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三章 撤退名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伊拉克发生政变的第二天,世界各国或通过使馆或通过新闻媒体得知消息后纷纷表示谴责,中国政府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政务院新闻发言人第一时间强烈谴责伊拉克当局的非法政变,并强硬要求伊拉克当局立刻释放哈图姆、努里及所有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人。

当天上午,现任国家主席刘汝明召开紧急外交事务会议商讨对伊政策,决定:令南海第二舰队派出两艘军舰前往伊拉克协助中国驻伊大使馆撤侨;驻伊大使馆作好撤离准备;加大对伊拉克民族解放阵线的秘密援助力度;外交部紧急召见伊驻华大使,表示中国对伊拉克局势的关注;向伊拉克当局郑重交涉要求释放哈图姆、努里等人。

下午,石敬林接到候义杰提供的需保护人员的名单后不久,紧接着又收到这份由国内发来的指示电报,随即他整好装束,毫不犹豫带上两名秘书在五名使馆特种兵的护卫下走向伊拉克内阁政府大院,要求紧急求见阿兹默。

阿兹默正忙得焦头烂额哪有空接见石敬林?他指派内务部长阿图亚前往接待。

“尊敬的石敬林大使阁下,不知您此次前来有何贵干?”阿图亚当然知道中国在伊拉克的份量,尽管对方是敌人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石敬林寒着脸:“尊敬的阿图亚部长,我谨代表我国政府对贵国发生的非法政变表示不满,对贵国局势的动荡表示关注,要求贵国政府尽快释放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人,并强烈要求保护我国所有侨民的人身与财产安全!”他递上一份文件:“这是我国政府的抗议书及我国在伊侨民人员名单,这些人不得有任何人受到伤害,否则即是攻击我国。”

阿图亚接过文件看都未看递给身后的秘书,道:“我们会保护所有国家人民的人身与财产安全,这当然也包括中国的,我会把石大使的抗议书交到阿兹默首相手中,我们会认真考虑贵国表达的意见。”

石敬林走后不久,朝鲜驻伊大使紧接着地向伊拉克政府当局递交了与中国如出一辙的抗议书。

提心吊胆过了三天,阿兹默终于把大局稳定下来,夜幕降临时分回到府中。虽只是三日,可其中的凶险却是许多人一生的经历加在一起也未必有如此惊险。阿兹默的家眷这两天的忧心并不亚于阿兹默本人,妻妾儿女们一见他回来好不兴奋,尤其是众妾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在阿兹默面前晃来晃去,都希望阿兹默今晚能到自己的房里去以叙这两日的忧心之苦。

可她们都失望了,阿兹默一点也没兴趣,进了书房蒙头便睡。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阿兹默匆匆穿上官服赶往王宫,王宫里官员们早已在等候。进入王宫议政大殿,一众官员纷纷起身向他示礼,神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显得恭敬。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官员全被抓后,一些中间派别的官员也识时务地涎着脸向他讨好,他压下心中的得意,低调地一一与众人还礼,而后与大家一起静静等候国王萨里尔的出朝。

萨里尔此时正面朝太阳升起的方向跪在地毯上做着祈祷,这是他每天早上必做的事,他虔诚地重复着,他希望真主能保佑他,能使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能见到初升美丽的太阳。他是一个忠实的穆斯林信徒,总认为自己每日虔诚的祈祷一定能感动真主,一定会得到回报。特别这几日,他正做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他表现得更加虔诚。

“陛下!大臣们已等候多时了!”宫廷侍卫提醒。

萨里尔默念几声,站起来,潇洒地走向王宫议政大殿,前两天那种提心吊胆、寝食不安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矣!哈姆图、努里的被抓及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瓦解他认为是他的诚心打动了真主。

大殿里多是萨里尔集团与阿兹默集团的人,议政堂上欢笑一片。有人却不识时务地出来泼冷水,“首相大人!事情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有的国家已站出来表示对我们的不满了!”内务部长阿亚图首先站出来发言。

“哪些国家?”阿兹默不以为然。

根据伊拉克宪法之规定,国王列席国家议政朝会,但没有发言权,朝会作出的决定需国王签字方能生效,国王可以否决朝会决议,如果内阁朝会执意要通过决议,可以把决议拿到国家议会投票表决。

“大多数的强国都对我国表示了谴责,而中国更是要求我们释放哈图姆、努里及民族解放阵线联盟所有被捕的人!”阿亚图把昨天傍晚接到的中国大使递交的抗议书拿了出来。

谁都知道中国是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后台老板,中国人站出来为哈图姆等人说话那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于中国,在座的各位有太多的想法,整体上说感谢多于怨恨,如果没有中国人的秘密帮助,伊拉克人民想脱离奥斯曼帝国的统治,将要艰难许多。

阿兹默展开抗议书随意看了一眼,抬头道:“不用理会中国人的无理要求!”中国很强大,阿兹默心里虽有所顾虑,但毕竟中国离伊拉克太遥远,而且他也有所持,所以他才敢作出如此强硬的表态。

阿图亚又道:“不只是中国提出释放哈图姆与努里的要求,还有朝鲜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阿兹默不屑道:“朝鲜只是中国的跟屁虫,更不用理会他们了。”

阿图亚接着问:“中国人提供的那份需要保护的人员名单,首相大人有什么看法?”

阿兹默重重摔一下手中的文件,有气道:“中国人太蛮横,哪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伊拉克?”转对警察总局局长乌杰问:“警察总局出入境登记的中国籍人有多少?”

乌杰恭卑道:“在伊做生意、投资、侨居、旅游的中国人约有一千五百多人!”

阿兹默忿忿然,咒骂:“可恶的中国人,名单上面提供的需保护的人居然有二千多人,即使是加上中国大使馆的人,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啊!”

阿亚图道:“显然,有许多民族解放阵线联盟的人及为中国服务的间谍也被他们列入了受保护人员的名单中。”

乌杰愤恨:“我们只对那些有中国户籍的人负责,其它人我们照捕不误!”他阴笑两声:“我们还得谢谢中国人帮我们整理出这样一份名单来呢!我们正好可以按单抓人省却许多的事。”

阿亚图讥嘲:“中国大使馆早已为那些人发放了中国‘绿卡’,并郑重申明如有谁攻击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即是攻击中国,乌杰局长如不怕引来中国人的报复,你尽管照单抓人好了!”

乌杰被抢白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阿兹默沉思片晌,阻止阿亚图与乌杰两人的争论,缓缓道:“我们还是不要明里得罪中国人的好,这次我们卖中国人一个面子,就按他们名单上的名字允许他们离开伊拉克,我们只要盯着海利尔就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