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二季 菊之忍者 第八章

359001664 收藏 21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内容简介] 晨光初露,沉睡了一夜的大山慢慢醒来,各种鲜活的生命开始欢快的鸣叫,迎接新的一天。赶了一夜山路的夏少校却准备觅地小睡一会,打算两个小时后在启程,预计傍晚时分就能赶回羊井镇了。 以他那强健的体格,晚上就算没有毛毯御寒,在野外露宿照样能生存,并且丝毫不会降低自身的战斗力。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60.html


晨光初露,沉睡了一夜的大山慢慢醒来,各种鲜活的生命开始欢快的鸣叫,迎接新的一天。赶了一夜山路的夏少校却准备觅地小睡一会,打算两个小时后在启程,预计傍晚时分就能赶回羊井镇了。

以他那强健的体格,晚上就算没有毛毯御寒,在野外露宿照样能生存,并且丝毫不会降低自身的战斗力。他取消原计划并不完全是因为思念敏,最重要的是已对这种“狩猎”战术感到有些厌倦了,刚开始时的那种热情正在大幅度的消退。

诚然,“太行神枪”之名如今已是威震敌胆,但更多的是起心理作用,实际产生作战的效果并不理想。比如说杀死了一个犬养一郎,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犬养一郎来接替,日军第26旅团是不会因长官被杀而撤离的,当地的老百姓仍然无法摆脱鬼子们的控制,今后的生活可能会更加艰难。

他一个人的枪法再准,也不可能光靠狙杀就能把第26旅团赶出上阳县,唯有依靠群体的力量才能将鬼子们赶出华北,赶出中国!上次若没有八路军相助,仅凭自己和虎子的力量是绝对杀不了犬养一郎的,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曾经指挥过团一级部队作战的夏少校,深知单枪匹马的和鬼子干不是长久之计,所获得的战果也十分有限。可他现在只是个有名无实的教官,除了每月领军饷混日子外,根本指挥不动一兵一卒,有心无力啊!

他也曾想过和八路军合作,可又担心人家会拒绝,所以没敢开口,怎么说自己的身份也是国军少校啊!40年初的皖南事变让共产党寒透了心,为了表示抗议,八路军摘掉了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徽章,表面上虽还维持着国共合作的口号,但实际上双方都一直在暗中提防着对方。

与刘营长合作伏杀犬养一郎之后,夏少校发现八路军的武器装备虽然比国军差,但战斗意志却远胜于国军,跟小鬼子面对面拼刺刀时一点也不含糊,那股子有我无敌的气势完全压倒了日军,这样的部队若能获得良好的装备,其战斗力绝对堪称一流!

只可惜躲在重庆的蒋委员长,宁肯把美援物资堆放在仓库中生锈发霉,也绝不会白白送给共产党八路军,表面上合作可以,要枪要炮想也别想!八路军严重缺乏弹药,无法和日军打阵地战,但其灵活多变的敌后游击战却令鬼子头疼不已,让装备精良的日军疲于奔命,有劲也没处使,在战略上取得了主动。

日军发觉越扫荡八路军越多,而自身的力量却在这种反复的拉锯战中被一点点地消耗着……

尽管天亮了,但山区里依旧寒意袭人,夏少校准备找个向阳的地儿休息,当然隐蔽性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经过一样夜的长途跋涉,他此时已进入了国军控制的区域,但出于谨慎的考虑,他仍然是越野而行,没有去走大路。

半小时后,夏少校攀上一座坡度较陡的山峰,此处人迹罕至,怪石嶙峋,是个理想的休息场所。他在犬牙交错的山岩件寻到了一处干燥平坦的山体凹陷,既隐秘避风,太阳光还能直射进来,运气真不错。丢弃了毛毯自然也就没了铺盖物,夏少校干脆头枕背包合衣而睡,反正地面上相当干燥,不用担心着凉跑肚。

也许是真累了,夏少校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手枪仍旧习惯性地放在顺手处,预防突发的危险。


代理教官已当了半个多月,虎子也逐渐对这份工作产生了兴趣,至少要比无事可做强。夏少校一去不回,打鬼子的事暂时也没了着落,自己除了耐心等待外别无它法。

虎子今天早上不到五点就起床了,亲自率领三十多名新游击队员进行山地越野训练,距离为五公里,中途不许休息,跑完全程后才能吃早饭。这些军事科目都是夏少校以前用来训练他的,简单实用,是练习耐力和体力的最佳方法。

游击队的武器有限,新兵每三人配发一支步枪,子弹十发,人均三发多点,而且规定只有在训练打靶时才能使用。一支步枪三个人轮流被,另外人人发一口大刀,不管会不会使,拿在手里也挺唬人的。

虎子的鬼头刀留在了老桂家,现在使得这口刀打造质量不强,份量也轻了许多,使起来不太趁手。新兵们可没有虎子的那份功力,能把大片刀抡起来就已经错了,任何训练都要有一个过程,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嘛!

山地越野训练不同于平原地区,道路险峻不说,翻山越岭是常事,对体力的消耗非常大。虎子训练这伙新兵也有十多天了,总体表现还不错,今天完成越野的时间没超过一小时,途中也没人掉队,虽然这成绩离合格还有一段距离,但已比十天前有了明显的提高。

于家坳村内有几间无人居住的破败房屋,经过一番修葺后,成为了新队员们的临时驻地。老村长主动负责后勤工作,柳素娥和村内妇女管做饭,所需的粮食和衣被都由赵山提供。新队员的训练周期为一个月,这是夏少校制定的最低期限,如果再缩短时间,训练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村子四周都设有固定的岗哨,采取二十四小时轮流换岗制,严防鬼子再次偷袭。

越野结束后,所有人都到打谷场上集合,准备吃早饭。柳素娥等人已将做好的早饭送到了打谷场上,单等游击队员们返回了。早饭是菜粥、饼子和咸菜,粥和饼子是刚出锅的,还都冒着热气呢,按当地条件来说已经很不错了,而且管饱。

跑了五公里山路,游击队员们早已是饥肠辘辘,但依然有秩序的排队打饭,没出现一拥而上争抢的显象,可见虎子的训练工作卓有成效。一支部队若没有钢铁般的纪律,再严格的训练也不会形成战斗力!这是夏少校以前训练游击队员时说得开场白。

虎子严禁队员们在吃饭时相互交谈,时间宝贵不能浪费,空旷的打谷场上时不时响起一阵喝粥时的吸溜声,让人听起来像是在喂猪。柳素娥和几名村妇听着听着忍不住笑出声来,立刻招来虎子冷冷的瞪视,她们吓得急忙掩口无语,但眼中仍然带有无法掩饰的笑意。

饭后,柳素娥几人麻利地收拾好碗筷离开,虎子重新吧队伍集合起来,当场宣布除了该去换岗的人员外,其他人就地解散,八点钟再准时到这里集合,迟到者将被惩罚再跑一趟五公里山地越野。

虎子打算上午练习大刀,下午训练射击,一个月的训练周期已经过半了,必须要抓紧了。这是他第一次训练新兵,说什么也不能给夏少校丢脸呀!

虎子只负责军事技能的训练,管理新兵的工作由一名姓齐的队长负责,平时的换岗想巡逻等任务都由他指派。队伍解散后,虎子和齐队长商量了一下今天的训练科目,交待了些注意事项,然后便离开打谷场回家去了。

大部分村民都起来了,家家冒着炊烟,正在生火做饭。虎子回到家时,柳素娥正在厨房内洗涮碗筷。老村长这几天偶感风寒,吃了几副中药后有所好转,平时习惯早起的他,此时也只能躺在炕上静养了。

虎子本想去问候一下,可有担心打扰了老人家的休息,只好作罢。他走到院中的水缸旁,舀一瓢凉水开始漱口洗脸。凉冰冰的井水令人精神一振,疲乏感顿消,洗漱完后他没有回屋,而是直接走进了厨房。

“回来啦,”柳素娥见虎子进来,微笑着说,“没吃跑锅里有饼子,还热着呢!”

“吃饱了。”虎子拍拍肚子,走到柳素娥身边,“需要帮忙吗?”

“你呀笨手笨脚,只会越帮越忙,”柳素娥扭头白了他一眼道,“上次打坏的那几个碗我还没扔呢!”

“那几个碗就当交学费了,看我这次的吧!”虎子说完就要伸手洗碗。

“去去去,别在这儿添乱了,”柳素娥挥臂挡开虎子的手,“你该干嘛干嘛去!”

虎子没有走,笑嘻嘻的站在柳素娥身后看她洗碗。

为了干活方便,柳素娥脱掉了臃肿的棉袄,单薄贴身短衫难掩她那饱满成熟的胸部,领口微敞,弯腰时春光流泄,引人无限遐思。虎子这些天忙着训练新兵,回到家倒头就睡,也顾不上和柳素娥亲热,此时眼见心动,顿感体内一阵燥热。他忍不住轻伸手臂,紧紧揽住柳素娥纤细柔韧的腰肢,大手迫不及待地探进她的衣内。

柳素娥被虎子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这家伙昨晚睡得像个死猪,现在倒来劲了,也不分个时间和场合!她连忙扭动身子想挣脱虎子的搂抱,却那里挣脱的开,无奈之下便急促的说道:“别闹虎子,天都亮了,快放看我,让爹看见不好!”

“爹还没醒呢!”虎子的探入衣内的手掌已经占领了高地,嘴唇凑到娇妻的耳边轻声说,“咱们回屋吧!”

柳素娥并非真想拒绝虎子,老村长也不止一次地说过想早点抱上孙子孙女,可是想亲热总得看看时间吧,这大清早的要是让人撞见多尴尬呀!但虎子可不这么想,和自己的老婆亲热天经地义,谁也管不着。他当下抱起柳素娥走出厨房,大步朝两人居住的屋子走去。

数独激情过后,柳素娥浑身酥软地趴伏在虎子结实的胸膛上,面带笑容闭目感受那欢爱后的余韵。她知道这种平静安逸的生活是不会过太久的,等夏少校一回来,虎子就又要去冒险了。杀鬼子是好事,她坚决支持,但像夏少校和虎子这样单干是很危险的,他们为什么不加入游击队呢?

柳素娥清楚有些事自己是不能问的,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夏少校和赵山都是好人,没有他们的帮助,自己也活不到今天,更别说能和虎子在一起生活了。男人们有男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自己就别瞎操心了!

“想什么呢?”虎子的手掌好久没有抚摸自己光溜溜的身子了,柳素娥睁开眼问道。

“在想老夏,”虎子沉思着说,“不知他现在在干嘛?”

“可能也在睡懒觉吧!”

“不一定,老夏是个闲不住的人。我有一种预感,老夏肯定是又进山‘狩猎’了!”

“他一个人进山不是太危险了吗?”

“但愿我的预感是错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