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纪念萨达姆君 (搞笑) 仿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金正日:纪念萨达姆君 (搞笑) 仿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作者:北 冥


公元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就是美英联军驾驶着装甲车于九日在巴格达市心的广场上唆使一小撮人推倒萨达姆像的后一星期,我独在御花园内徘徊,遇见总管太监,前来问我道,“陛下可曾为萨达姆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陛下还是写一点罢;萨达姆垮台后就只有亲美派的文章”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志同道合的暴君,大概是因为往往不得善终之故罢,行情近来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形势艰难中,毅然树起了反美大旗的只有他。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垮台者毫不相干,但在苟延残喘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绝地反击”,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美国人的狂轰烂炸,惊惧在我的噩梦,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民主人士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绝望。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独裁者的最后的疯狂;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苟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垮台者的灵前。


真的暴君,敢于直面良心的谴责,敢于让妇女儿童流血。这是怎样的独裁者和疯狂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敌人设计,以叛民的欢呼,来美化侵略,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无耻的背叛。在这淡红的血色和无耻的背叛中,又给我暂得偷生,苟活在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四月九日也已有一星期,背主的叛民快要安定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被美国痛恨的暴君之中,萨达姆君是我的偶像。偶像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更为景仰了,我应该对他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仅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偶像,是为了抵制美国式民主而垮台的暴君的旗手。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关注,是在那年夏天伊拉克军队趁着东欧巨变的时机,出兵收复科威特为自己一省的时候。耀武扬威的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美英率领多国部队,强轰出科威特之后了,才有人偷偷通过秘密途径介绍我,说:这就是萨达姆。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反抗一广有羽翼的超级大国的暴君,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联合国开始核查,百般刁难之后,他才始来和我的勾结,于是联络的回数就较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美英威胁动武,安理会的法德俄已经黔驴计穷,美英大兵压境的时候,我才见他虑及暴政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永别了。


我在八日早晨,才知道前一天有美军向巴格达挺进的事;后来便得到噩耗,说共和国卫队居然溃散,死伤至数千人,而萨达姆像即在被推倒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美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干净利落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英雄般的萨达姆君,更何至于无抵抗的在家门前潜逃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那被推倒的雕像。还有证据,是那些无耻的叛民。竟然又证明着叛民不但不抵抗,简直是帮凶,因为首先抡起大捶在那塑像的是巴格达市民。


但美国佬就宣传,说他们是“解放者”!


但接着就有新闻,说他们是受人民欢迎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新闻,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变心臣民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适当的时机,不会剧烈的爆发。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萨达姆君,那时是众叛亲离的。叛民,无赖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会这样的下场。但竟在巴格达市内发生了,欢呼雀跃,迎接美军,已是致命的创伤,真是令人泣血。少数的敢死队员想捍卫他,寡不敌众,被美军炮轰,溃散;一起的共和国卫队又想去帮助他,也被轰,炮弹铺天盖地,炸的一片狼迹,也溃散。但有人还敢去拼命,美国兵凭借坦克和装甲车猛烈打击,于是死掉了。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萨达姆君确是垮台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逃跑为证;狂热而忠诚的敢死队员也死掉了,有他们自己的尸骸为证;还有一样狂热而忠诚的共和国卫队也纷纷做鸟兽散了。当一个暴政无奈地覆灭于来自民主世界的强大的打击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锦衣卫们的逮捕屠杀的伟绩,宣传部门的愚弄臣民的文章,不幸全被这几棵导弹打垮了。


但是全球的独裁者却只能低下头来,不知道个个明天命运何如……。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君主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鼓吹民主的人士以作文的素材,或者给有企图的敌人作“政治”的炮弹。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能让暴君们醒悟。人类的统治前行的历史,正如茅坑的石头,当时用大量的牺牲,也不能摇动一点点,但我们是不为所动的,更何况美军还没来。


然而既然有了先例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鼓舞了敌人,帮闲,叛民的心,随着时光流驶,形成潮流,也会在其他的国度里产生反叛的抗议的斗


争。诗人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倘若如此,这也就坏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美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美英联军竟会绕开联合国,一是反战力量竟至如此之苍白,一是伊拉克的臣民临难竟能如是之背主。


我目睹伊拉克叛民的办事,是始于这次的,竟然是多数,但看那手舞足蹈,欢呼雀跃的气氛,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联军到来后积极响应,虽背叛君主不恤的事实,则更足为我国锦衣卫的警钟,虽遭洗脑灌输,压抑至数十年,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垮台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数清残喘的时日;真的暴君,将坚持到最后一刻。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萨达姆君!



四月十六日(金正日于平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