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弱势群体”

近段时间以来,“教师”再次成为悬于舆论锋刃之上的热门词。而四川的范美忠和安徽的杨经贵两位先生,无疑成了刀刃上的舞者,成为 “师德沦丧”的标签。前者被世人唤作“范跑跑”,后者被戏称为“杨不管”。不相干的两个男人,被缚绑在同一个烤架上 “受刑”,只源于那相同的职业——教师。




其实近来汹涌的对于师责师德的问责,未尝不是公众长期在各种教育乱象和教育冲突下的一次集中爆发。




但是,我们静下心来从另一个角度反思:每一个人一生中都会有许多的老师,可又有几个人去真正理解老师的每一份劳动呢?




古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往往变成了“一日为师,终生受骂”。不是吗?教学严格的老师会让年幼的不懂事的学生恨之入骨,教学宽松的老师又会让长大成人的学生返回头来计较一生。就是这样一个终生受骂的职业却拥有极为高尚的称号——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在赞誉之词下,教师却承担着来自社会、家长、学生的多重压力,又面临着多少尴尬。《教师法》里明文规定:教师不得殴打辱骂体罚学生,可并没有规定学生及学生家长不得殴打辱骂教师,于是,打骂老师事件时有发生;教师职业是神圣的,教师不能犯错,稍有错误便被世人口诛笔伐……




不得不注意的是,蛰伏在教师意识中的“负性事件”加深了教师们的焦虑。而“负性事件”就像一个讨厌的影子,影响了教师的心理状态,甚至导致教师对职业的厌倦。




从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到疑似弱势群体,在教师尴尬处境的背景下,是教师考核制度弊病的凸显以及社会舆论暴力的病态,凡此种种,引人思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