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26日,在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负责安检的工作人员下水进行安检。当日,北京市公安局奥运安保场地安检团队对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完成封闭安全检查。这标志着在京奥运竞赛场馆完成安检。[刘永生 摄 新华社 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27日,在奥运村开村仪式上,孩子们欢笑着跑入会场。当日,2008年北京奥运会奥运村正式开村,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北京奥组委副主席、北京奥运村村长陈至立出席了仪式。[新华社记者 徐家军 摄]

美国《新闻周刊》8月4日(提前出版)文章,原题:中国的失败之痛


奥运会是运动员们无法拒绝的舞台———但对于那些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牢骚的人来说同样如此。北京奥运会也不例外。


在受到内部问题困扰的同时,一连串新出现的纯国际问题也加到了中国头上。中国因与缅甸、苏丹等“无赖国家”打交道而被指在国际上不负责任。批评家们巴不得在全世界数以亿计的电视观众面前痛斥北京。


首先,我得承认中国理应遭到抗议。但我认为现在不是时候。北京奥运会是一个厚重的敏感时刻。中国为举办它付出了巨大努力,中国人要借此向世界宣告他们的国家重获伟大。几乎可以肯定,抗议将引发民族主义。


这种“骄傲的敏感”有其深刻历史根源,与中国、西方甚至日本都有关。构成中国现代认同的最关键因素是外国人强加的“屈辱”。这段屈辱史始于19世纪中期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失败以及中国劳工在美国遭到的非人待遇。日本工业化的成功加剧了这一进程。从许多方面说,二战时期日本入侵中国带来的心理冲击比西方的干涉更厉害,因为日本也是亚洲国家,其现代化取得成功,中国却失败了。


这种自卑感在中国人头脑中根深蒂固。20世纪初,中国拾起受害经历作为一种主题,并使之成为集体认同的基本要素。忽视中国的国家失败被认为是不爱国行为。


由于奥运会的魔力,中国终于有机会畅想如何从受害者蜕变为胜利者。一届成功的奥运会势将洗刷中国的历史耻辱,颠覆其受害者情结,并使中国重新登上世界舞台。


奇怪的是,从表面上看,中国从没像现在这样与西方“平起平坐”过。任何到北京的人都会惊叹于宏伟的新首都机场。文革时我首次到中国见到的“苏联式”住宅楼、乱糟糟的四合院和落叶满地的街道,如今几乎都已消失。


但是,我认识的中国人中很少有真正相信中国成功强大的。我认为,外界必须使他们确信他们事实上已经很成功、很强大;世界已经开始带着日益惊奇甚至嫉妒的眼光看待他们的国家,过去的其实已经过去了。


诚恳的批评不应被压制,但我们外国人理应留意中国人的复杂心理。面对当代事件时,我们往往忽视我们对中国人看待现代世界的影响。尽管中国离过去越来越远,但中国人还是容易受到旧的行为方式影响。现在不是挑衅和刺激中国的时候,更不是阻止中国向一个崭新的、更平等的民族自豪感迈进的时候。(作者奥维尔·施内尔,汪析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