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得不轻 世界头痛不已

美国病了

当前世界力量对比消长态势对美国明显不利,其实力和掌控世界的能力都呈下降趋势,陷入霸权困境。

首先,作为综合国力基础的经济连年滑坡,处于衰退边缘。冷战结束后,尤其是克林顿执政的8年,美国经济在西方一枝独秀,连续10年平均增长3%以上。2000年美国GDP占世界的31%,地位达到鼎盛阶段。近年来,随着高科技支撑的新经济、房地产和金融等领域泡沫破裂,次贷危机蔓延,美国经济持续低迷,2007年经济仅增长2.28%,今年预计将降到1%左右。其GDP占世界的份额也大幅下滑,2006年仅占世界的27%,今年将下降到只占世界的25%左右,为冷战结束以来之最低。它在国际贸易和金融等重要领域的地位和所占比重也呈下降之势。这些使得美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逐年减少,2007年甚至落在中国之后,首次屈居第二。它作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火车头的作用已近尾声。

其次,美国外交严重受挫,国际地位和影响降至历史低谷。它坚持推行单边霸权战略遭到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与抵制。编造借口侵占伊拉克既使其国际信誉与道义丧失殆尽,又使它深陷泥潭迄今难以自拔;在国际反恐、防扩散、成立非洲司令部和在全球推进民主等方面,其政策目标频频落空;对盟国的指挥棒乏力、失灵;反对美国控制的浪潮席卷整个拉丁美洲,在美国这一传统“后院”,几乎所有的盟友都离它而去;同世界主要大国之一俄罗斯的关系处于冷战以后“最糟糕”时期,双方在北约东扩、反防御计划、科索沃、伊朗等重大问题上尖锐对立,矛盾难以调和。严酷的事实表明,美国正遭遇20年来前所未有的“霸权困境”。

美国疲软,总体实力和影响下降不是偶发,也非昙花一现,而是一种结构性的必然趋势。世界发展不平衡,在美国力量下降的同时,其他力量在壮大:欧盟的经济总量在2006年就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中心。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快速发展,不断缩小同美国的差距。例如,中国在1980年GDP只有美国的7.2%,到2007年达到美国的25%,今年可能接近美国的30%。同时,新兴经济体过去5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接近50%,远超美国,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诚然,现在断言美国霸权衰落为时尚早,美国作为综合国力最强的超级大国的地位仍将维持较长时期,但美国同其他力量中心对比,“美”消他长的趋势已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美国霸权困境也是其自身政策“硬伤”造成的。它推行违背时代潮流的霸权主义外交战略,把自身置于国际社会的对立面,它野心太大,伸手过长,包袱太重。同时,美国国内经济政策也存在软肋。它长期推行高贸易逆差、高财政赤字、高经常项目逆差的“三高”政策,现在已是下雨背稻草,越背越重。

美国经济主要建立在名不副实的美元世界金融霸主地位之上,在相当程度上要靠举债和大量发行美钞来运行。它以印发美钞为中心的金融服务业的产值早在20世纪90年代即已超过制造业的产值,成为GDP的主要构成部分之一;它累计的外债已达9万亿美元,占到GDP的63%。这些说明美国经济基础是脆弱的,难以经受危机的长时间冲击。

搅浑世界

当前世界力量结构的变化扩大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基础。与此同时,国际形势中动荡不测因素空前增多,生态危机、粮食危机、能源危机、金融危机交织,对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构成严重挑战。霸权地位下降的美国对世界的反面作用越发凸显,成为引发世界诸多危机的主要根源。

生态危机。地球温室效应加剧造成人类生态环境恶化已达危机“临界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发出“世界正处在巨大灾难边缘”的强烈警告。而美国对此负有最大责任。它长期以来一直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其人口仅占全球的4%,温室气体排放量却占全球的25%,人均年排放20吨,是发展中国家人均年排放量的数倍。现在它又是国际社会缓解温室效应的主要障碍。它独家拒绝给发达国家规定减排指标的《京都议定书》,并固执己见一错到底。今年先后召开的第四届20国集团环境问题部长会议、G8集团首脑会议关于环境问题的议程,都因为美国从中作梗无果而终。

粮食危机。当前席卷全球许多国家的粮食危机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一手造成的。美国负有重要的间接责任──全球温室效应加剧造成世界粮食减产;美国还对世界粮食危机的爆发负有直接责任。发达国家消耗大量谷物用于生物燃料的生产,是造成国际粮供短缺和粮价暴涨的主因,而美国是始作俑者和第一大户。2007年,它将粮食总产量的1/3用来生产生物燃料乙醇,仅用掉的玉米即达8100万吨。它还乘机压缩粮食生产,其中小麦的产量从8000万吨减为2007年的7000万吨,人为地造成小麦供应缺口,抬升其市价。同时,美国听任美元大幅贬值,造成金融市场动荡,使得以美资为主的国际资本大举进军粮食市场,大搞投机活动,哄抬粮价,加剧了危机。

能源危机。美国是国际油价暴涨的主要推手。它实行过度放松银根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一再降息,大量发行美元,让其汇价连续大贬,使得以美元标价的石油价格出现井喷式暴涨,从一年前65美元一桶猛涨到现在140多美元一桶。仅今年以来美元贬值即带动国际油价上涨50%。同时,美国的中东政策,尤其是继续武装占领伊拉克和强化打压伊朗的做法,造成世界主要产油区的中东和海湾局势持续紧张,严重影响其石油生产。如伊朗石油产量从1979年的日均600万桶降到目前的430万桶,伊拉克从1999年日均260万桶降到现在的190万桶。这是导致国际石油供需失衡和油价飙升的重要因素。

金融危机。美国是当前世界金融危机的源头。这场危机从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开始,随着次贷危机加剧不断恶化。美国次贷危机殃及整个西方金融系统,使美国和西方金融机构遭受近万亿美元的巨大损失,不少银行严重亏损甚至破产倒闭。美国还放任美元持续贬值,加剧了世界金融市场的动荡。对此,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最近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正式作用与其实际能力不一致”,美国的“侵略性金融政策”制造了现在的金融危机,它可能成为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世界上大多数人口比以前更贫困了”。

混水摸鱼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美国不顾自身困境,无视世界反对,坚持并加紧推行单边霸权政策,是为了向国际社会转嫁困难与危机,同时,美国混水摸鱼,维护与巩固其世界霸主地位。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政府一再拒绝承担其应负的减排责任,不惜以继续污染环境为代价来保障经济持续扩张,就是为了增强与扩大其实力,长期保持雄视天下的独超地位。

在世界粮食问题上也是如此。美国是世界粮食超级大国,每年粮食产量和出口约分别占世界的1/4与1/3,它仍有1/3的耕地处于休耕,随时可以根据需要扩大粮食的生产与出口。可以说,世界粮食市场的沉浮实际主要取决于美国一家。在世界不少国家因为缺粮而惊惶失措之际,美国落井下石,利用其他国家特别是许多发展中国家对其粮食的深度依赖来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强加政治控制。

显然,粮食已成为美国维系其世界霸权的战略手段。美国通过制造供应缺口和市场投机抬高粮价,大发危机之财。尽管它将大量谷物用于生产生物燃料,压缩了粮食出口,但高粮价使其出口收入不减反增。如2007年在减少出口的情况下,粮食出口增收近20%,其大粮食公司更是从危机中获取高额利润。

在金融领域,美国通过美元大幅贬值大获其利。近年来,美元对其他货币平均贬值20%以上,使外国持有的巨额美元债券大幅缩水,仅此一项,它每年可以减少几千亿美元的债务负担。美元贬值还有利于美国出口,一年来其出口增长13%,增长率为多年来之最。油价暴涨也使美国从中渔利。国际石油交易是用美元计价,其定价权实际上控制在美国资本手里。国际石油市场博弈的“庄家”,不是任何别国而是美国。美国资本尤其是美国的金融投机资本、美国的大石油公司同石油输出国组织一样,是油价暴涨的最大获利者。

美国欲以加强霸权主义政策来摆脱霸权困境,无异于饮鸩止渴,到头来只能以损人始,以害己终。而美国深陷霸权困境表明,其逆时代潮流的错误政策行不通、走不远,它只能得利于一时,但不能得利于长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 尹承德 编辑:周盛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