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瓦斯托波尔上空的决斗

一九四二年六月,围绕着黑海上的重要港口要塞赛瓦斯托波尔,展开了二战中最残酷的战役之一,由德国一级上将曼斯坦因指挥的德国第十一集团军向赛瓦斯托波尔发动了猛烈的攻势。为了对这次攻势提供空中掩护,德军投入了由里希特霍芬将军指挥的德国第八航空军,该军有三个侦察机中队、三个俯冲轰炸机大队、七个轰炸机大队和四个战斗机大队,大约五百架飞机,另外规模较小的“德国南方空军战斗集团”将负责切断苏联从海上向要塞输送物资的通道,这个战斗集团于一九四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成立时共有九十七架飞机〔四十七架战斗机,二十六架斯图卡,二十三架轰炸机和一架侦察机〕,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集团在参加赛瓦斯托波尔战役时的实力,但我不认为会有太大变化,这样德军投入这场战役的飞机数目大约是六百架。其中指挥德军战斗机部队的是德国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联队长戈登格勒布上尉,在他的部下可谓高手如云,其中最著名的包括 Anton Hackl 中尉、 Heinrich Setz 中尉和 Ernst-Wilhelm Reinert 上士。

苏联空军在战争开始以来遭到了惨重损失,在于四二年五月结束的刻赤半岛战役中,苏联空军又遭到了重创,现在当德军发动攻势前夕,在赛瓦斯托波尔城内苏联空军可以用以作战的飞机只有五十三架!唯一使得苏军感到有点希望的是在这些兵力中包括苏联黑海舰队海航第六近卫战斗机团的第一中队,这个中队装备着清一色当时苏联最先进的战斗机Yak-1,而且在中队中包括了三名有名的王牌飞行员 Mikhail Avdeyev 大尉 〔一九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一九七九年六月二十二日〕,Konstantin Alekseyev 大尉 〔一九一四年十月七日~一九七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和 Boris Babayev 大尉。

在战后,参加这场战役的双方王牌飞行员在回忆这次战役时,都对他们的对手表示了敬意,德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第四中队中队长 Setz 中尉称塞瓦斯托波尔上空遭遇的苏联战斗机飞行员是他开战以来所遇到的最出色的苏联飞行员,“和他们的战斗是十分艰难的”。

而苏海航第六近卫战斗机团第一中队中队长 Mikhail Avdeyev 大尉, 在他的回忆录中如此描绘一个在塞瓦斯托波尔上空遭遇的德国王牌:“由于在他的Bf-109的机身上涂有一个拉丁字母‘Z’,因此他被苏联飞行员们称为‘Z’,”Avdeyev 回忆着Z的战术,“Z每天都会出现在空中,他并不急于参加战斗,而是在高空盘旋,注视着在低空缠斗的双方机群,小心地挑选他的猎物,当他发现战机时他会以高速俯冲下来,他的攻击很少有落空的时候。一旦得手,他绝不恋战,立刻重新爬升,准备下一次猎杀。我不止一次想追击他,但每次都被担任掩护任务的Bf-109挡了下来。很显然Z是一个杰出的飞行员,他一定是里希特霍芬手下的大将,没准还是里希特霍芬本人呢!这个该死的Z从不让我们得到片刻的安宁,我们曾用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去消灭他,但没用!Z不是那种容易坠入圈套的人!”

这个神秘的“Z”是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第五中队中队长 Anton Hackl 中尉。 他是在德国空军中少数有一千架次以上作战经验的飞行员,在战争中他总共宣称击落敌机一百九十二架。四二年六月,驾驶着Bf-109F-4“黑-5”,Hackl 在赛瓦斯托波尔上空共击落十一架苏联飞机,从而成为在这次战役中战绩最高的德国飞行员。 Avdeyev 大尉就曾亲眼目睹 Hackl 是如何击落海航第十八攻击机团的一架伊尔-2的:“第一中队的战斗机首先起飞,三、四分钟后十余架Bf-109出现了,正在这时 Grbriy 少校的伊尔-2开始起飞了,我们八架Yak-1立刻迎向Bf-109,我们有效地拦截住了那些德国人,使他们无法攻击我们的攻击机,但就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发现有一架Bf-109忽然从高空急速地俯冲下来,于是立刻我们的一架伊尔-2在他的扫射下起火坠落,我和我的僚机 Daniko 试图在他从俯冲中改出时攻击他,但我们立刻被四架Bf-109拦住了,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扬长而去,就在这一瞥间,我发现在他的机身上涂着一个Z!”

经过苏德战争开始以来几乎不停顿的艰苦战斗,在塞瓦斯托波尔战役开始前,德国空军部队的官兵们都已经精疲力竭了,戈勒布上尉很忧虑,他曾向上级建议将一部分在战场上待得太久的飞行员轮调回国,但由于大战即将来临,这个请求没有得到批准。


通过以往的经验,那些参战的德国空军飞行员知道虽然他们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但他们知道苏军会拼命抵抗的,这不会是一场轻松的战斗。即使在战役开始前,德国人的预感似乎就被证实了。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七日,四架德国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的Bf-109在巡逻时发现了两架苏联第一一六侦察机团的两架MBR-2水上飞机,这种缓慢笨重的水上飞机显然不是Bf-109F-4的对手,但由苏联 Nikolay Tarasenk 大尉和 Yevgeniy Akimov 中尉驾驶的这两架水上飞机通过不断从正面撞向德国飞机的办法,打退了德机多次进攻,Ernst Thoma 中士的Bf-109并且被还击的火力击落,最后苏联飞机已经接近了苏军部署在市区的高射炮阵地,于是另三架Bf-109只得脱离了战斗。两架苏联飞机则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机场。Thoma 中士跳伞后被俘,在审问中,他向苏军透露了德军前线机场的位置和部署的德国飞机数量等情报,于是第二天晚上,几架第一一六侦察机团的MBR-2轰炸了德军的机场,但由于苏联空军导航和轰炸机瞄准仪器很落后,这次轰炸未能取得任何效果,虽然 Thoma 中士采取了和苏军合作的态度,但这并没能保住他的命,不久苏军处决了他。


在塞瓦斯托波尔市中的苏军空军部队中,对德国空军威胁最大的是海航第六近卫战斗机的第一中队,这个中队的队长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王牌飞行员 Mikhail Avdeyev 大尉。六月一日,Avdeyev 大尉和他的僚机 Danilko 上尉几乎杀死了曼斯坦因将军本人。那天,他们执行完一次侦察任务,正准备返回基地, 忽然 Avdeyev 大尉发现在下面的海面上有一条孤零零的鱼雷艇,无法按奈住攻击的冲动,Avdeyev 不顾禁止他在报告侦察结果前主动攻击敌人的命令,示意他的僚机打一次掠袭。在下面的鱼雷艇上,曼斯坦因将军正在观察岸上的地形,忽然两架Yak-1背着太阳向他俯冲下来,机枪子弹象旋风一般扫过甲板,在曼斯坦因左右两边的德国雅尔他警备司令 Joachim von Wedel 上尉、跟随他多年的司机和一个意大利水兵被打死,另有多人受伤,但就是站在中间的曼斯坦因本人毫发未伤!鱼雷艇燃起了大火,鱼雷也差点爆炸。当那两架Yak-1离开后,鱼雷艇上的人奋力扑灭了大火,但鱼雷艇却已经动弹不得,只是当曼斯坦因的副官游上岸去,才找到了船只将重伤的鱼雷艇拖回岸边。


六月二日,德军开始人对赛瓦斯托波尔的攻击,从二日到六日,德国炮兵和空军几乎是不间断地轰击塞瓦斯托波尔市区中苏军的工事,里希特霍芬的空军第八军出动了全部飞机轰炸苏军阵地,有的德军轰炸机组在一天中竟出动十八架次,第一天德军投下炸弹高达五百二十吨!塞瓦斯托波尔的守卫者们的处境是十分悲惨的。六月七日,德国地面部队开始了进攻。德国轰炸机飞行员 Werner Baumbach 回忆他在空中见到的情景: “整个大地都似乎被掀了起来,不过俄国人抵抗得十分顽强,而苏联空军不顾我军所占的空中优势,不断攻击我们的地面部队。”


六月七日,戈勒布在他的日记中写到:“我的战斗机部队今天击落了九架俄国飞机,我们自己损失了两架Bf-109,一个少尉和一个中士失踪。我击落了一架LaGG-3,但我自己也差点被击落,我飞机上的冷却器被打穿,我只是勉强滑翔到我们的机场上降落。”那名失踪的少尉是第四中队的 Wolfgang Werhagen,这个击落敌机十一架的王牌飞行员跳伞后被苏军俘虏。Avdeyev 在他的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这场空战的,那天第一中队的Yak-1正护送着一队伊尔-2前往攻击德军地面目标,“忽然一架Bf-109突破了Yak-1的防线,扑向伊尔-2,幸亏 Konstantin Alekseyev 大尉及时击落了它,随后我击落了第二架Bf-109, 接着又有一架Bf-109被我击中,冒着黑烟向后飞去〔显然这就是戈勒布的飞机〕”,Alekseyev 大尉将以击落六架德国飞机的战绩成为在这次战役中苏军的头号杀手。


但德军的飞机数量太多了,即使是第六近卫战斗机团的老兵们也很快感到抵挡不住了,Avdeyev 回忆道:“几个小时中,空中到处是火焰和闪电,我们根本无法击退那一波接一波向我们猛扑过来的德国人。我们既缺乏战斗机也缺乏高射,我们感到无能为力!”


六月八日,第一中队以损失三架Yak-1的代价击落了九架德国飞机,同一天德国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击落了十二架苏联飞机,其中 Hackl 中尉击落了其中三架。被击落的苏联飞行员中包括了 Alekseyev 大尉,虽然他仍能跳伞生还,但他被严重烧伤,到被击落时为止,Alekseyev 大尉已经击落了十一架敌机,从而成为黑海舰队海军航空队的头号王牌,我们将看到,参加塞瓦斯托波尔战役的三名苏联王牌飞行员,最后只有一人能够全身而退。


Avdeyev 回忆 Alekseyev 被击落的情景: “由于我们的轰炸机和攻击机数量很少。我们战斗机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德机攻击他们,我们被严令不得去追击德机,以免将我们的轰炸机陷入险境。八日,Alekseyev 大尉和他的僚机 Katrov ,护送伊尔-2去攻击德军,途中他们遭到六架Bf-109的攻击,德国人最初的几次攻击被他们打退了,忽然有一架Bf-109在退出攻击时,把机尾暴露在 Katrov 的枪口下,无法抗拒这个极好机会, Katrov 立刻追了上去,但这正是德国人早在期待着,两架Bf-109忽然从侧后向他扑去。看到僚机中了圈套,Alekseyev 立刻前往救援,但立刻他自己也陷入另两架Bf-109从左右两侧射来的交叉火力中,他的飞机着火后向地面坠去。”


击落 Alekseyev 的是 Heinrich Setz 中尉,他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那天我飞机上的机炮出了故障,只能用机枪作战,这使得我的飞机火力严重不足。我发现俄国飞行员飞得棒极了,我一次又一次地发动攻击,都没有得手。直到最后我忽然发现一架Yak咬住了一架Bf-109,我立刻从侧面向他扑去,直到几乎撞上他的时候,我才开火,我的机枪子弹命中了那架Yak,我目睹了它坠落在他自己的机场旁边。”

六月九日,共有十一架苏联飞机被击落,其中包括了另一个王牌飞行员 Boris Babayev。苏德两军阵地相距极近,苏军各个机场都在德军严密监视之下,德军战斗机几乎二十四小时在苏军机场上盘旋,另外里希特霍芬将军在一个临时搭的木塔上亲自观察苏联空军的动向,当他发现苏联机场上因苏军飞机启动引擎而扬起尘土时,他就直接指挥他的战斗机投入战斗。那天早上,第一中队仅剩下的五架Yak-1起飞为 Gubriy 少校第十八攻击机团的伊尔-2开路,Avdeyev 和他的僚机刚刚升空,两架Bf-109就向他们扑来,Avdeyev 大尉拼命抵挡德机的进攻,这为 Babaysev 的三机机组起飞争取了时间,但转眼间,大批Bf-109赶到了,其中包括了Anton Hackl、Heinrich Setz 和 Ernst-Wilhelm Reinert 这些王牌飞行员。在空战中,Babayev 的Yak-1被击中,他只得跳伞逃生,就在离地只有几米远的地方,他的降落伞忽然断裂了,Babayev 的脸部重重地撞在地面上,鼻子被撞塌,牙齿被撞落。对照双方的作战记录,击落他的显然是 Hackl,这是他第五十九次空战胜利。


趁着德机的注意力正集中在苏联战斗机身上,苏联伊尔-2攻击机机组和三架I-16从德机鼻子底下滑了过去。只是当他们在完成了轰炸任务回来时,Setz 中尉才发现了他们,正当他向他们俯冲下去时,Setz 忽然发现一架Yak-1迎面向他冲来,“我给了他长长的一阵弹雨,那架Yak立刻被我的机炮命中,顿时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火球!”Avdeyev 的僚机飞行员 Katrov 就这样战死了,这是 Setz 中尉的第七十四次空战胜利。接着 Setz 中尉和 Reinert 上士各击落了一架I-16〔这是后者击落的第四十九架飞机〕,戈勒布上尉则击落了一架I-153,不过他的飞机也被击中,不得不迫降在一个临时机场上。

虽然苏军地勤人员于九日晚上修复了一架以前损坏的Yak-1,但第一中队在十日仍然只有四架可以作战的Yak-1,自战役开始以来,苏联空军不断将小批的飞机于晚上飞进塞瓦斯托波尔,以补充作战损失,但绝大多数增援的飞机都是轰炸机和攻击机,现在增援的战斗机终于也到了。十日,苏联空军第四十五战斗机团的二十架Yak-1飞进了塞瓦斯托波尔城,紧跟着于十一日到来的是黑海舰队海航的八架Yak-1,空军的战斗机群很顺利地在苏军机场着陆,但那八架海航的战斗机却遇到了麻烦,正当他们准备着陆时,Heinrich Setz 出其不意地从高空俯冲下来,在俄国人做出反应前,他迅速地击落了其中一架Yak-1,这是他第七十六次空战胜利。


Avdeyev 大尉惊骇地发现由一名政委带队的那七名海航战斗机飞行员都是才出航校的新手,他回忆道:“他们根本无法和 Alekseyev 相比,他们会成为德国人口中美食的!” 他的忧虑很快被证实了。十二日,当经过一天激战后,Avdeyev 将被打得千创百孔的座机迫降在机场上,这时他听说前一天才到的那七名海航飞行员,只有那名政委、政委的僚机和另一个飞行员活着回来,“第二天,政委和他的僚机也去了”,Avdeyev 在回忆录中这样写着。


十三日,苏联海航的飞行员以损失九架飞机的代价击落了两架德国飞机,苏联空军的表现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被击落了三架Yak-1,短短几天以来,前来增援的那二十架空军的Yak-1中,已经有九架被击落。


苏军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了,现在德国战斗机几乎每时每刻在苏军机场上空盘旋,每当苏军飞机试图起飞,德机立刻俯冲攻击,结果苏联飞机往往还来不及爬升到足够高度就被击落。于是苏联战斗机飞行员们采取了一种新的战术,当战斗机离地后,并不马上爬升,而是先贴着海面向外海飞去,当塞瓦斯托波尔已经在视线以外时,他们再爬升,然后飞回市区上空,攻击德机并掩护自己的轰炸机和攻击机起飞。面对苏军表现出来的坚强,德国人十分吃惊,戈勒布十四日在他的日记中写着:“我们几天连续三次遭到了伊尔-2的攻击,那些家伙胆子未免太大了。”


Setz 也如此回忆:“俄国人每天都看着他们的同伴被击落,但每一天他们都以同样的斗志向我们进攻!”


在十五日的一次空战中,Avdeyev 大尉终于把那著名的Z套入了他的准星,他后来回忆道:“当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忽然发现那个该死的Z正从我们的机场上空掠过,我向我所知道的所有神灵祈祷,保佑我飞机的引擎和机炮不要出毛病,Z似乎已经成了我私人的仇敌,他简直让我日夜不得安宁。不知道是我的动作过快还是Z犯了一个少有的错误,我顺利地咬住了他的机尾,我紧接地把他套入了我的瞄准仪中,在开火前,我迅速地向背后瞥了一眼,很好没人跟着我。我按下了射击按钮,我清楚地看见我射出的子弹打进了Z的机身,立刻从他的机尾后冒出了黑烟,他立刻转弯向己方防线飞去,我正要紧追了过去,但就在这时,好几架Bf-109向我扑来,我最后看到的是Z越飞越远,他的机尾后继续冒着黑烟。至今我都不知道那天我有没有击落了Z,我也不知道Z到底是谁,是不是就是里希特霍芬本人。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从那天后我再也没有在空中见到过Z,我一直在空中搜寻他,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从德国记录来看,Hackl 并没有在这一天被击落,显然他驾驶着受伤的飞机成功地降落在己方的机场上,但 Avdeyev 关于 Hackl 再也没有出现在塞瓦斯托波尔上空的说法是正确的,六月十四日, Hackl 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几天后他离开了前线回国休假〔 Mars 注,也许也是为了压惊?不然战斗还没结束就去休假未免太奇怪了〕。很巧 Avdeyev 和 Alekseyev 在同一天获得了“苏联英雄”的金星勋章。


德国空军对塞瓦斯托波尔的轰炸强度一天比一天大,六月十七日,德国空军集中攻击了苏联第三十海岸炮阵地〔也就是著名的高尔基一号堡垒〕。从十五时十五分到十五时三十分,德第七十七攻击机联队第二大队的二十七架斯图卡全力轰炸了这个坚固的堡垒,一个德国步兵少尉后来这样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的斯图卡机群尖啸着一次又一次向高尔基堡垒俯冲,炸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甚至使我们觉得空气也在颤抖,大量的泥土和碎石高高地飞向了半空。”


终于由 Maue 中尉投下的炸弹直接命中了高尔基堡垒中最后一门还能运作的大炮,不久以后这一个重要的堡垒被德国地面部队攻克。随着高尔基堡垒的失陷, 德国第五十六军终于突破了苏军位于 Severnaya 海湾北部的防线,隔着海湾,塞瓦斯托波尔已经在望了。


六月十八日,苏第十八攻击机团的八架伊尔-2在战斗机的护航下,正在从塞瓦斯托波尔市内的机场起飞,正在这时由戈勒布带队的约二十架Bf-109从高空俯冲下来袭击了苏联飞机的编队在几分钟内,戈勒布连续击落了一架伊尔-2和一架LaGG-3,其他德国飞行员击落了另外四架苏联飞机,戈勒布于这一天击落的两架飞机是他的第一百和一百零一次空战胜利,他因此得到了德国总参谋部的通报表扬。


六月十九日,德国地面部队抵达了 Severnaya 海湾北岸, 于是苏军在市区内的各个机场开始遭到德国炮兵的直接瞄准射击,在这一天里,苏联空军的飞机几乎无法起飞。也就在这一天,Heinirch Setz 整天在苏军机场上盘旋,他已经取得了七十九次空战胜利,现在急于打破八十大关,但一直到快要入夜时,他才发现了他的猎物,一架LaGG-3正在从机场上起飞,于是他一推操纵杆,直接俯冲了下去,将这架飞机击落在苏军机场旁边。


六月二十日,所有在塞瓦斯托波尔市区内的苏联轰炸机和侦察机,奉命撤往高加索山区,这一次撤离十分成功,只有一架GST水上飞机被德国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第一大队的 Ottokar Pohl 上士击落,这是他击落的第五架敌机。


随着德军控制了 Severnaya 海湾北岸, 曼斯坦因正在计划通过一个两栖登陆突破海湾南岸的苏军防线,为了给德军地面部队开路,德国空军一连几天猛烈轰击苏军内层防线。戈勒布在他的日记中这样描写德军轰炸的情景“炸弹爆炸后升起的黑烟笼罩这城市上空,在空中,我们甚至无法辨认出地平线。”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苏联空军仍然在出击!戈勒布在他二十三日的日记中写道“几天我们的飞机在海湾西部向苏联运输船只投掷炸弹,我们战斗机从低空向一切活动的目标扫射,但让我十分吃惊的是,虽然苏联第四号机场在一整天中都在遭到我们炮兵的不停地轰击,但苏联飞机仍在那里起飞和降落!”


Setz 回忆: “我惊讶地看到一架I-153从正在遭到轰炸的机场上起飞,一分钟后,那架飞机成了我的第八十一个战绩。”


在德军如此沉重的打击下,六月二十五日,在塞瓦斯托波尔市区内的苏联飞机只剩下三十二架了,这一天第六近卫战斗机团的飞行员们奉命撤离战场。


正当陆上的战斗在继续进行时,在黑海中围绕着苏联黑海舰队向被围困中的苏军运送补给的船只也在展开一场激战。论实力,苏联黑海舰队远在部署在黑海的轴心国海军之上,但有两个因素使得苏联海军的优势无法发挥,其一是德国空军掌握了制空权,其二是由于克里米亚的失守,苏联海军的军港和船厂都落入了德国人手中,这意味着苏联军舰只要受了中等以上的损伤,就会因为缺乏修船设备而完全失去战斗力,这使得苏联黑海舰队在战斗中表现得不够积极。现在为了向塞瓦斯托波尔的守军提供补给,苏联海军采取使用驱逐舰和运输船只向被围的苏军输送物资,当这些船队遭到德国空军的攻击而损失惨重后,苏联海军不得不采用潜艇偷渡的办法运送物资,但苏军遇到的问题是潜艇容量有限,即使拆除了一切武器设备和只携带尽量少的燃料,但每艘潜艇的载货辆也只有八十~九十吨,黑海舰队的四十艘潜艇中大约有一半被指定进行这种运输任务,这些任务风险很高,由于携带燃料很少,这些潜艇只能从一条最近的路线往返,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潜艇必须在海面上航行,只有在遭遇敌人的飞机或军舰时才能下潜,再加上潜艇上没有武器,这使得每一次这种任务都犹如和死神共舞,苏联潜艇虽然因此损失惨重,但他们取得了向城内输送各种物资四千吨,运出伤员和平民一千三百人的成绩。

为了切断苏军的海上运输线,德军采取了两个措施,第一是组建了“德国空军南方集群”,对船只进行攻击一向是德国空军的弱点,由于戈林坚持“一切会飞的东西都由我指挥”这使得德国海军没有一支海军航空队,而德国空军也缺乏必要的训练和有效的攻舰武器,在这一点上,他们远不能和日本海军航空队相比。现在为了弥补这一个弱点,德国空军于二月份建立了这个“德国空军南方集群”,这个集群主要由一些斯图卡和经过改装可以发射鱼雷的He-111组成。


除了德国空军的努力以外,德国和意大利海军也加强了对苏军船队的袭击,在克里米亚意大利的那支由小型潜艇,鱼雷艇和摩托化炮艇组成的海军的表现远在德国人之上。意大利海军第一次成功的攻击发生在六月十日晚上,那天意大利鱼雷艇击沉了一艘五千吨的苏联运输船,两天后,一艘意大利鱼雷艇以两条鱼雷重创了一艘一万吨级的苏联货轮,这艘货轮随即在第二天早晨被一架德国Ju-88以一颗五百公斤重炸弹击沉。六月十五日和十八日,两艘意大利潜艇分别击沉了一艘苏联潜艇,六月十九日,另一艘意大利鱼雷艇击沉了一艘满载伤员的三千吨级货轮,在意大利人事后递交的作战报告中只是简单地写着“没有幸存者”,同一天晚上,两艘意大利鱼雷艇追踪并击沉了第三艘苏联潜艇。


为了消除意大利海军对苏联船运的威胁,苏联空军多次于夜间轰炸了位于雅尔他的意大利军港,但由于苏联空军正在集中力量保卫塞瓦斯托波尔,也由于苏军机场离雅尔他太远,这些轰炸大多数没有取得什么效果,但其中至少有两次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一次是在六月十三日晚上,一队苏军轰炸机轰炸了停泊在雅尔他港口内的意大利舰艇,正当部署在港口内的高射炮群把注意力集中在苏联飞机上时,一艘苏联鱼雷艇突然闯入港口,在意大利人做出反应前,两条鱼雷已经发射了出去,一艘意大利潜艇被击沉,另一艘被击伤。在意大利炮兵能够还击之前,那艘苏联鱼雷艇已经在施放的烟雾的掩护下扬长而去了,这次行动是如此漂亮,连在场的意大利人都禁不住喝起采来。另一次苏军的成功袭击是在六月十九日晚上,在这次空袭中苏联空军炸沉了一艘意大利鱼雷艇并重创两艘潜艇。


到六月二十六日,塞瓦斯托波尔战役显然已经进入了尾声,这一天一直阻挡着德国第三十军前进的苏军位于 Sapun 山上的阵地被德国空军重创,同一天共有十六架苏联飞机被德国空军击落或被摧毁于地面。在这种情况下,苏军拼命企图向城内运送增援的兵力,这天大型炮舰 Tashkent 奇迹般地突破德国海空军的封锁,将整个第一四二步兵团送上了岸去。但同时出发载有三百二十名增援士兵的 Bezuprechnyy 号驱逐舰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属于“德国空军南方集团”第七十七攻击机联队第二大队的八架斯图卡发现了它,经过一场短暂的战斗,接连两颗五百公斤炸弹直接命中了它,结果这艘驱逐舰在两分钟内就沉没了。


第二天,满载着二千一百名伤员的 Tashkent 号大型炮舰开始返航,才驶出外海,他们就被“德国空军南方集团”的飞机发现了,于是第七十七攻击机联队第三大队的斯图卡和第一○○轰炸机的He-111奉命消灭这艘大胆的军舰,当时在军舰上的苏联记者 Yevgeniy Petrov 回忆当时的情形: “我们的舰长 Vasiliy Yeroshenko 从容不迫,他在舰桥上到处跑动,他的眼光紧盯向我们扑来的敌机,用充满着自信的语气大声地喊着舵令。他看到我很紧张,于是抽空向我做着安慰的手势。”


在随后的四个小时中, Tashkent 号遭到了德国空军的集中攻击,德军共投下炸弹三百三十五枚,但船长的出色指挥使得 Tashkent 号只挨了一枚接近弹,虽然受了伤,但它最后仍然能够安全地回到了港口。在向塞瓦斯托波尔运输物资的苏联船只中, Tashkent 号颇有传奇色彩,连德国人也知道它的名字,它前后向被围苏军运送物资数十次,其间遭到德国空军空袭九十余次,德军共向它投掷炸弹四百余枚,发射鱼雷十条,但它仅仅挨了一枚接近弹,显然 Yeroshenko 舰长对军舰的操纵技术好得令人无话可说。


自 Tashkent 号的冒险经历后,苏联海军被迫决定停止从海上继续向城内运送物资。苏军对被围苏军的最后帮助来自于苏联空军,从六月二十一日到七月一日,苏联空军派出约二十架PS-84运输机利用夜间将货物运入城内,他们共出动了二百八十八架次,但这点物资对处境日益艰难的守军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六月二十八日,德国空军再一次大举出动轰炸塞瓦斯托波尔市区内苏军阵地,德军的轰炸不但给苏军造成了巨大损失,而且有效地掩护了利用夜色强渡 Severnaya 海湾的德军, 在德国空军的掩护下,德军成功地在海湾南部建立了桥头堡。二十九日德国空军将攻击重点转到了德国第三十军的进攻正面上,这一天德国空军出动了一千三百架次,其攻击的效果是十分惊人的,这一天苏联空军的唯一行动是第四十五战斗机团的八架Yak-1攻击了一个德国Ju-87编队,L.Saprykin 大尉和 Nikolay Lavitskiy 中尉合力击落了一架斯图卡。


在德国空军的空前猛烈地轰炸下,Sapun 高地上的苏军阵地被彻底摧毁了,从这里开始,整个苏军防线开始崩溃了,大量苏联军人和平民开始放弃阵地向 Khersones 峡角退去。 恐慌情绪第一次开始在守卫者们之间弥漫开来。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苏联空军于六月二十九日出动了最后的二十二架次。第二天,还能运作的所有飞机包括十一架Yak-1、一架LaGG-3、四架I-16、三架I-153、一架I-15bis、七架伊尔-2和四架Po-2奉命撤往高加索,在机场上因各种原因等待修理的三十架飞机被付诸一炬。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激烈战斗后,苏军的抵抗终于接近了尾声。

德军最后的总攻进行得很顺利,七月一日,德国的万字旗已经在塞瓦斯托波尔的废墟上空飘扬。苏联最高统帅部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塞瓦斯托波尔的失守已经成为定局。这一天塞瓦斯托波尔守军的最高指挥官彼得罗夫将军和他的司令部人员奉命搭乘潜艇Shch-209号和L-23号撤离〔 Mars 注,经过如此英勇的战斗后,如果彼得罗夫宁愿选择和他的英勇的部下同一命运,要比可耻地抛弃他们光荣得多〕, 所有能够撤到 Khersones 峡的苏联军民由彼得罗夫手下一个师长 Petr Novikov 少将指挥。


在攻克了塞瓦斯托波尔市区后为了防止苏军从海上逃脱,德国空军将攻击重点转向了位于高加索港口苏联黑海舰队的基地, 由 Hanns Heise 上尉带队的德国第七十六轰炸机联队第一大队和第一○○轰炸机联队第一大队在强大的战斗机的护航下,猛烈轰炸了 Taman、Anapa 和 Novorossiysk 等各大港口,企图拦截德军轰炸机群的苏联战斗机被护航的德国第七十七战斗机联队第二大队打得一败涂地,德国Bf-109机群击落了六架苏联战斗机,自己无一损失。在德军的轰炸下,苏联海军驱逐舰 Bditelnyy 号被炸沉, 那艘英勇的 Tashkent 号这一次终于无法幸免,她被彻底炸毁在船台上,另外有大小十余艘运输船只也被炸沉或炸伤,这样苏联黑海舰队再也没有能力去挽救被困在塞瓦尔斯托波尔海滩上的苏军了。在这次攻击行动中,德国空军仅有一架轰炸机被高射炮火击落。


在解除了苏联海军的威胁后,德国空军再一次开始对被困在海滩上的苏军进行密集轰炸,这使得苏军根本无法建立一条完整的防线,七月四日,残余的苏军终于停止了抵抗,德军宣称在海滩上俘虏了九万五千名苏军,虽然苏军零星的抵抗要持续到七月九日,但塞瓦斯托波尔已经掌握在德军手中了。


在这场持续达八个月之久的塞瓦斯托波尔围城战中,苏联守军表现出了崇高的勇气,他们迫使德军将相当一部分兵力保留在克里米亚半岛上,从而为总的战局做出了贡献。根据苏方的资料从一九四一年十月三十日德军对塞瓦斯托波尔发起第一次攻击到四二年七月四日,塞瓦斯托波尔失陷,苏军在该城共损失了二十万零四百八十一人,其中阵亡和失踪十五万六千八百人,受伤四万三千六百零一人。在六月二日德军发动最后的攻势时,塞瓦斯托波尔城内苏军约为十万六千人,在战役开始后,苏军通过海路运送了部分增援兵力,并撤离了部分伤员,所以苏军在这次战役中总兵力不会超过十二万人,除了有数千名重伤员从海路撤离以外,其余几乎都损失了。从德军火力之猛烈程度来看,苏军阵亡人数不会低于总兵力的百分之五十〔六万人〕,所以德军最后宣称俘虏了九万多苏军的数字显然过高,估计他们是将和苏军一起撤到海滩的所有成年平民男子也当作苏联军人俘虏了。

为了攻克塞瓦斯托波尔这个坚固的要塞,尽管在火力上占了绝对优势,但德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据德国官方数字,在对塞瓦斯托波尔的最后一次进攻战役中,德军和罗马尼亚人共伤亡了三万五千五百五十九人,其中德国人二万七千一百零五人,罗马尼亚人九千四百五十四人。但这个数字可能不完整,比如由美国人 Joel Hayward 所写的关于德国第四航空队在斯大林戈勒战役中的战史的《Stop at Stalingrad》一书中是这样写的“根据战役中德军接受的补充兵力数量和战役结束后,德军恢复战斗力所需要的时间来看,显然苏联声称的德军伤亡数字〔十五万人〕太高,而德国官方数字又过低,其真实数字可能为七万五千人”。


毫无疑问,德国空军为德军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在整个战役中,德国空军共出动了二万三千七百五十一架次,投掷炸弹二万零五百二十九吨。此外德军宣称在空战中击落苏联飞机一百一十八架,高炮部队击落苏军飞机五架,另外还有十八架苏军飞机被摧毁在地面上。至于德国空军的损失我从不同资料来源见到两个数字:其一称德国空军于六月二日到七月三日间共损失飞机二十三架,另有七架严重受伤;其二称德军损失飞机数量是三十一架。


在战役中表现杰出的德国飞行员们在战役结束后都受到了表彰,戈勒布得到了他骑士十字勋章上的佩剑,他是第十一个获得这个荣誉的德国战斗机飞行员。Setz 和 Friedrich Geisshart 中尉则得到了他们骑士时字勋章上的橡叶。奇怪的是曼斯坦因虽然因这次战役的胜利被授予元帅的军衔,他的骑士十字勋章上却没能得到橡叶的装饰。


七月五日,在雅尔他市内前沙皇的城堡中,德军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德军所有营以上军官和德国空军的许多军官都参加了这次盛会。出人意料之外的是,苏联空军不邀而来,做了不速之客, 苏第六轰炸机团团长 Lukin 中校亲自带领一队SB轰炸机出其不意地轰炸了这个城堡,于是盛装的德国军官们匆匆忙忙地向防空洞,苏军投下的炸弹命中了城堡前的停车场,许多德国军官的座车被毁,等候在外面的德国司机们伤亡很大。


苏联空军的这一行动为他们在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中的顽强表现画上了一个句号。他们这支小小的空军在这次战役中面对着在质和量两方面都远占优势的德国空军的沉重压力,但他们仍奋战不息。在五月二十五日到七月一日之间,苏联空军共出动了三千一百四十四架次,其间共有六十九架飞机在空战中被击落或被高炮击落,五十名机组成员阵亡。


在塞瓦斯托波尔上空作战的双方王牌飞行员中,只有一人在后来的战争中阵亡: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三日,Setz 在法国上空被英国皇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击落阵亡,他最后的战绩是击落敌机一百三十八架。


戈登·戈勒布是世界上第一个宣称击落敌机一百五十架的飞行员,他于一九四五年接替加兰德成为德国最后一任战斗机总监,他于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七日去世。


Anto Hackl 去世于一九八四年。


Avdeyev 后来被提升为第六近卫战斗机团团长,大约两年后苏军收复了塞瓦斯托波尔后,他参加了胜利游行,率队飞过了这个英雄城市的上空,他在二战中的最后战绩是击落敌机十七架,在战后他最后以少将军衔退役,他去世于一九七九年。


Konstantin Alekseyev 在二战中共击落敌机十九架,他逝世于一九七一年,终年五十六岁。


Ernst-WilhelmReinert 于一九四三年一月被调到突尼斯和英国空军和美国陆军航空军作战, 在那里他大出风头,不到三个月时间他击落敌机五十一架,到战争结束时,他已是一个宣称击落敌机一百七十四架的超级王牌。虽然他现在以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但他的头脑仍十分清醒,他有时仍会回忆起近六十年前发生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激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