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八章 偷袭辛安渡(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回到驻地,战士们把肖子文小心翼翼地抬到他的铺床上。

肖子文平躺着,双目紧闭,几乎不省人事。

柳青用盆子端来温水,汪梅在为肖子文揩擦伤口。

罗忠在一旁痛心地说:“血倒是止住了,但这伤口很大,我们什么药也没有,感染起来会有生命危险!”

饶平泰想了想说:“我想起来了!猎户朱贵应该备有疗伤的药。我们去向他要一点。”

过了一会,饶平泰手拿一个棕色的药瓶和罗忠急匆匆来到驻地门边。忽然,他俩止步,被棚舍内一种声音所感动,他们站在驻地门边谛听。

那是汪梅的嫩嫩的哭声:“小队长,你说话呀!你不能就这样跟我们永别吧!上次我用竹篙碰你,是跟你开玩笑,你在我们刚到塘口的晚上,在村头的小树林里不也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你答应过我一起到野猪湖去打野猪,我知道你是想给我们的秦书记、牛部长捎些不用钱买的野猪肉去。那你现在说话呀!等你伤好了,我、柳青姐、饶大队长、罗指导员,还有许多许多的同志,我们一起到野猪湖去打野猪,好不好?你怎么不说话呀……”

站在驻地门边的饶平泰、罗忠被这热诚真挚的声音所深深打动,他们对望片刻,眼睛不禁湿润,他们怀着一样沉痛的心情走进驻地。

汪梅走近饶平泰和罗忠,激动地说:“大队长、指导员,你们要救肖子文呀!”

饶平泰拍着她的肩膀劝慰道:“我们会尽力的!”

柳青接过药瓶:“大队长,让我来!”接着她扒开肖子文的衣襟,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她用鸡毛蘸着药水,为肖子文的伤口细心地涂抹药水……

这一夜,游击队员们的心都硼得紧紧的,他们在为自己的好战友——肖子文的伤势严重而担心。

次日,红红的太阳早早的将阳光洒向平静的村庄。

早饭后,饶平泰和罗忠来到小河堤岸边走边说着话。

“就昨天这一仗来看,暴露了我们两大问题:一是武器火力配备单一化,如果不是从东山缴获了一挺机枪,我们准死定了;二是我们的生命保障系统几乎是零,连止血、疗伤的药,甚至连一块纱布、一包药棉都没有。”饶平泰说。

“是呀!目前条件是差,但是,从另一方面也能更加激发我们的斗志,为生存而战斗!”罗忠说。

“鸿箭游击队自成立至今,还不到一个月,现在就面临着生与死,存与亡的考验。鬼子的别动队,不到一个小时,就可长驱直入,杀进塘口村来,昨天的战斗,若不是灵机一动,虚张声势,我们五十多个同志,恐怕早已命丧黄泉!” 饶平泰又说。

“平泰同志,你干得不错呀,为什么要说这些令人沮丧的话?”罗忠问。

“连自己受伤的同志都保护不了,驻地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都敞在敌人面前,随时有覆灭的危险,我还是鸿箭游击队的大队长吗?” 饶平泰痛心疾首地说。

“平泰同志,你身为大队长,可要在战士们面前注意自己的情绪呀!”停了片刻,罗忠接着说,“我们的基地肯定不能这样长期暴露在敌人面前的,一定要在湖区逐步建立起稳固的根据地。还有,要更加广泛的发动群众,争取一切爱国的力量,在湖区建立起更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至于当前迫在眉睫的事,你让我想想……”

“你想到办法了?”饶平泰问。

“哎,把物资往孤岛上送,把小岛建成后备的基地。”罗忠来了灵感。

“你是说,平时我们坚持在塘口一带活动,敌人来了,我们就撤到孤岛上。”饶平泰又问。

“是这个意思,这不正是你意想中的水上游击队吗?”罗忠说。

饶平泰苦笑着:“那还是我当大队长,你当指导员?”两人对视,一笑。

忽然远处传来柳青和汪梅的喊声。

“饶大队长——”

“罗指导员——”

罗忠收住笑脸:“走,看是出了什么事?”说着两人朝驻地方向急步行走。

“大队长,指导员,肖子文醒过来了。”柳青跑得下气不接上气。

“走,回去看看!”饶平泰急忙把罗忠一推。

上午,县委通讯兵小吴骑着快马来到塘口,他向村头站哨的同志挥手,然后径直朝驻地奔去。

通讯兵小吴在游击队驻地前下马。饶平泰、罗忠等同志迎了出来。

“饶大队长,急件!” 通讯兵小吴说。

饶平泰接过公函,拆看,情绪激动地说:“今晚偷袭辛安渡!”说着把信递到罗忠手上。

罗忠忙看信件。

“走,找老戴商量去!”饶平泰把罗忠一拉。

“饶大队长、罗指导员,不能多耽搁了,一会要开饭的!”司务长老曹跑来喊道。

饶平泰看了一下表:“你们先吃,我们还有事要办!”说罢,两人匆匆朝老戴家走去。

“我那口子一大早就到朱湖捕鱼去了,说是为了给同志们改善生活!”老戴妻云姣告诉饶平泰和罗忠。

他们又来到小河堤岸眺望。见一支船队朝堤岸划来。

不一会,船队靠岸。

饶平泰、罗忠握着老戴和其它船工的手说:“你们辛苦了!”

“这是我在朱湖的朋友。”老戴介绍。

“你们来得正好!走,快吃午饭去!”饶平泰对船工朋友们说。

饭后,饶平泰、罗忠送通讯兵小吴回青龙岗,临别时饶平泰对他说:“小吴同志,回去告诉秦书记:东山一役很顺利。肖子文伤势严重!设法给我们弄点药。这次就作口头汇报,我不再书面写了。”

通讯兵小吴点点头:“刚才我看了肖子文的伤口,回去,我会如实汇报。”

小吴走后,饶平泰对老戴说:“老戴,下午再辛苦一趟,把从东山缴来的物资往孤岛上运。”

“你们要撤离塘口?”老戴不解地问。

“别误会,我们是担心敌人突袭、扫荡,那时撤就来不及了。”饶平泰忙说。

“那也是的。饶大队长,你就放心好了!”老戴明白了。

“还有!”饶平泰压低嗓音,“能不能想办法,再找几条船,几个船工,今晚有紧急出动!”

“有倒是有几条船,只是在辛安渡,来不及联络,不过——”老戴说。

“不过什么?”饶平泰问。

“如果辛安渡知情的话,会派船工来支援的。”老戴说。

“如果能联系上,当然更放心些。”饶平泰说道。

暮色苍茫,乌云翻滚,阵风渐起。鸿箭游击队的队员们在驻地前紧急集合。

饶平泰作战前动员:“同志们,队伍即将开赴朱湖。此去朱湖虽只有七八里水路,但是看这天气,要穿过二十里的朱湖水道向辛安渡进袭,便不那么容易了。希望同志们把困难多想一想,可不是像有的同志说得那样轻松——到朱湖捞大鱼去。我看搞得不好,掉到湖里,那我就来捞你这条大鱼啊!(战士们笑声)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呀?”

众战士齐答:“有!”

罗忠接着说:“同志们,因为这次是夜战,又是水战,估计要饶大队长来捞你的事不会有。(战士们笑声)你们都是游泳好手,但是因为这是执行任务,不是游水,加上敌情、地形复杂,我在队伍临走前,再次提醒同志们,一定要确保安全!还有,天气有点冷,要多穿些衣服。”

“指导员,我们不就是一套军装,一套便服。红学会的衣服能不能穿?”李小丰问道。

“要穿就外套便服吧,反正是夜间行动。”罗忠幽默地。

“还有,新入伍的黄天宝等四位同志留下来,跟司务长一起照料伤员。”饶平泰又说。

“为什么呀?”黄天宝急问。

“看你们身个子胖,担心你们水上活动吃不消。”

“饶大队长,你可别小看我们。有只民谣我念给你听——说起四屋咀,哪个不会水?府河扎个漞,黄陂换口气。”黄天宝说。

顿时场上响起一阵掌声,战士们士气高涨。

“黄同志,今晚你只要在我们塘口的小河扎个漞,到朱湖换口气,好不好?”饶平泰打趣道。

“一切行动听指挥!”黄天宝又说。

又是一阵掌声。

“没想到,我们的誓师会开成联欢会了!”罗忠风趣地说。

“饶大队长,我还有一个问题。”大刀张手一举。

“大刀张,你说吧!”饶平泰点名。

“辛安渡一直有鬼子的驻军,距汉川城关不过三十多里,汉川城关更是鬼子的重要据点。就我们四五十个游击队员去打辛安渡能行吗?”大刀张不免心存疑虑。

“这个问题提得好!既然我们的战士都看出了问题来了,我们就不妨说开一点:这次任务是抢夺辛安渡仓库的棉花——这是鬼子过冬的战略物资,我们新四军十三旅三十七团在汉川城关摆出攻城姿态,战斗打响后,上级的意图是想把辛安渡的敌人吸引过去,然后我们鸿箭游击队趁虚袭击仓库,把棉花搞到手,运出辛安渡。”饶平泰说。

“如果辛安渡的鬼子不上当怎么办?”三小队长彭水生问道。

“哎,战士们的问题提得很有深度哩,你干脆说开了它算了!”罗忠悄悄对饶平泰说。

饶平泰点点头,接着说:“同志们,我觉得我们鸿箭游击队员的战斗水平在不断提高。我告诉大家,这一招,我们师部早就算计好了的:十三旅三十九团一部预先埋伏在离辛安渡只有几里地的新河村。加上我们鸿箭游击队,吃掉辛安渡的鬼子,你们说有没有把握?”

众战士:“有!”

“平泰,我们是不是现在出发?”罗忠轻轻捅了他一下。

“好!”饶平泰又转向战士,“出发前,每人到伙房领一个饭团。出发——”

在伙棚前,士气高涨的战士们一一从司务长手中接过饭团,匆匆上路。

队伍消失在夜幕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