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四章:第八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size][/URL] [内容简介] 这天夜里,王志刚蹲坐在河岸边抽着旱烟守着他脚底下的底钩正在发呆,忽听距他不远处的河水里“哗啦!”一声似有巨物翻滚!于是他心中一动赶紧站起身用在火车上缴获的日式军用手电筒照去,只见前面的水面上也就十几米的所在有一只象小猪脑袋般黑乎乎的什么东西、而且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那东西上面有两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就在远在北平的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寺内寿一大将亲自主持、制定有关针对吴志伟这只小部队的清剿作战方案的同时,身处山东省中南部的这一百多人正夜以继日地抓紧时间争取抢在雨季来临之前将他们的新家弄好。


首先,王志刚的二排在受了枪伤的排长带一帮轻伤员闷下头捕鱼、钓鱼且乐此不彼的情况下,由暂代排长工作的刚刚提为副排长的孙喜组织起全排兢兢业业地忙活了四天。第五天的上午,他向连部交工,吴志伟、韩大海、刘飞和一排的士兵巴图等人前来验收。


看着占地约三十亩、长一百多米、宽五十米的用上下三道树干搭起的马圈以及可以遮风挡雨的马厩,吴志伟及巴图大为赞赏,尤其是巴图道:“四班长:哦、不,孙副排长,我只给你大概地画了个样子,你们就能这样合乎要求的盖好了马圈,就好像到过我们草地上的王爷府似的!


孙喜乐滋滋地说道:“哪里,还不是你告诉得详细,我们排六班有个士兵家里也有个驴圈,我们是照葫芦画瓢按着样子把它扩大不就成了吗?”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睛偷偷瞄了一眼一言不发的韩大海。


韩大海看看隐在树林约十多米处的一排马厩,又看看前伸出树林30多米远的围栏道:“你们的马圈建的很不错,进度也很快,真难为你们二排的弟兄了。只是———”韩大海停顿了片刻又走到树林的边缘抬头看看天道:“有件事我们忽略了,你们看———”众人随他一起看向天空,只见是蓝蓝的天,远处有几只苍鹰在盘旋,在远处漂浮着几朵白云。看着如此的景色,众人们皆感不解,看完天又看看韩大海。


“你是说,小鬼子的------”吴志伟明白了韩大海的意思小声地问他。


“你说得对,老吴。”韩大海道:“主要的责任在我。我当初布置任务时,仅想到把炊事班做饭的炊烟想法散开,避免让鬼子的飞机发现,可忽略了我们还有一大群军马要建马圈、而且马圈则必须要建在隐蔽之处的大问题。你们看:这暴露在树林外的几十米宽、一百多米长的围栏在天上能不能让鬼子的侦察机什么的给发现呢?”


“侦察机放低了飞当然能发现,这马圈的围栏很长,也很规整,很容易被发现有人工做成的痕迹。”吴志伟说道。


“如果鬼子的飞机临近上空时,圈里再有一些战马就在这附近吃草或溜达,那被发现的可能性就更大了。”韩大海面色凝重地又道:“鬼子的侦察机能发现我们,那么他们的轰炸机也会飞来炸我们,而且鬼子的地面部队也一定会摸上来围攻我们。所以说:为了安全,这个马圈要改一下。”


“韩长官,你说怎么改,我们马上就干!”孙喜上来说道。


“你们把超出树林的木杆拆除掉,利用这片树林的自然形状从内侧以树干为主绑上横杆来圈马,使这个马厩的出口在原来的反方向让马进去出来。总之,不要让马暴露在树林之外。以后放马也尽量在树林里放,那里的草甚至比草地上的还高、还密。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抓紧去干吧。”


两天后,孙喜来交差,仍是上次的几个人做了验收。于是,近二百匹的牲畜有了固定的窝。


一排的士兵在戴云飞的带领下用大锤和钢钎在他们安身的主洞岔道处凿开了一条通往后山顶的狭小缝隙,整个工程硬是把坚实的岩石凿开辟出了15米长的通道!他们所幸运的一点是这所山崖的石质脆而硬,钢钎打下去一寸岩石会自动迸裂,然后用小一点的钢钎或者撬棍顺缝隙打进去便能撬起一块块面盆般大小的石块。


一排的士兵宿营岩洞凿开一条通道后,这些士兵们又用凿下来的石块在主洞附近的石崖凹陷出处砌起了三个储藏室。按戴云飞的布置,士兵们又从别处移来带根须的藤蔓之类的植物将之浇上水栽在储藏室的洞顶上,也让这几处储藏洞披上了伪装网。竣工后,三排以及射击队的士兵用放倒的粗树干破成木板、然后再钉成箱子把分成类的军用物资装好入洞。


最后完成任务的是四排的士兵把岩洞附近的轻机枪掩体以及对面树林前的两个重机枪隐蔽火力点掏好。吴志伟及韩大海等人在四排长孙守田的陪同下验收工事,他们发现这两个重机枪火力点四排是做足了功夫:你即使到了火力点的跟前,也无法看清这如同随意一个小土丘或一个大石块的什么自然地形会是一个可藏五人的重机枪火力点!


一尺见方的射孔被一块严实和缝的石块堵住,从外向里推它是纹丝不动,从里向外推则不费力气。工事的四壁及头顶外面是一米厚的岩石,中间是一层掺了杂草的泥土,最里面是普遍20公分直径的原木,整个的厚度是1.5米,估计抗击日军的山炮和野炮轰击是没有问题。出口只有一条,是在地下延伸15米后才在暗堡后侧的地面一块覆盖着青草皮的木板下露出了洞口。


在二排的士兵建完马圈后,同运藏物资完毕的三排士兵以及射击队的士兵又按连部的命令开始在各处割起青草、以备军马冬天的食用。开始的一天这些士兵们没有镰刀,后来一些士兵想办法,把几枚迫击炮弹的引信以及炸药取出、将弹壳在树桩子上镶实,找来一些打秃了的钢钎及撬棍等淬火烧红按巴图的指点打出了几十把即长又宽的删刀。


巴图找来一根长两米的木杆,又在木杆的下端按了个木把手,他右手在上左手抓着横把手抡了一下,只听“唰”地一声,他周围180度角的范围差不多有一米宽的青草躺到了一圈!


“俺的天老爷,你这么一抡,等于俺以前用镰刀割十来下!”二排的一个山东籍的士兵咂舌道。


巴图又比划着,让一些士兵弄来一些榆树枝和胳膊粗的树干,用皮条带动拉杆的木钻在树干上呈锐角钻了一排拇指粗的小洞,然后用相应粗的枝条塞进洞内凿实当作耙子,巴图拖着耙子一划拉,一个小草堆即刻形成!


在众士兵们的喝彩声中,吴志伟和韩大海二人走了过来,俩人兴致勃勃地看了巴图的演示,对巴图也是赞不绝口。巴图涨红了脸,有些磕磕巴巴地挠着脑勺道:“我在草原上从小给王爷家放马、打草,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常用的。我知道它们的做法,不算什么能耐。”


韩大海抓起耙子试试搂了一堆草,想了想忽道:“把草割完后,先不要搂成堆,更不要跺成跺,万一鬼子侦察机从这里路过,这深山里有草垛,是会让他们起疑心的。等到了深秋,整个的视野都是深色的时候,我们再把草运到比较隐蔽的地方跺成草垛也不迟。”


“韩长官,你一直担心鬼子的飞机来山上侦查,真能来么?再说这么大的山,它一准能发现咱们的驻地?”三排的一名士兵问道。


“弟兄们,咱们从大海回到大陆后打了两仗是不是?”韩大海坐下身子,从衣兜取出一包烟递给了会抽烟的大多数士兵每人一只然后说道:“两次的战斗都打疼了小鬼子,他们肯定会千方百计地寻找我们。这次我们打完临沂城,救出了乡亲们,打死了好几百名鬼子兵,又抢走了他们一百多匹军马,如果他们能善罢甘休那就不是日本鬼子了!他们肯定会循着我们撤退的蛛丝马迹来寻找我们,尽管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确切位置,但大体的方位他们也能做出一定的估计。


因此,在没有探明我们确切的藏身之处时,他们肯定会做这么几件事:一是派飞机从天上在这一带范围转悠寻找我们,要知道:几百里方圆的面积小鬼子的侦察机用不了一天就能很仔细地搜索一遍。二是派多股部队或侦查人员在地面上搜寻我们。三是派特务或汉奸向附近的村民百姓套寻我们的消息。四是在附近的村、镇或集市上密切注意,一旦我们在一段时间后有可能下山采购一些必备的生活以及其他物品或搜寻情报等活动时,他们会力图通过发现我们或者跟踪我们等等一系列的手法来探寻我们的踪迹。所以,我们对一切可能都要做最坏的打算,对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都要提前有所预防,否则,一旦出现了问题,我们将会面临着什么?


弟兄们,我们现在活着、而且还要尽量活得好一些为得是什么?是为了更好地打鬼子。全师一万多人,只剩下我们这点血脉了,我们活下去的意义是让我们师的这面旗帜继续飘扬下去!


我们并不怕死,这并不仅仅是我们已经在大海里死过一次了,更重要的是我们首先是一名中国军人、在国家处于被灭亡、民族处于被灭种的危难时刻,我们唯一的使命就是抵抗并消灭这些敢于侵犯我们国家、杀我百姓掠我国土的的东洋鬼子!


我们的人很少,硬碰硬的和鬼子拼杀并不是我们这百十号弟兄的最佳方法,别说是一对十,就是一对百我们也不能和鬼子换命。在岛上吴长官曾说过:如果我们为了祖国、为了中华民族而流血、而阵亡,那么,我们每个人生命的代价是要让小鬼子付出一百条生命,只有这样我们才算给全师的弟兄们报了仇!除此,我们还要消灭他们、赶跑他们,直到能活着亲眼看到我们中国日益强大起来!”


“说得好!”吴志伟喝了一句彩,然后带头鼓起掌来!


全连的几个排在进山找到这个岩洞的半个月后,所承担的第一项工作全部完成,只有王志刚领着全连的16名伤病员所承担的捡蘑菇和捕鱼的任务仍在每天紧张却颇有收获地进行。


这十七个人虽挂着伤员的身份但已完全康复。他们自成一体,暂时连里并没让他们参与别的什么事情,所以他们索性是白天睡觉,下午三时起床吃些东西,然后在王志刚的带领下一头扎进河边开始着捕鱼的活计。


大河附近的几个小水塘里面个头像样一点的鱼已经基本上让他们捕光,于是,王志刚组织这些士兵用撅搭钩以及底钩在晚间寻一溜河底是黑泥、河崖是陡隘子之处密密麻麻地把上述物事排好,每人照着30盘撅搭钩和10盘底钩看管。一夜下来,每人差不多都能弄上来50斤左右大小不等的鲶鱼或狗鱼、甚至还有鲫鱼和鲤鱼!


这天夜里,王志刚蹲坐在河岸边抽着旱烟守着他脚底下的底钩正在发呆,忽听距他不远处的河水里“哗啦!”一声似有巨物翻滚!于是他心中一动赶紧站起身用在火车上缴获的日式军用手电筒照去,只见前面的水面上也就十几米的所在有一只象小猪脑袋般黑乎乎的什么东西、而且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那东西上面有两颗豌豆粒般大小的器官在闪射着黄绿色的光芒!


“娘的,是条大鲶鱼!”王志刚心中猛地一紧然后怦怦直跳———小时候他听他父亲讲过,在野外的河里夜间钓鱼,河边上经常会有重达几十斤的鲶鱼或狗鱼爬上岸觅食,即使水深只有20公分,50斤以上的那些扁体鱼也能来回自如!


“娘的,在深山里流过的汶河真有好东西!”王志刚兴奋地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