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爱国老人程思远先生

贺钟健

我二十余年来一直从事文史研究,接触文化名人、社会活动家和一些颇具传奇色彩的重要人物。或亲自拜访,或通过书信近距离地了解他们,收集和保存了一些他们的手迹、题签和墨宝,为日后的研究提供了佐证。

半百以后,感悟颇多,对人生的体味更深。尤其是唐山大地震过去三十年之后,作为当年的幸存者不时忍着伤痛从事着自己衷爱的事业,我写了一系列的文章,缅怀这些曾经给了我很大帮助和提携的老先生。例如屈武、程思远、夏衍、冰心、萧乾、臧克家、爱新觉罗•溥杰等诸位先生。从研究的角度上来讲,他们的传奇色彩和非凡成就,留给后人丰厚的精神财富。

恰逢程思远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我不由地想起十八年前与老人的一次通信,呈献给读者以缅怀这位爱国老人。

1965年,我正值青少年时代,通过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广播、看《人民日报》,得知了当时一条非常震惊的消息:原国民党代总统李宗仁先生偕夫人郭德洁女士从海外归来,贺龙、彭真等国家领导人前往机场迎接。毛泽东主席接见、全国政协举行茶话会欢迎李宗仁先生、郭德洁女士和程思远先生的归来。从此我便知道了程思远先生。

粉碎四人帮以后,程思远先生的名字频频出现在电视、报纸上,给了我更多的机会了解程思远先生。我曾读过程老的《李宗仁先生晚年》、《政坛回忆》:

他曾不顾个人安危从1956年至1965年5次上北京晋见周恩来总理商谈李宗仁先生回国和两岸统一事宜。

1965年6月,在周恩来总理的精心安排下,通过程思远先生近十年的艰苦奔波,终于顺利陪同李宗仁夫妇回到祖国怀抱。

这一事件轰动了全世界。从此程思远先生就在北京定居,走上了中国政坛,先后担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1989年9月,我萌发了给程老寄上一封信的想法,但我也深知程老年事已高,又担任着国家领导的重要职务,社会活动颇多,所以信写好后一段时间都未敢寄出。直到1990年元旦过后,我才鼓起勇气将信送入邮局。同时附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四十周年纪念》首日封,请程老为之题字、签名。

信寄出后我就日日期待着能收到程老的回信。令人喜出望外的是,时隔几天就收到了程老用毛笔书写着“河北唐山建设路华北煤炭医学院教务处 贺钟健 收”并署“程”字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信封,内附签有“1990年1月 11日程思远”并钤盖了程老印章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四十周年纪念》首日封。

程老亲笔题签的首日封和实寄封对我而言实在是太珍贵了,回想这些年我研究文史和对程老的研究,都离不开这些宝贵的资料。我由衷的感谢这位老人。

程老为两岸和平统一事业所做出的贡献,对中华民族和对祖国的热爱,为国家富强矢志不渝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


二○○七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