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杂谈偶感 失忆

yehe666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URL] 村上的李大妈因“脑瘤”在外住了40多天的医院,痊愈了,由大女婿开车送回家来的,重症病人出院在农村算是大事,这天一早家里就聚集了一帮亲朋邻居,张罗着打扫卫生,买菜做饭。 十点多,车到门前小路停下,早已准备好的大小鞭炮齐声炸响,算是庆贺。一个多月的卧床,李大妈除了脸上白皙,人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村上的李大妈因“脑瘤”在外住了40多天的医院,痊愈了,由大女婿开车送回家来的,重症病人出院在农村算是大事,这天一早家里就聚集了一帮亲朋邻居,张罗着打扫卫生,买菜做饭。

十点多,车到门前小路停下,早已准备好的大小鞭炮齐声炸响,算是庆贺。一个多月的卧床,李大妈除了脸上白皙,人痩了一圈外,走路还是有点颤颤巍巍,由女儿、女婿搀着小心迈进厅堂,在李大爷早已准备好的垫着棉褥子的藤椅上坐定,左邻右舍的跟着围过来,七嘴八舌的嘘寒长问短,“李婶,这次吃大苦了!”“李姐,我们可担心,这下出来就好了!”虽然称谓各异,问得最多得还是那句:“***,你知道我是谁么?”“你是文宾……你是小芳……你是……我想想……小军,不小强……”李大妈时而脱口而出,时而做苦思冥想状,虽说每个提问都给出了答案,却大半不对!李大爷心疼老伴,赶紧要女儿搀着妈妈去房间休息了。

说起李大妈的这次生病,可谓凶险之极。4月12号下午李大妈打麻将5点多钟回家觉得头疼,也没太在意,李大爷做饭,让老伴躺了息一会,6点多饭做好女儿也回家了,还不见好转,就让女儿叫来附近退休的赤脚医生看看,这时大妈不但头痛不见好转,还开始呕吐,“赶紧送医院!”见此状况,医生未及检查,二话不说,就让李大爷想法送大妈去了市一院医院,好在左邻小老板阿富的面包车在家,一路急驶、挂急诊、做CT后,直接入了急救室挂水:脑部有两个肿瘤……“再晚来一步就悬了!” 负责急救的内科陈主任如是说!

李大妈有多年的高血压史,只是这次病犯的如此凶险还是有点出人意料,“病人的血管很脆,这两处的肿瘤就是血管壁部分剥落形成的”第二天内科和脑外科的李教授会诊后李教授说:“挂水、降血压能暂时缓解症状,属保守治疗,但这两处肿瘤随时有破裂的可能……一旦破裂我们也没办法了,所以我希望你们家属考虑手术治疗的可能!”……在犹豫中挂了5天水,大妈的病情渐渐稳定,除了头还是疼外,其它尚可,家人决定不理会李教授每天苦口婆心的劝说,采取保守治疗――毕竟脑部手术风险同样巨大。真正的危险出在住院的第十五天下午:李大妈突然出现呕吐、昏迷、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如果呼吸不上来就切管!”在抢救室陈主任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切管,那样一来病人体力下降,就没法手术了!”旁边的李教授插话,不幸中的万幸是借助呼吸机,大妈能维持呼吸了,李教授才松了口气。再次到了医生办公室,已用不着劝说,李教授直接介绍了方案:第二天下午3点动手术,预计2个小时完成手术,由腿部动脉采取介入式治疗,每个肿瘤治疗费4万元……在手术室外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悬着的心最怕的就是手术室的门突然提前打开,5点半,担架被推了出来,李教授一脸疲惫,手术服前后心完全湿透,“我把你的老伴从死人堆里扒出来了!”看到李大爷和外边守候的亲戚,李教授也是一脸的兴奋。经过五天的重症监护又十多天的治疗,如今李大妈终于出院了,令人尴尬的是时断时续的记忆。

临近吃午饭,大妈拿着根香蕉由女儿搀着在场边散步,隔着不锈钢镂空围墙看到右邻的场上有个3、4岁的男孩玩耍,便举着香蕉招手示意,那黄黄的月牙形的东东果然诱惑,小家伙丢了玩具,踉踉跄跄走近,“荣荣,回来!”在灶间做饭的妈妈红看到,疾步奔来拽着小家伙的手拖进灶间,“砰”!身后是很响关门声和小家伙声嘶力竭的号哭。大妈一脸茫然,原来跟着的邻居则悻悻踱开,李大爷则是一脸的无奈――至打3个月前两家为砌围墙的事情惊动左邻右啥、惊动村干部几次调解后,两家不要说串门,就连话也不说了!

第二天来的邻居相对少些,李大妈除了睡觉,无聊时就是由女儿扶着在附近溜溜,少不得又看到独自玩耍的荣荣,而且终于趁红不注意时递过去一个大红苹果,然后象打了胜仗一样,迅速示意女儿搀了回屋……到了下午,女儿发现围墙下部的基座上放了个晒的有些干的红红的苹果……

恢复的日子是平淡而漫长的,隔墙看着荣荣自娱自乐的玩耍则是少有的乐趣,慢慢的大妈也发现了红似乎不喜欢自己送东西给荣荣,每次发现了,都阴着个脸送回来,所以每次给东西荣荣时都选红不在跟前,而且尽量送些可一口吃掉的小食品――葡萄、饼干、桂圆之类,也叫“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某天李大妈想给荣荣一颗蜜枣时还是让红逮了个现行“你不要老给东西荣荣吃,我们消受不起!”红一把打掉了荣手里的蜜枣,狠狠甩了荣两个屁股后,又要把他关进灶间……“红丫头,你摆脸色给谁看啊,为了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拿小孩杀气,跟病人作对……!”碰巧来窜门的老陈大爷看不过去发话,乡下人经常这样,有些话题平常没人提起,可一旦开头,就叽叽喳喳全成了明大事识大体的理论家……红依然关着门一言不发。但从那以后对荣荣管的不如先前严,有时大妈给了东西,也睁只眼闭只眼,而大妈也多了不少乐趣……

你“记不记得给的当护工的小王?”“不怎么记得!”“你记不记得李教授?”“记得!”“你给荣荣东西时,记不记得我们两家结仇了?”当大妈记忆慢慢恢复时,一次女儿调皮的问,“你说呢?”对不好回答的问题知道采取反诘,看来大妈是真的恢复了。

――人的记忆从来都是选择性记忆,只是记住什么,忘记什么,全在各人的一念之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