心境、性情、智慧和根器 ,才是真正决定会出现何种结果的根本所在。所以,遇到事情大可不必怨天尤人,只需回过头看看以前的自己,一切成因就都一目了然了。

高庸涵如此修行是否合乎天道,无人得知,但是日后无可限量的成就,却正是来源于这几天来的感悟。这便是天意,强求不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