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四章 冲出包围 017 夜袭球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夜色笼罩着羊皮坦村,村子外面是日军的两个中队和侦辑队的特务、保安团的伪军们,这些平日里为非作歹的家伙总算还是服从了近岛平三的命令。

谢老传两口子窝在偏厦里,倾听着正房里的动静,酒足饭饱的近岛平三显然高兴至极,甚至在屋里唱起了家乡小调,谢老传心里憋不住笑,此时上盘山的枪声也停止了,乡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一条黑影闪身出了一户农户,几个纵跃,便已到了村口,躲过守卫在村口的日军哨兵,轻轻一纵身,上了村子边上的大树,又象黑鹰一般,由一棵树向另一棵树飘去,几个起落,已经不见踪迹。

就在这个黑衣人刚刚消失在夜幕中,一声沉闷的爆炸声自上盘山上传来,近岛平三一骨碌从谢老传家的炕上爬起来,伸手就抓枪,结果抓了身边躺着的梦君楼的姑娘,“八嘎,什么的干活?”

门口站岗的日本士兵忙着冲进屋子,点亮了油灯,结果发现了近岛平三正坐在两个姑娘中间,近岛平三也发现了窘状,喝道,“死了死了的,去,看看什么情况?”

闹了半天,上盘山上又没有了动静,过了一会,山上的日本士兵下来报告说,八路的营地上突然发生爆炸,近岛平三挠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谨慎行得万年船,考虑已定,命令道,“请川次少尉带领一个班的士兵去山上巡逻!”

川次少尉本是近岛大队机要参谋,因办事严谨颇得近岛平三青睐,此时,上峰命令传下来,川次少尉马上带领一个班的士兵上山了。


就在山下闹闹腾腾的时候,指导员郑三江和宋一牙两个人已经带着精挑细选出来的二十个战士出发了,两个人走在前头。这二十个人除去宋一牙和他的一班三个战士外,每人背上都背了一把大刀,只有宋一牙他们四个是菜刀,李得胜已经把四个人的菜刀磨得飞快,又用树皮做了刀鞘,现在看,那菜刀确实象一件武器了。和别人不一样,宋一牙他们是把菜刀提在手上的,当然,指导员手里还提着一个熄了火的马灯,那是准备给后边营部发信号用的。

在他们队伍的后面大约有一百米远的样子,营长张大林领着营机枪排和手枪排跟着。

队伍在深夜的山林中穿行,虽然只有脚踏落叶的声音,指导员还是不满地一再示意大家要轻点,再轻点。

前面是一小片开阔地,宋一牙示意指导员和大家停下脚步,压低声音对指导员说,“指导员,俺觉得前面一定有小鬼子的哨兵,这样吧,俺和二班长先过去解决掉卡子,你们再前进。”

指导员点了点头,宋一牙和二班长两个人伏下身子向开阔地冲过去,突然,宋一牙听到一声踩断树枝的声音,忙停住脚步,半蹲在原地,并拉住了只顾着低头走路的二班长,二班长“呯”的一声撞到了宋一牙后背上,但二班长反应也快,就势倒在开阔地上。

与此同时,对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八噶,什么的干活?出来,我的看到你们八路的干活,再不出来,开枪的干活,死了死了的有!”

宋一牙的手用力地压在二班长的后背上,但还是感觉二班长直往上拱,只好再用力压他,宋一牙知道这是小鬼子的诈敌之计。

“八嘎,你的才死了死了的,他妈的,睡去!”另一个日本鬼子叫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居然听到对面传来轻微的鼾声,宋一牙偷偷一笑,趴在二班长的耳边用极细小的声音道,“二班长,对面一共两个人,咱们一人一个!学俺的样爬过去。”当下便用从东北军学生队学来的标准战术动作匍匐着爬了上去。

宋一牙不知道二班长是怎么匍匐的,反正宋一牙前进了十多米,回头一看,他还象一只大豆虫一样在那爬,没办法,只好等他。

不一会功夫,二班长也上来了,两人又继续向前爬,终于朦朦胧胧地看到了前方的两个日本哨兵,两人一边一个,正倚在一棵小树上打盹,爬到近前,宋一牙悄悄地起身,站在了一个哨兵的身后,二班长也爬起身,站在了另一个哨兵的身后,宋一牙向他点了点头,一把菜刀,一把大刀从小鬼子哨兵身后绕过去,两道亮光闪过,两个小鬼子喷出一腔鲜血,软软地歪了下去。

这是宋一牙第一次杀人,而且是第一次这么用菜刀,又是这么杀人,菜刀从那小鬼子脖子划过的瞬间,宋一牙明显手一软,再也用不上劲了,后来想起来,也多亏李得胜把菜刀磨得够快,而人的脖颈又是那么不堪一击,只是用菜刀那么轻轻一划,鲜血便喷溅而出,脑袋便歪在一边,人也断了气。

宋一牙再也提不起一点力气,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头上冒了一头的冷汗,也说不出话来。

二班长倒是兴奋得很,他已习惯于战场上高声呐喊着冲锋,哪里有过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到了小鬼子的身后,就杀了小鬼子的经历呢?

看着宋一牙坐在地上,以为又有什么新动作,便也学宋一牙的样坐下来,眼睛里射出晶亮的光,看着宋一牙,宋一牙苦笑了一下,轻声说,“俺一会儿就好,你给指导员发信号吧。”

二班长学了两声狗叫,其实在深夜的荒山,听到狗叫本身就是个极其有悖常理的地方,但因为战士们都不会学其他动物叫,所以宋一牙只好同意了学狗叫做信号。

指导员他们轻手轻脚地上来了,看到地上的两个小鬼子的尸体,指导员向宋一牙翘了翘大拇指,宋一牙这时也总算回了点神儿,装英雄做好汉,让指导员他们在原地继续等候信号,便又和二班长向前方爬去。

又估摸着爬了将近一百米,宋一牙才发现前面有一大堆人正在酣睡,宋一牙想了想刚才那鬼子哨兵喊的话,便站起身,向着他们宿营的地方撒了一泡尿,借这个机会,宋一牙查看小鬼子的人数,原来是一个加强班,一共是十九人,宋一牙一核计,自己这面比小鬼子多一个人,应该可以一次解决。这时尿也撒完了,回头一看,二班长也在撒尿,宋一牙向他招了招手,结果二班长尿还没撒完,看宋一牙向他招手,急忙提了裤子问道,“牙子,怎么回事?”而就在这时,一个小鬼子问道,“什么地干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