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粟新作:最无耻的谰言:攻无不克的粟裕在三野威信不够

作者:挺粟(又名挺粟老师)



孟良崮战役时,许世友在电话里对粟裕说:“你们当 官的只知道在地图上一卡一卡的,我们当兵的是两条腿!”


不过,

第一、这句话没把陈毅排除掉。也就是说许世友并非对粟裕一个人抱怨,也包括了陈毅这个“做官”的。


第二、粟裕是野战军战役指挥员,负责华野军事,是实际管事的。任何事,只要实管,就会有争议,如果挂名(比如陈毅),当然争议就小了。以此推理出“挂名的肯定比实管的威望高”,这个逻辑不准确。


当媒婆总比实际当亲家来得务虚些,一旦出现问题,媒婆的争议也小得多。那么是不是理解成“媒婆的威望比亲家高”?陈毅虽然是司令员,却被毛泽东明令由粟裕管军事,他如同媒婆,不实际负责任,因此部下对他的争议要小得多。说起话来余地大得多,油得多;但实际负责的亲家(如粟裕)不可能“油”。


以此论定陈毅的人缘好是可以的,但以此论定陈毅的威望高,逻辑上极不严密。


第三,就军事民主而言,出现争议很正常,当时的军人又以老土居多,说话粗鲁正常极了,以此推理什么“没威望”,看来凡是美国将领,估计没有一个人是有威望的,因为很少有哪位没被下级暗贬过。当面争也时有。把军人的一些性格,说成“没威望”。认为凭“资历”,就可以产生“威望”,凭“威望”,就可以引发人性的消失。逻辑上问题很大。



这样可以推理出毛泽东早就没威望了,因为梁漱溟也与毛泽东当面吵过。


本来,这是好现象,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而以所谓“威望”,认为不需要有德有才,就可以导致“党外无党,党内无派,军内万马齐喑”,逻辑荒唐。



而且,同样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正常。发生在粟裕身上,就成了“无威望”,逻辑上相当不严谨。



出现这种不严谨的逻辑,其原因还是囿于军衔,以55年的评定,反演其他事。


第四、许世友顶嘴的程度,与林彪曾受的待遇,相差较多。如下:


《第四野战军征战纪实》

1946年,四平会战我军伤亡8000多人,而在撤退过程中,由于敌军追得很紧,我军再次减员5000多人。干部发牢骚,甚至有的人当着林 彪的面说他“瞎 指挥”。



一天晚上,前指在一个村庄宿营,林 彪到作战处交待任务,听见屋里议论纷纷。李作鹏对参谋们说:“现在部队对林总意见很大,说他到莫斯科吃了几年洋面包,连仗都不会打了。”



几位参谋也附合道:“说林总怪话的多啦!说常胜将军变成撤退将军和逃跑将军了!”



林 彪在外面听见,脸胀得通红。真想踹开门,质问这些怪话是哪来的,造谣的又是哪些人。可他终于还是以一声咳嗽打断了参谋们的议论。如果不是要向他们下达指示,他真想转身离去。



其实,这都是人之常情,用“威望”来解释,实属荒唐。

钟发生在中原突围时,因部队太过疲劳,对皮定钧破口大骂,正常。从中得出“老皮威望不高”的结论,根本就是荒唐逻辑。


贬粟者,往往在最基本的逻辑上不严谨,仍然是囿于军衔。本质上,仍然是以军衔,来反推历史上的各种情景。


第五、如果陈毅有能力靠“威望”来保住自己的山野司令员之职的话,那么宋时轮的参谋长职务会很稳当。“威望”真这么灵,他就用不着靠免宋时轮的职来丢卒保车了。


当然宋是主动辞的,但不会不经陈毅首肯,甚至未必不是经过了陈毅的劝说。

陈毅如果有心保宋,那么首先是陈毅被免职,第一个是轮不着宋时轮的。


当然,如果那个泗县战役,是宋时轮违背了陈毅的命令,那么,罢掉宋时轮,留下陈毅,倒也情有可原。

可事实上,恰恰是陈毅坚持要在没作好准的情况下开打,宋时轮是服从命令才要8师立即开打不作攻城准备的。

当然宋时轮这时的服从命令是错误的,这进一步说明了军事民主的重要性。


第六、在解放战争中,在华野(三野)野司期间,陈毅呆在司令部的时间,统计上,连一年都不到。大部分时间是粟裕当家的,如何以此自圆其说,既说粟裕“威望低”,又连打胜仗呢?是不是还要推理出个“打仗不用威望”,如果这样又如何推理所谓“粟裕因威望故不适合当志愿军司令员”?


第七、以解放后政治生涯的沉浮,以及与沉浮相对就的文史上的对粟裕的淡化和对陈毅的摘桃,来反推粟裕军事年代的“威望”。逻辑上也不严密。


其实,要贬粟,要在“威望”上贬粟,最大的问题,就是逻辑推理的不严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