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一章 狼王再现 十四 祭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世界上有种悲伤,泪水不能够冲淡,世界上也有种思念,岁月不可以打磨。在伽俐城革命烈士陵园内,哀声阵阵,血泪成河,三名尖刀队员的追悼大会正在这里沉痛举行,在通向烈士陵园的所有道路上都堆满了花圈,挤满了人,几乎所有的伽俐城百姓都拥堵在陵园的周围,他们只想最后在瞻仰一下烈士的遗容,只想最后在送烈士一程。此刻,没有什么比流泪能够更好地释解内心的悲痛,没有什么比感伤能够更好地寄托对英烈的哀思,那么,就让所有的人尽情哭泣吧,卸下平日里所谓的坚强外衣,让这纷飞的泪水尽情洗尽人们内心的痛楚与伤怀。

天空阴霾,秋雨淅沥,冰冷的空气让现场人们的心情变的愈发沉重,国家安全部的大部分领导都来到了现场。追悼会由肖子安主持,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眼里血丝密布,面色苍白疲惫,整个人就象死去了一半,悼词的诵读如血泪泣诉,悲天悯人,肖子安的情绪悲恸难控,他哭的几度哽咽,眼见昨日还青春灿烂的小伙子们,今朝就这样离他远去,永不在来,他内心总有种被撕扯烂打的痛觉,他们毕竟还都是孩子啊,那样的富有朝气和活力,而现今岁月依旧,他们却未能充分享受到人生的快乐,匆然离去,这怎能不叫人痛断肝肠。

姜明骥自然也来到了现场,他的眼泪随着悼词的颂念从不曾停歇过,人可以抑制住自己的痛苦,但不必抑制住内心的悲伤,他痛哭,大声的痛哭,他需要用这滂沱的泪水来洗刷多年的痛苦与熬煎,他需要在这样的氛围中去深切地缅怀两个人:他的老队友木拉提和他的儿子姜春杰,同样是尖刀队员,同样牺牲在打击分裂势力的主战场上。

姜明骥从没有象今天这样痛哭过,即使他的老队友木拉提和儿子姜春杰惨烈死去的那刻,他也硬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悲情,挺了过来,而此时此刻,他却想起了他们,想起了深藏多年而又不可触碰的记忆,想起了那段不敢回首的往事,那永远被打了死结的仇恨,在今天倾然爆发。

姜明骥不知哭了多久,也不知流下多少泪水,他感觉自己有些虚脱,眼前一阵阵迷蒙,“孩子们,走好!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你们敢于牺牲自己,你们做到了崇高和伟大,你们是好样的,我姜明骥在这里发誓,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血洗狼巢,为了国家和人民安宁,也为了你们上天的亡灵。”

老尖刀队员木拉提和姜春杰的墓地。松柏环绕,碧荫蔽日,很清幽也很静谧,两块大理石墓碑几乎被安放到了一处,相隔很近。碑石上有两张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两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他们都在微笑,都在审视着这个美丽缤纷的世界。

忽然,有一双粗糙而颤抖的大手将一把把折好的松枝放到了碑石前,而后,轻轻地扫去粘在碑石上的尘泥,那动作细致而又小心翼翼。那就是姜明骥,他悄然地来到了这里,一张历尽沧桑的面孔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他静静地守侯在墓碑前,眼见着照片上那两张亲切的面孔,心底里翻涌起阵阵酸楚。

“木拉提,小杰!我又来看望你们了!这些日子特别想你们,唉——,”姜明骥长叹了一口气,“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今天我又送走了三名尖刀,我这心里头啊,真是难受极了!和你们一样,他们还是那么的年轻,生活的滋味还没有尽情地享受,他们就这样去了,想想这些,我这心里头啊就象扎了万千钢针般的疼痛。”

“木拉啊!有件事我还是要和你叨念叨念!毛毛他已经从警校毕业了,按照你临终的遗愿我和他谈了,要将他送到边塞尖刀特战队,可是木拉啊,你知道吗?我太痛苦了,毛毛虽然是你的亲生儿子,可是他现在也是我的儿子啊,是我和姚丽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如今,你要我把他送到边塞,我实在是舍不得离不开他啊,当然,你根本就不会晓得春杰他已经牺牲了,毛毛是在他的掩护下才侥幸生存了下来。”说到这儿,姜明骥的眼泪又劈啪地落了下来,“木拉啊,你也要为我想一想,我已经牺牲了一个儿子,你如何在叫我让春杰生命换回的毛毛再去边塞啊,我虽然是名老尖刀了,可我也是个人啊,我不是木头,我有情感,自私的情感,我很害怕啊木拉,你叫我该怎么办啊?姚莉她要是知道我这样做,她非和我拼命不可。”姜明骥的眼泪止不住地滴落,哭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姜明骥抹才抹去脸上的泪水,打起了精神,继续说道:“好吧,木拉,和你哭诉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发泄完了,你的心里最清楚,我会按照你的遗愿去做的,那毕竟是你临终的誓言,为了边塞的安宁,为了国家的统一,你牺牲自己,牺牲了全家,我理解你的心愿,我会继续和毛毛谈的,谁让他是烈士的后代,我姜明骥的儿子呢!”姜明骥讲到这里,又长叹了一口气,“木拉啊,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为了不让毛毛的精神和心理上受到影响,这十余年来,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他关于你的任何事情,也就是说他对自己的身世一直不曾知晓,这点还希望你能谅解我的自私,我是怕毛毛受到伤害,怕他接受不了,等时机在成熟些,我会找个恰当的时机告诉他的,你知道吗,毛毛这个小家伙啊他长大了,个性十足,调皮鬼一个,到边塞去当尖刀,他根本就不愿意去,整天就想着和肖子安的女儿一起出国呢。”说着,姜明骥的脸上洋溢出几许淡淡的微笑,“木拉啊,我知道你会说象咱们这样家庭,本身就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存在着,是啊,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誓死捍卫国家人民的荣誉和安康,如今边塞的形势异常复杂严峻,狼王艾山的重现边塞,而且更加的凶恶残暴,已给社会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当然这对我们来说同样是个机会,为了你,也为了你惨死的家人,我一定会把毛毛锻造成一把锋利无比,坚韧不拔的尖刀,我还要亲自带着他,亲手斩杀艾山这条恶狼。

“春杰啊!”姜明骥转身又对姜春杰的墓碑说道。

“爸爸的好儿子,乖儿子,这次没带妈妈来看你,等下次吧,要知道自从你走后,你妈妈的身体一直就没有康复,今天送别尖刀队员的场景,她看了肯定吃不消,春杰啊,让你弟弟毛毛到边塞当特警的事情可不能让你妈妈知道啊,毛毛和你一样都是她的心头肉,你说,我去挖她的心头肉,她还不得和我玩了命。”呵呵,姜明骥惨淡地笑道,“儿子,知道你也不会太同意我这样做,但请你谅解爸爸吧,那毕竟是你木拉提叔叔的遗愿,况且艾山杀害了毛毛的全家,这个仇恨他必须要铭记,这个仇恨他也必须要亲自去报解,在过些日子,我就要把他送到边塞了,没有人比我更舍不得他,但是爸爸必须这么做,理解爸爸好吗?”

照片上的微笑永远都凝固在那个瞬间,那是姜明骥永远不可能忘却的记忆,那也是他一生中永远的精神支撑。姜明骥望着两张那亲切而熟悉的面孔,内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都有,他突然感觉身体异常的疲倦,眼前渐渐出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他大声喊叫着:“木拉提,春杰,是你们啊,你们终于来了,我,我好想你们啊!”姜明骥摇晃地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便向前扑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