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


第六十三节


杨名刚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令他难以割舍的尘世,带着对一个女人弥深而永久的眷恋,带着他对老母亲未能养老送终的歉意,带着他对吴华生的无谓感激。

人的生命本来就同尘世间的草芥没有多大的区别,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离去。茫茫尘世如大彻大悟的佛祖般承载着一个个生与死的交替,看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杨名刚静静地躺在群山的怀抱里,卸下了对尘世的烦怨和愤恨,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阳光雨露。他并不孤独,那片青翠茁壮的蓖麻紧挨着坟墓的旁边陪伴着他,山风把那些又大又圆的叶子吹得刷拉拉做响,一串串如血的蓖麻花开在枝桠间如一团团火焰在跳跃闪烁。

四奶奶在杨名刚离去后的第三天产下了一个男孩,她给他取名天缘,为了纪念杨名刚的救命之恩和这段难以忘怀之情。她知道杨名刚生前是爱她的,那样默默地、无怨地、不求任何回报地爱着她,她的心清清楚楚地感受着这份爱,从他的眼神、举止和关切中,可她却无力去给予他什么,他所要的她这辈子给不了他。

货郎在杨名刚下葬后就仓皇地逃走了,他的内心在经历了与家人团聚的惊喜之后跌入了痛苦而冰冷的深渊,他无法承受自己的儿子不认自己却喊另一个男人爸爸,他无法承受吴家称自己的妻子为杨大嫂,他无法承受山坡上小屋里那依旧红彤彤的大红“喜”字。他的心是如此脆弱,一路逃难遇到的那些非人的遭遇都没能打跨他,可妻子的“另嫁”如当头一棒把他打入人生的低谷,四奶奶还没来得及给他任何解释,他就失魂落魄地逃了,眼中含着绝望。

货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白马山上的,他一头趴在母亲的坟上失声痛哭起来,娘啊,儿子不孝啊,儿子无路可走了,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

四奶奶喂足嗷嗷啼哭的天缘,看他酣酣地睡着了,起身来到小屋外。杨大妈带着天佑到山坡上玩去了,四奶奶把手放在额前四处眺望,由于身体虚弱她的脸色是苍白的,杨名刚的死和货郎的不辞而别让她的心憔悴欲碎、孤苦无力。她不知道货郎去了哪里,短暂的相聚之后却又是痛苦的分离,一切发生的是如此仓促和意外,晃如一场梦境。货郎,你在哪里?快点回来吧,我和儿子需要你,我没有对不起你。四奶奶心中爱恨交加,愁云如厚厚的棉絮般积压在心头。

四奶奶望着远处浮在云间若隐若现的山峦,禁不住自言自语到,货郎啊,你好糊涂,你这样狠心丢下我们母子不辞而别,我和儿子盼你盼得望眼欲穿,为了一家能够团聚我们母子受了怎样的惊和苦,儿子险些被吴家抢去,为了救儿子我不得不与杨大哥扮做假夫妻,杨大哥对我们一家恩重如山,而你却不问青红皂白负气离去。货郎啊货郎,你让我失望而心痛!

正在这时四奶奶听到身后有人在呜呜哭泣,她回过身来,看到货郎站在那里,哭着向自己伸出胳膊,他蓬头垢面、胡茬老长,妮,我的好媳妇,都是我不好,我错怪你了,我该打,说着,货郎用手啪啪地抽起自己的耳光。

四奶奶眼里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来,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她抓住货郎的手两腿一软身子向下瘫了下去。

货郎一把抱住自己的媳妇,两人哭做一团。

你还要扔下我们母子逃走吗?

不走了,打死我我都不走了,没有你们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呀。

朵朵白云在山头上缓缓飘动着,时聚时散,青翠的山峦微微颔首望着这对劫难后重逢的患难夫妻,生活如此,人生亦如此!

冯远桥的死让吴华生除去了心头的大患,吴家也自此太平无事。鬼子投降后济南就成了国民党的天下,大少爷吴梦达回到济南任职,成为济南国民政府的要员,不久便娶了一房姨太太,吴家风光一时。大少奶奶碧柳的养子之梦随着二姨太的娶入日渐成为泡影,二少爷吴梦康在吴华生的精心调治下病情大有好转,已经能够认识父亲和哥哥,只是还是经常抽风。四奶奶一家在杨大妈的小屋里也度过了一段太平日子,杨大妈因失子伤心过度害了一场大病,在四奶奶的细心照顾和侍奉下身体渐渐康复。

货郎,明天是杨大哥的五七祭日,我们去给他上坟烧纸吧。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他两次救了我和儿子,竟然死得这样惨。说着四奶奶的眼圈红了。

好,是该去坟前好好感谢和祭拜我们家的大恩人的,货郎看着熟睡中的儿子天缘,陶醉在幸福中。

这些天杨大妈一下子老了许多,亲生的儿子突然间没有了,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老人家对天佑和天缘象亲孙子一样的疼爱,我想认她干妈。婆婆没有了,以后咱们象待自己的娘那样待她,你看行吗?四奶奶拿着杨大妈的一件上衣整整齐齐地叠起来放到柜子里。

嗯,你说什么都行的。等你身子好些了,我们就去白马山给娘上坟,娘临死的时候还在念叨你和天佑。提到自己的亲娘,货郎心头酸酸的。顺便再看一看小雨回到白马山没有,自从上次她从吴家被马车载着逃离,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哦,你不说我也要去的。要不是为了寻找我和天佑,娘也不会客死他乡。小鬼子投降了,我们家乡也该太平了,我们被鬼子炸毁的房子还有村子里的人不知道都咋样了?身在异乡的四奶奶流露出思乡之情。

妮,我想过段时间我们还是回咱黄涯县吧,济南虽好,却不是咱真正的家,我做梦都梦到又回到了清凌凌的马子河畔,回到了水甜米香的张麻子庄。货郎的眼中闪着光放着亮,仿佛现在就已经回到了离别多日的故土。

四奶奶望着兴奋起来的货郎,心头对家乡的期盼之情也滚滚涌动,我也是这样想的,可眼下不成,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咱现在回去不知道家里是个啥情形,万一回去了房子不能住,咱这一家老小的该咋办?住哪里?又吃啥?杨大妈已经没有亲人了,咱一走,她咋办?要是你没意见大妈能同意的话,我打算带她跟咱一块儿回去,以后咱就养着她,这样咱也能报答她一家的大恩。现在吴家老爷按时派人送来米面,一家的吃饭还不成问题。等到明年春天天气暖和了,我们就回老家去。

货郎按奈住心头的激动,满意地点点头,好,春天我们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