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晚 阿富汗 恰里卡尔


在并不宽敞的帐篷里年轻的国王查希尔正在对着面前的军事地图仔细的研究,身边的是国防部长马茂德王叔和恰里卡尔城的军事长官毛拉翟丁少将。


“少将,城内的物资能够坚持多久?”盛世才在则座城市周边地区的掠夺确实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阿富汗政府军的物资供应,在目前阿富汗脆弱的公路网的现实面前。国王不得不考虑自己在这里的三万多军队靠什么来维持。


“一周,最多一周,这还是要定量供应的,陛下,我虽然也是少将城防司令,可是我手里算上警察部队和当地武装牧民也还不到两千人,城内仓库里的粮食少是一定的。”毛拉翟丁少将十分为难的说道,它也是没有办法,这样一座没有任何战争准备的城市能够拿出够三万大军吃一周的粮食已经是勒紧裤腰带了。


“城内居民撤退的怎么样了?”


“陛下,其实本是人口也就不到一万人,除去被临时征召为军队服务的大约两千名男丁之外剩下的人已经悉数出城向喀布尔避难去了,只是城内的许多毛纺织作坊受到了很大的波及损失很大。”


“毛拉翟丁少将,人没有事就是最好的了,现在的形势很复杂,我么恩不可能考虑那么多,敌人的进攻很快就会发起,那么多的市民在城内会让军队方不开手脚的,您说呢??我的王叔。”查希尔转向了一旁的王叔马茂德询问道。


“陛下说得没有错,保卫阿富汗才是大事!”这位戎马一生的王叔在国防部长这个位置上已经十几年了,国家面临危亡的时刻他也不是一次两次经历了,因此他显得十分的沉着与坚毅。


“王叔,您认为对面的那个中国军阀什么时候能够对我们发动进攻?”


“陛下,老臣认为最迟明天早上我们的敌人就会对我们的阵地展开进攻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的火炮和坦克就运到了,到了那个时候还不进攻的话我们对面的一定也是一个草包将军,现在庆幸的是我们的喀布尔河在这个季节里水量充沛,我们可以将这附近尽可能多的地方改造成水网地形迟滞敌人的进攻。”


“王叔说得对,若不是王叔及时的想到这个办法的话说不定现在的恰里卡尔城已经被敌人夺去了,王叔再一次保佑了我们的国家啊!”直到这个时候年轻的查希尔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两位叔叔哈希姆与马茂德都是不可多得人才。


“陛下,现在由于河流水网的作用,在我们正面敌人的骑兵和俄坦克所能通过的地区并不多,我们也都是用机枪堡垒和两磅火炮封锁了,相信敌人轻易的不能通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敌人优势的空军和炮兵部队,根据德国朋友提供的情报显示对方起码拥有七十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一百门,而且这些都是先进的英国火炮,而我们这边虽然也有差不多一百门火炮,可是这些火炮却来自几个国家的近十个工厂不说甚至还有一些属于一百多年前的前装火炮,无论是在射程和活力上都是无法与我们的敌人比拟的,至于空军就不用我说了,现在整个的阿富汗军队就剩下不到十架的运输机很侦察机,根本就无法和敌人最先进的美制b-17轰炸机相比,一旦我们的敌人使用优势的炮火和空中火力支援的话我们的战线还是很危险的。”马茂德王叔忧心忡忡地说,其实空军真正全军覆没的原因他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对查希尔他实在不能发作罢了。


“部长阁下,我已经命令前沿的士兵必须构筑坚固的放炮洞和隐蔽工事了,只是我们目前无法找到足够的材料,钢筋水泥就不用说了,现在我们甚至连木材都无法找到,因为我们的敌人几乎将所有他们控制不了,但可以到达的树林焚烧了,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材料构筑防炮工事。”毛拉翟丁少将连忙报告了防空设施的构筑情况。


“拆民房,将城内所有我们用不上的民房和其他建筑全部拆毁,除了清真寺不能拆,你什么东西都可以拆,只要是能构筑起足够的防炮工事我才不管你拆毁多少东西呢?明白吗?”马茂德王叔斩钉截铁的说。


“我明白了,部长阁下,我这就出去下达命令!”毛拉翟丁少将转身便走出了指挥部。


“王叔,你觉得我们应该在这里守多久?”见四下无人查希尔低声地询问马茂德。


“多久?陛下,从我的角度看我们应该守住这里一直到雪季到来,可是实际上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够左右得了的,依我看能够守住一周就不错了,不过一周已经足够了,因为一周的时间我们起码可以在喀布尔周围集结十五万的军队和构筑相对完善的防御体系,另外我们还可以囤积足够这些军队战斗一年的物资,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可以将王室和大部分市民转移到南方去,那样即便是喀布尔失陷了我们也还可以反扑,可是这一周的时间不容易守啊!”


“王叔,为什么不将我们的装甲部队调上来?有了他们我们的胜算岂不是更高一些?”


“装甲部队,陛下,你在喀布尔看我们的装甲部队有一百多辆坦克,可是到了这里的话能剩下二十辆就不错了,二十辆只有机枪和小口径火炮的坦克根本就不是敌人的对手,甚至大口径的机枪都可以把坦克打穿,莫不如将我们的坦克装甲部队放在首都,这样对我们的敌人怎么说也是一个牵制,你说呢?”马茂德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王叔,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若不是我太冲动的话,我们的空军部队也是这样的对吧?”


“陛下,你能明白最好,我们的空军的数量不少,可是质量太差了,这些飞机放在那里充数可以,可是一旦上了战场的话很多问题就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了。”


“王叔,那我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做什么?陛下,您应该在喀布尔,您应该让我们的国民看到您,这样才能够稳定我们的首都,前线有我在这里并不需要一位国王在这里,您知道吗?”马茂德语重心长的说,其实带查希尔来也是他不得以才作出的选择,毕竟国王要来这里她不能拦着,可是真得让这位国王打仗?他心里可是没有底。


“王叔,我。”


“回去吧,陛下。”


……


“轰——轰——轰轰轰——轰隆——————”就在马茂德王叔劝说国王查希尔回到首都的时候,远处的盛事才军的阵地上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这巨大的爆炸震的大地都在都在抖动,指挥部的玻璃哗啦啦哗啦啦的在同一时间几乎全部的碎掉了,久经战阵的马茂德王叔第一时间将过往查希尔塞到了桌子下,自己也紧随着躲了进去。


三分钟后,伴随着敌方阵地上的爆炸声的停息,马茂德王叔和查希尔国王才从桌子下边钻了出来,


“王叔,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查希尔面色苍白的问道。


“陛下,你不要害怕,这不是敌人的进攻,别怕,等一会儿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看着查希尔的反应,马茂德不由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位年轻的国王实在是缺额少历练,这些年自己和哈西姆真的将他惯坏了。


“陛下!王叔!好消息,大大的好消息!”不一会儿指挥部外就传来了毛拉翟丁少将那洪亮的声音。


“毛拉翟丁少将,你慢慢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马茂德王叔十分严肃的问道。


“炸了!全炸了,刚才那是对面的盛世才军阵地上的大爆炸,我们的炮兵军官估计这是敌人的弹药库发生了爆炸,他估计敌人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有足够的弹药供应了。”毛拉翟丁少将兴奋的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早不炸,玩不炸,偏偏在这个时候炸了?”马茂德亲王拖着下巴思索道。


“王叔,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听前线的观察哨报告刚才在敌人的阵地上似乎发生了战斗,战斗发生后不久就放生了那次大爆炸,应该是敌人内部火并吧?”毛拉翟丁少将满不在乎的说。


“不对,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不好!出事了!”马茂德亲王突然快步向外跑去,丢下身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查希尔国王和毛拉翟丁少将。


……


在距离盛世才阵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有一伙人正在秘密的注视着双方的动静,这就是我们胡铁少将的那支军统特遣队,他们这一次的任务就是严密的注意双方的战况并及时上报,但是这次的大爆炸可不是他的杰作,看着对面那火光中腾起的红色的蘑菇云和阵地上到处奔跑着的满身是火的盛世才部的士兵,胡铁也感到十分的纳闷。


“掌柜的,我们抓住了几个女兵!”就在胡铁愣神的功夫几个在外边放风的手下扭送了三个女人走了过来。


“女兵?你们胡说什么?这里是阿富汗,这里哪里会有什么女兵?”胡铁呵斥道。


“掌柜的,你别不信,你看,这不是女的是啥?”说着一个手下将其中一个女兵的帽子摘了下来,整齐的盘在头上的一头秀发刷的撒了下来,加上那张在大火中映衬得红红的小脸不由得胡铁不相信自己眼前的就是一个阿富汗女兵,可是阿富汗这样的一个***国家里哪里会有什么女兵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