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公务员自我调侃:你的牙签洗了吗?

今儿早饭后一颗辣椒耔儿钻牙缝儿里了,怪难受的,赶忙取一根牙签儿戳一戳。这牙签还挺不赖,不象外面馆子里的水货,牙缝里的渣子还没挑出来就坯头不能用了,这样的牙签可不好找,钢针儿样的尖实。想到牙签筒里没剩几根了,我忽然动了一念头,连忙把丢在书桌上、茶几上前日儿自己用过的牙签找到,三根一起拿水龙头上捋了两把,想着还是开创了一节约门道可以多用几次呢!可转念一想啊,至于吗?为了洗牙签儿还不得多浪费水呀?看这算盘打的,过梁儿了吧!得,没事心里又添堵,这才明白了什么叫做左右为难。



星期天哪,可别在家里耗着,大热的天儿,烧水喝吹空调上网找乐子得到办公室去呀,把家里头所有的插头都拔了,用公电去,节省下来的私电要买大把的好牙签!呵,冰箱的插头可不敢拔了,要不剩菜现饭就没地儿去了。可想起这冰箱啊,它真是不让人省心,快两千块买的,说是保修三年,刚一过发票日期它就来劲了,过年把就翻生,每修一次就要大几百块钱,都修了三次了,950块钱打水漂似地飚得那么快,加上电费得买多少牙签儿呀!



上网碰上一后生,在那儿晒工资呢,好像还很有些愤愤然。后生说他是广州的公务员,新世纪初年工作的大学生,80后吧?说是月薪3467块,年底双月薪,加班每天80块,系统管得严捞不到灰色收入,一肚子委屈呢吧,不然怎么会拿出来晒呢?我跟他说,我可是老区山区一老公务员,工龄28年,官至九品,月薪1775块,月下乡定额补助90块,月均奖金147.92元,月均津贴416.67元,总共月薪2429.59元,也是人太笨,官搞不起来,额外的钱也捞不着。看着别人捞钱,也没见什么人管,有人举报纪委也查,有些什么问题就从单位罚点钱走了事。这钱好捞嘛,可我没掌权哪,过去掌权时没想到要捞,也不敢捞不愿捞,天生就是个四耿呐。



要说加上老婆与我相当的工资,小日子还过得去。可是两个女儿大学毕业非得要在省城武汉找事做,目前工作单位还算不错,一个在大学幼儿园做幼师,一个在一家公司里做制图员,基本工资都是800元一个月,其它的就是一点加班费了。为了她们有个落脚的地儿,我们老俩口不得不拿出毕生积蓄,另外借了11万块钱的债,选郊区为她们买了一套房子,连装修在内花了35万块。没负债之前还好点,负债之后就下了决心,没还清债务自己坚决不买新衣新鞋,坚决不打牌,坚决不买酒喝。老婆也攒着劲儿呢,洗衣开始不用洗衣机了,清衣服的水和洗澡水还留下来冲厕,每餐俩素菜吃起来吧叽吧叽地,还在那里不厌其烦地说吃素怎么怎么地有好处,早晚都坚持出去跳广场舞,说是搞好身体少吃药。



这日子过紧巴点倒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偏偏这心里堵得慌。咱这心里着急呀,两个孩子都不是正式工,在那大都市里,每人每月开支物业56块,水电35块,公汽120块,收视费20块,日用品30块,生活费300块,加上三病两痛医药费和穿衣打扮,如果不节约她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最闹心的是她们的工作,正式工是隔三差五调工资每月三五千三五万的,可她们是合同工啊,“老板”给多少就拿多少,少点也不要紧,女孩子咱就担心她哪天被“裁掉”没饭吃。天天都在担这个心哪!新的《劳动合同法》那些条条款款看的人眼冒金星、听的人云里雾里,心里就是没个准头。昨儿个又听说了,我这县里又要开征消防水附加费、生活污水处理费了,每吨要加征八角二分五呢!我这小县里加,大城市还不加?这见天儿的看着这涨那涨,我就怕老婆嘴里随时会猛不丁儿地蹦出个“买”字儿来。



回头想啊,我这日子难,但是比我日子更难的大有人在,咱时常亲眼见的,七八十岁的老人在菜场捡菜叶半夜还到处扒街边的垃圾桶,比起他们来,我们这一家子幸福多了。可是,昨天听马明哲说他年薪6000万,把咱吓晕了过去;前日儿见到一位大书记在台上作报告,大谈权力,大谈选拔任用干部,大谈自己的姑娘进了广空干部处;今儿个又见这后生三四千月薪还在那里叽里咕噜地。咱这心里堵哇,我决定,以后不管哪里碰上他们,我决不问他们“吃了吗”,一定要问他们:“你的牙签儿洗了吗?”我猜他们绝没有想过这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