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今后俄罗斯外交的风格,人们会得出两种相反的结论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盛世良发自北京7月15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公布了新版《俄罗斯对外政策构想》。新版《构想》虽然在词句上有4/5“拷贝”了普京2000年对外政策构想,但1/5的新内容体现了新现实、新思维、新政策。


在介绍《构想》时,梅向驻外使节发表了纲领性讲话。据与会者透露,从未见过梅如此强硬。


不下十次重复“俄罗斯站起来了”


如果说旧《构想》痛批万恶的单极世界,希望“建立国际关系多极体系”的话,那么这个任务现已大功告成,而且新《构想》认为,“西方面临失去垄断全球化进程的前景”。


旧《构想》反映的是90年代末的现实:西方以冷战胜利者自居,以为已把俄罗斯从世界强国中剔除;俄罗斯处于十年衰退的谷底,从西方举债度日,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今非昔比。现在美国陷于伊拉克泥潭和金融危机,而俄罗斯GDP从2000年的2600亿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1.3万亿美元,世界第一的能源储量和产量令西方不寒而栗。


这就是两份《构想》拥有的不同国际背景和经济基础。


俄罗斯如今是强国,新版《构想》以不同用语不下十次地重复“俄罗斯站起来了”。不仅如此,它还要获得国际事务的主导权:“21世纪初期国际关系的演化和俄罗斯地位的增强,要求重新看待与俄罗斯有关的总体形势,重新思考俄罗斯对外政策的优先方向,同时要考虑到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提升了的作用,考虑到俄罗斯对世界事务有了更大的责任,考虑到俄罗斯不仅参与落实国际议事日程,而且参与制订这一日程的能力提高了。”


三次提到开发北极资源


《构想》提出了新的国际格局——“基于各国平等、相互尊重、互利合作原则并以国际法为依托的稳定的国际关系体系”,“其主要机制是多边外交”。“传统的庞大军事政治同盟已无法应对现代各种挑战和威胁”,应“建立和谐的国际关系”。


俄罗斯经济实力大增,因此提出了“积极促进建立公正民主的全球贸易、经济货币和金融架构”的任务。《构想》频频提到“能源”,对“各国经济相互依存成为保持国际稳定的一个关键因素”感到欣慰,强调“利用现有一切经济杠杆和资源优势,维护国家利益”,三次提到开发北极自然资源。


就地区而言,外交优先变化不大,依次为独联体、欧洲、美国和亚太。


在亚太地区,发展同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是重点,主要任务是“使经济合作的质和量符合政治关系的高水平”。


独联体政策变得更现实,重点是双边关系。过去是“同独联体所有国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现在则是“在平等互利、照顾彼此利益的基础上,逐个建立友好关系”。俄把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作为“开展积极合作”的重点国家。至于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这两个独联体中疏俄亲西的“另类”,干脆放在欧洲部分提一笔:反对两国加入北约。


对欧洲,俄外交目标相当低调:签订欧洲安全条约,建立真正开放民主的地区集体安全合作体系。


《构想》的对美部分很“温柔”: 调整对美关系,使之达到“战略伙伴关系的状态”,“把精力集中到现实威胁上”,在军控、反导、防核扩散、民用核能、反恐和化解地区冲突等方面加强信任。狠话说在不点名的部分,罗列名为“某些势力”实为美国的六大罪状:采取单边行动、扰乱国际局势、挑起军备竞赛、加深国际矛盾、煽动民族宗教纠纷、威胁他国安全。


强势总理普京内政外交两手抓


《构想》在最后部分特地指出,“国家对外政策措施由俄罗斯政府实施”,而旧版构想只字未提政府在对外政策方面的作用。


这反映了强势总理普京内政外交两手抓的现实。原因正如《构想》所说,“保障安全的内部和外部手段之间的差别在消失。外交手段成为国家发展和在全球化世界中保障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手段”。


对今后俄罗斯外交风格,人们从《构想》中会得出两种相反结论。


一是将更加强硬。《构想》中有一段话——“如果伙伴不愿意采取联合行动,俄罗斯将被迫单独行动,以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尽管后面加了限定语“会永远照国际法行事”,还是被俄媒体认为“酷似布什在伊战前夕的言论”。


二是将更加温和。《构想》中没有“敌人”概念。梅说,“俄罗斯不要对抗,而要独立地,并与准备采取集体行动的伙伴一起捍卫国家利益。我们准备在互惠基础上平静坦诚地讨论任何问题。”


俄评论界对《构想》的感想也不尽一致。政治基金会主席尼科诺夫:俄罗斯不再怨天尤人,它在积聚力量,在奋起。俄《权力》周刊:俄罗斯不再下跪,现在要叫其余世界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