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二卷 越南 越南 第二十四章节 进攻序曲

月亮下的船 收藏 52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过去的一整夜里,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世界为之而震撼,爆炸性的新闻一则接着一则。 中国出兵北越-数万名中国军人及众多的装甲车辆在深夜时分越过边境,开入越南国内; 越南西贡当局声称中国军队在昨夜悍然攻占了越南在南中国海的两座石油开采平台,造成了开采设施的严重损毁,并导致数百名越南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过去的一整夜里,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世界为之而震撼,爆炸性的新闻一则接着一则。

中国出兵北越-数万名中国军人及众多的装甲车辆在深夜时分越过边境,开入越南国内;

越南西贡当局声称中国军队在昨夜悍然攻占了越南在南中国海的两座石油开采平台,造成了开采设施的严重损毁,并导致数百名越南士兵在战斗中伤亡,西贡当局要求国际社会采取行动,谴责并制止中国的这一野蛮行径,西贡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就此事件给予解释,赔偿损失;

同样又是南越,‘越人阵’国防委员会宣称在昨夜时分,位于藩切、头顿的两个雷达站遭到不明导弹的袭击,雷达站严重损毁,目前还无法进一步证实导弹的来历。

这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是否证明着中国军队将要大规模的介入到越南内战之中,许多媒体都在发出这样的疑问。几乎就在众多记者云集北京,期待着中国外交部、国防部的联合记者招待会的时候,中国军队已然开始了自己在中南半岛的雷霆之击。

“兵出奇而可制胜!”已然荣升为‘东南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司令员的雷石将军坐在宽大的显示屏幕前,看着那那幅巨大的越南地图谈笑风生着“我看第一刀是该劈下去了!”

“哦,天快亮了!”蔡兴宇抬腕看了看表,继而说到“这开山之刀要劈得狠、砍得准,出国第一仗打得不成样子可不行喽!”将军说着掐灭了手中的烟蒂。烟灰缸内已然是堆满烟灰。

“是啊,快天亮了,我可是期待着你的机动集群这锋利之刃!”雷石将军浅缀了一口茶,用满四溢的苦涩来驱散通宵未眠所带来的倦意。

越南-府里,长长的车队拖沓出数公里长,‘越人阵’第1师依次展开的三个团在炮火的掩护下,猛烈的进攻这座已然岌岌可危的小城。法制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粗野而又狂乱地掀起一阵阵火光,AMX-32B2轻型坦克从漫天的烟尘之中咆哮着冲出来。

作为越南河内的南大门,府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座城市的军事价值,同样也注定下了在战争中,这座城市所必然会遭受到的灾劫。猛烈的炮火几乎让整座城市的郊外都被炸成了一堆瓦砾。有着‘西贡卫队师’之称的‘越人阵’第1师根本就不顾及城市内的那些平民的死活,只是一味的使用炮火来掩护其地面部队的攻击前进。大片大片的房屋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隆隆的炮火声让已然是一片惊弓之鸟的河内更加的混乱了,许多市民纷纷选择逃离这座城市,1号公路上涌满了拖家携口、躲避战火的人群,蜂拥着车流堵成一堆。

尽管从北方来的消息称中国人已经大举进入,但事实上许多越南人并不看好他们的北方邻国,也许等到中国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河内已经失守了。看看那些从南线败退回来的士兵那惊慌不安的表情就知道了,南方的那些叛军要不了多久便会突破政府军在府里仓猝建立起的防线。号称固若金汤的‘马江防线’尚且失守了,更不用说府里了。

太平-海阳-下龙三角区,绵密的铁丝网蜿蜒曲折,混凝土的阻隔桩将公路填塞得死死的,全副武装的越南人民军士兵蹲在卡车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被阻挡在铁丝网之外的人群。

“再次警告,请迅速离开此地,太-海-下三角区现在已经被盟国军队所征用,任何闲杂外人暂时不得入内!”一辆装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一遍又一遍地播发着通告。

愤怒而又悲绝的人群汹涌着,试图突破士兵们的阻挡,有人不顾那蜿蜒的蛇腹铁丝网的阻隔,不顾一切地爬翻过来,结果被倒刺缠绕其中,浑身血肉淋漓。有抱着孩子的母亲苦苦哀求着,希望那些守卫的士兵能够放自己过去,而男人们则已然愤怒地挥舞起了拳头。

整个戒备区是一片混乱,士兵们和极力想逃入三角安全区内的难民不断发生着冲突,在一切地方,已经开始出现流血事件。“看,是车队!”有人惊呼了起来,嘈杂打骂着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就连全力阻挡人海的士兵们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掉头看着自己的身后。

数十辆装甲车组成的车队,打着双闪灯从远处那刚刚泛亮的公路尽头驶了过来,隆隆的马达轰鸣声搅拌着天际。耀眼的车前灯刺亮着东方的那片鱼肚白。

对讲机里一片叽哩哇啦的嘈杂,带队的越南军官冲着身边的士兵急切的挥着手“快,搬开阻碍桩,快搬开阻碍桩,中国盟友的军队要过去了!”军官挥舞着手势,大声的喊道。

刚刚还在忙着使用这些阻隔桩封锁道路的士兵们又开始匆匆忙忙的搬开沉重的水泥墩。

一些刚刚还在吵闹着、试图翻过阻碍物、进入太-海-下三角区的难民们也自发地帮助军人们来搬开那些沉重的混凝土墩。一辆辆轮式装甲车辆轰鸣着从打开的缺口处驶出,斑斓的迷彩涂装上,暗色的中国军徽和车尾部的☆荧光识别在初升的阳光下燦燦生辉。

作为左路的进攻力量,原先布防于太平市的第85机动步兵师-第253机动团在接到‘东南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的作战命令之后,立即脱离原先的防御阵地,开始向南攻击前进。

府里前线,在几乎将南郊炸成一片废墟之后,‘越人阵’第1师终于撕裂开了政府军在府里城外的防线,踏着遍地的瓦砾和藉藉尸骸,在涂着‘西贡卫队师’骷髅图徽的轻型装甲车辆的掩护下,‘越人阵’士兵的身影隐约出现在了狼藉一片的府里市街头。

炮火的洗礼让整座城市变得如同炼狱一般,现代战争武器带来的破坏简直让人触目惊心,到处都是被炸成废墟的建筑,一些房屋还在熊熊燃烧着着大火,冲天而起的烈焰之间耸立着一道道黑纱样的烟柱,横叠的尸首早已经是炮弹的破片给炸得面目全非。

数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掩护着据枪而行的士兵,不时转过塔坎Ⅱ双人炮塔,猛烈地扫射着街边那些早已是弹痕累累的断壁残垣。一辆残存的政府军老式T72坦克刚刚转出街角,呼啸而出的Milan反坦克导弹便将其点燃成了火光喷涌着的钢铁熔炉。

战斗依然在激烈的进行着,刚刚攻入城市内的‘西贡卫队师’转眼之间便遭到了猛烈的反击,为了守住府里这座河内以南最后的防线,越南人民军不得不拼死作战,师、团各级指挥官拼命向前压,以政治副团长为领首的督战队端着冲锋枪守在每一条街区之后,任何的溃兵都将会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处决。打红了眼的人民军士兵甚至不顾实际的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冲锋,结果每次冲锋都被迎头而来的弹雨给无情的瓦解。

25毫米的机炮弹如同火链样的交织切割着,打得那些早已然是残破不堪的房屋更是一片尘土飞扬,斑驳的碎石乱砖雨点样的掉落下来,街头的堡垒在如同火山喷发样的焰火之中轰然化作一团乌有,连带着人体的残肢断臂,四下飞舞。可是即便是这样,瓢泼样的弹雨依旧不停的宣泄而出,劈头盖脸的打在狭窄的街头,扬起一排排整齐的土尘。

前面欧械化而且深得法国军事顾问调教的‘越人阵’第1师立马改变强攻策略,AUF1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再次开始咆哮,飞旋而出的弹丸在空中拉开一道又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轨迹之后,猛然而下,在地面上炸起一团又一团翻滚着的烟云。

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以连、排为单位的‘越人阵’士兵依托着战车的掩护,逐屋逐街的向前攻击前进,他们炸开一堵堵沉厚的砖墙,冲进屋子内打死一切活着的人,而后又从另一边破墙而出,这种掏墙挖洞的战术让很多越南政府军在慌乱之中便被身后飞来的子弹给打死。

第2师、第6师、第7师、第11师在突破马江防线的战斗中,大出了一把风头,这让本是待在荣市的‘越人阵’第1师很是眼红,作为开国的第一支武装力量,被誉为‘西贡卫队师’的第1师哪能看着别人抢走所有的功劳。所以在得到向河内总进军的命令之后,第1师立刻挥军北进,冲在整条战线的最突出部,攻占府里,打开进入越南的南大门,在这样的叫嚣之下,‘西贡卫队师’几乎是在用毁灭一切炮火来打开自己前进的道路。在‘西贡卫队师’的官兵们看来,自己将是第一支攻入河内、并在巴亭广场升起战旗的功勋部队。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次争功却是争得了一张死神的请柬,‘西贡卫队师’的士兵们等来的不是属于自己的那份辉煌荣誉,而是一份进入地狱之门的入场券。

一辆行驶中的AMX-32B2轻型坦克猛然的燃起一团大火,整台战车燃烧着向前驶出一段之后,终于轰然的炸成一片四溅飞舞的钢铁残片,车体的残骸如同空壳样的趴死在那里。

几乎就在同时,不远处的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轰-地一声燃烧成巨大的火球,刚刚还在喷吐火舌的塔坎Ⅱ双人炮塔如同秋风里的落叶一样,在火浪之中被掀飞了出去。

目瞪口呆的‘越人阵’士兵几乎是不知所措地看着连续多台战车被炸成火球,所有的通信电台的频率里都是一阵嘈杂的沙沙之声,师、团、营、连之间的联系完全中断。

“导弹”看着数十枚从天幕之间疾射而来的羽箭,惶惶不安的‘越人阵’士兵错愕的喊道。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几乎映红了清晨的天空。一辆辆轻装甲车在这阵腾放的气浪之中,被爆裂的红黑色火球撕扯得粉碎,到处都是涌动着的硝烟和灼热。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