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百姓说事》观察员贾淑芳:小的时候,妈妈都给我用马牌油,好像那时候大家没有太多选择。等我7、8岁上学了,我就 “要好”了,我还记得那时跟妈妈要一毛钱,自己拿一个小瓶到辽宁路上买上海大众的雪花膏,那是按重量称的,一毛可以买半瓶,我很节省地用,整个学生时代都是它伴随我度过的。

18岁我参加工作,这是个爱美的年纪,化妆品也上档次了,这时候我就改用瓶装的上海“面友”了,蓝绿色的瓶盖我至今记忆深刻,五毛一小瓶,一块二一大瓶,我的工资是21元,我毫不吝啬地拿出1/20用于购置化妆品。“面友”搽上脸,很白也很滋润,可以说是多功能全效型。

结婚后,北京紫罗兰牌香粉很出名,是铁盒装的,相当于现在的散粉,抹完护肤霜再扑上紫罗兰香粉,人也精神不少。这种香粉夏天还可以除蚊除痱子,脸上长了青春痘,用手挤掉后抹上香粉,小痘痘就被遮住了。1983年我到上海出差,寻思捎回一瓶,结果上海还没有卖的,让我难过了很久。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化妆品的种类越来越多了,柜台里不再是单一的国货,还有了国外的品牌,结果我这张国人脸还真适应不了洋品牌。有一年朋友从国外带回一个欧洲品牌的芦荟护肤品,按理说芦荟应该是好东西,结果我一抹上就过敏,吓得我再也不敢用了,从那之后,对洋货就不敢轻易碰了。

现在我用的是玉兰油,价格合适效果也不错。这么多年来,也用了不少牌子,化妆品,还是国货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