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吞山河的张巡“睢阳保卫战”!

文天祥在其的千古名篇《正气歌》中,把中国历史上自春秋战国一直到唐代的英烈人物,都一一列举,而其所列举的人物,也足可以为中国历史上前半部入祭民族魂英烈祠的人选了。而文天祥又以自己的“天地有正气,……沛乎塞苍冥”实际行动,学习效仿了这些人物,从而使自己无愧的成为其《正气歌》所列举的人物的总代言人。

文天祥的《正气歌》中,其中有句这样写道“为张睢阳齿”,而这也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悲壮和最惨烈的一幕:“睢阳保卫战”。其中的主角就是“张睢阳齿”的张巡和其惊天地泣鬼神的“睢阳保卫战”。

张巡字巡,生于公元708年,邓州南阳人。开元末年进士。史书载:其“博通群书,晓战阵法。气志高迈,略细节,所交必大人长者,不与庸俗合,时人叵知也。”

公元755年十一月安禄山反,十二月十二日攻占洛阳,安禄山在西攻潼关、长安的同时,为了切断沿运河运转到长安的财政命脉:江淮租庸,以断绝长安的财政收入和粮饷。公元755年十二月,安禄山就以张通晤为贼首陷宋、曹等州,谯郡太守杨万石、雍丘县令令狐潮均降贼,独有此时为真源县令的张巡不降叛军,张巡率吏哭玄元皇帝祠,遂起兵讨贼,从者千余。张巡相率其众前进至雍丘,此时单父尉贾贲杀张通晤。而后贾贲、张巡会兵于丘雍,遂据守之。不久,贾贲战死,张巡独领其众,坚守丘雍.

公元756年三月,令狐潮又与叛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率兵4万余人围攻雍丘。张巡使千人登城防守,自率千人,分数队,突然出城直冲叛军阵营,叛军惊骇后撤。次日,叛军又来攻城,环城安置百门石孢轰击,城楼及城上女墙全被毁坏。张巡于城上立木栅,挡住叛军进攻。叛军纷纷缘城攀登,张巡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焚而投之,叛军被烧得焦头烂额,无法登城。张巡有时瞧准叛军松懈,突然出兵袭击;有时夜深人静,偷袭敌营。如此坚守60多天,经大小300余战,带甲而食,裹伤再战,终于将叛军击退,保住了雍丘。

五月,令狐潮再次领兵围攻雍丘。令狐潮原是雍丘县令,安禄山占领洛阳后投降了叛军,他与张巡过去相识。他亲至城下,劝张巡投降。张巡说:“足下平生以忠义自许,今日之举,忠义何在!”令狐潮羞惭而退。七月,令狐潮围攻张巡于雍丘已40余日,此时,长安已经失守,令狐潮便写信给张巡劝降。守军将领中有6人也认为兵势悬殊,且玄宗存亡未卜都劝张巡投降。张巡表面上装作答应。第二天,他把玄宗画像挂在堂上,率将士进行朝拜,然后引6将于前,责以大义,斩之,众心益坚。叛军不断攻城,城里的箭用完了。张巡就命士卒捆草人千余,穿上黑衣,夜间放下城去。叛军发觉后,争相放箭。当叛军发现是草人时,唐军已得箭数十万支。几天后,张巡在黑夜将500勇士放下城去,叛军笑而不加防备。这500勇士乘机袭击令狐潮军营,叛军大乱,焚垒而逃,唐军追击10余里。不久,张巡率兵出战,擒叛将14人,斩首百余级。叛军连夜逃往陈留(今河南开封),不敢再攻雍丘。

公元756年十二月,鲁,东平、济阳陷落后,雍丘不再重要,故张巡退出雍丘,东守宁陵,大破杨朝宗欲袭宁陵以断张巡饷路之兵2万余人。

安禄山派兵东徇的主要目的是要占据运河沿线,所以首先就向雍丘推进。单父位于睢阳北部,真源则在谯郡,但贾贲、张巡起兵以后却共趣雍丘(属陈留),说明叛军是向雍丘方向推进的,而雍丘、宁陵、睢阳等张巡先后坚守之地,都是运河沿线的要地,可见叛军之东徇主要是沿运河沿线向东南推进,所以张巡的撤退也是沿运河一线,步步为营。双方一攻一守,一进一退;但其战略意图都是相同的:争夺运河,控制江淮。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安庆绪以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以归、檀及同罗、奚兵十三万人南下,尹子奇为安庆绪手下之名将,率领大军扫荡河南,此时河南城镇纷纷陷落,惟有军事重镇睢阳未陷(睢阳即今商丘县地内)。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告急。张巡因宁陵城小,难以抵强敌,故张巡率兵3000自宁陵(今河南宁陵东南)入睢阳,与许远合兵共6800余人。尹子奇全力攻城,张巡率领将士,昼夜苦战,有时一天之内打退叛军20余次进攻,连续战斗16昼夜,共俘获叛军将领60余人,杀死士卒2万余人,守军士气倍增。许远因张巡智勇兼备,远谓巡曰:“远懦,不习兵,公智勇兼济,远请为公守,请公为远战。”自是之后便将作战指挥交张巡负责,自己担负调运军粮,修理战具等后勤保障工作。战斗筹画一出于巡。两人密切配合,使叛军久攻不下,只能围而不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