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地道茉莉花茶文化----突击版

北京人,茶文化


话说中国挺大的,民族也挺多的,风俗也挺繁的,但有一样是统一的,估计也是维系我们这个多民族国家统一的基石,就是茶。中国人都以茶为日常饮料,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贵贱。但要细说,各地方的人对茶又有不同的偏好,南方的龙井、铁观音、少数民族的酥油茶等,而北京人却喜欢茉莉花茶。


要就口感来讲,茉莉花茶的的确确不好,比不上杭州的龙井清爽、福建铁观音甘润,茉莉花茶就是个苦,放少了无味,放多了苦涩,那么北京人怎么就喜欢上茉莉花茶了,这是北京人最没品位的地方,在茶文化国度里,却成了茶文化的败类!


首先说下,产生的经过还是很有品的。茉莉花茶不是发源于北京,是来自苏州,因为苏州有茶、有茉莉花、还有象茉莉花一样的苏州美女,茉莉花茶距今已有250年的产销历史。据史料记载,苏州在宋代时已栽种茉莉花,并以它作为制茶的原料。1860年时,苏州茉莉花茶已盛销于东北、华北一带,约于清代雍正年问已开始发展,高档茉莉花茶北京人简单称为“高茉”,再简单呼为“高的”,那是相当牛的人喝的。



在嘈杂的茶馆了,门被用力推开了,进来一位,大步走道中间的桌子旁边,左手背后,右手高举过头(这就是北京大爷,撒尿连手都扶东西的主儿),高叫一声:“掌柜的,来壶高的”嗓门洪亮,响彻城墙。想当年溥仪从天津流窜到东北,还赋诗云:“幽燕非故国,长啸返辽东”呢,亡国之君也是君呀,落魄的大爷也是爷呀。这里也有孔子老先生的鼓励,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我的解读是:“寒酸,然后知大爷之后凋也”,这个解读不比于丹弱吧,于丹把小人解释为小孩子,我把松柏解释成大爷,这叫人性化(于丹姐姐,对不起,都是他们逼我这么说的,写东西不拉出几个名人做把子,没人看,于丹姐姐对不起,我现在出门就买你的书去,10本)。随着声音的传出,茶馆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来人身上,器宇轩昂,万众瞩目。只见来人高举过头的手微张,从无名指和中指间,前后滑落两个金属样的东西,大子儿,随后叮当数响落在硬木茶桌上,清脆而干净,立时全场鸦雀无声。


片刻,跑堂的谦卑地哈着腰过来:“大爷,你坐,这就来”,随即熟练地收起铜钱,来人适时地说:“把前边的帐清了,剩下的今天用,再剩下的留在柜上。”

“是喽,请好吧您呢”,其实就那点钱连欠帐都抵不了,还留在柜上,但,客人就是上帝,就是大爷,怎么能不给客人面儿呢。


其实一般百姓是喝不起“高茉”的,能茶叶末就很不错了,再穷的,穷也得喝茶呀,只能喝茶土了,就是装茶叶剩下在包装物底下的浮土,也有茶味,也有茉莉味。


刚才已经说了,口味茉莉花茶在茶品可以算做下品了,但北京对她的喜爱不在口味,而在她的芳香,就是在沏泡中散发出的茉莉花的芳香。这时有人明白了。


北京人喝茉莉花茶不是为自己喝着好喝,而是为了别人闻着好闻,就象刚才茶馆的那位爷,是在宣告,我喝茶了,很香的茶。

在中国说知识家庭一般用“书香门第”来表达,所谓书香不单指出版物的油墨和纸的味道,还应该有墨香,熏香、茶香,显然普洱的发霉味道不能代表茶香,茉莉花差算是比较合适的,你可以喝龙井、铁观音但一定要沏一碗茉莉花茶在一边儿放着。


我曾经请教过一位在首长身边工作过的老人,首长的茶品里没有茉莉花茶,龙井比最多,铁观音喝着不方便一般也少,次多的是碧螺春,碧螺春一般是在开大会上用,因为碧螺春比较重,沏了后茶叶立刻沉底儿,不会象龙井似的浮在上边,首长喝的时候不至于茶叶沾到嘴唇或舌头上。





茉莉花茶落户到北京就不是饮料了,而书香的作料了。后来,在明朝末年烟草从南洋来到中国,来到北京,人们把吸烟称为“食烟精”,烟精,燕京,不就是把北京吃了吗?于是大明朝亡了,书斋里就又多了烟草的味道,茉莉花茶的味道淡了;1840后鸦片开始进入了书斋,书香里又有了鸦片的味道,茉莉花茶香更加淡了,随后,大清朝亡了。北京人还要喝茶茶吗?还有那个气力高唱一声:“来壶高的”!



“有病啊你,高!楼顶上高,去!上去,别下来,真烦人”,老婆眼睛通红而带泪向我歇斯底里吼叫着,啊,打扰她看韩剧了,今天剧情一定是使她伤心而落泪了。

书香、茶香没了,来了的是烟草、鸦片和韩剧,我也让泪自然地落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