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5月28 日,中共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中南海怀堂召开,与会者达千余人。那时正是“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盛行时期,会场气氛热烈,发言踊跃。 某日,与会人员对总参谋长粟裕提出意见,主要为:“军事上他能指挥打仗,但政治上不行。”有的大字报只写几个字:“总长、总长,只抓业务,不抓思想。”有人揭发他说过的话:“总参谋长连批一辆汽车的权力都没有!”还有人举报粟裕曾说过的话:“不当总参谋长,要求下放。”

有人提出粟裕的最大问题,是“告洋状”。这个问题好像题目挺大,但内容很少,原由是这样的:粟裕曾到苏联访问,在与苏联总参谋长对口会谈时,交流了两国总参谋部的一些工作情况和做法。在会谈过程中,粟裕曾向苏联总参谋长提问:“关于总参谋部与国防部的关系,请您介绍一下苏军的经验和做法。”不知是翻译文字语言上的原因,还是对方没有正确理解,苏军总参谋长听后说:“这个问题提得不正确,国防部与总参谋部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再也没有具体的解释。粟裕听了,也没有再说甚么。

从“总参谋长连批一辆汽车的权力都没有”、“告洋状”、要求下放等几件事说起,会议上的一些将领鼓噪,要求搞清楚,要求粟裕检讨,要求大会批判他。

当时在官员配置上,与后来有些不同。在彭、粟之前,是周恩来兼管军委工作,徐向前是总参谋长,徐没有到职,由聂荣臻代理。到彭德怀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时,增设了军委秘书长一职,经毛泽东提议:黄克诚任军委秘书长,粟裕任总参谋长。总参的事、军委的事是各有分工的。在粟裕之后,经毛泽东提议:由黄克诚担任总参谋长兼军委秘书长。1959 年林彪接任国防部长后,罗瑞卿任总参谋长兼军委秘书长。

军委扩大会议的发展趋势,好像对粟裕不利,粟裕只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作自我批评,检讨中表现出他的高尚风格。他不仅检讨了近几年来的缺点和不足之处,而且还把历史上的缺点,犹如布袋里倒核桃似的,哗啦哗啦,全都亮了出来。例如,在华中地区工作时,民众挂他的画像,他没有制止;建政初期,在华东地区工作时,对陈毅的支持不够,等等。

粟裕检讨后,会议上再也没有人提出甚么,获得通过。陈毅听了粟裕的检讨后说:“自己检讨好。自己不说,别人不好讲!”

粟裕检讨后,仍然坚持要求下放。“下放”是当时的新名词,与“将军下连当列兵”,都是光荣的。会上有人质问粟裕:“是去当团长还是当师长?”

对粟裕的要求“下放”,陈毅赋诗道:“岂仅为精简,下放路子阔。思想大革命,辉煌入史册。”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从5月28日开始,到7月22日结束,共开了五十多天。会议结束不久,粟裕被调任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保留国防部副部长的职务。以后粟裕升任军事科学院第一政委。

总参谋长一职,经毛泽东提议,由黄克诚接任。当时的条令规定:国防部长有权批准师级官员的任命调动。军级任免由周恩来批准,兵团以上官员的任免要经过毛泽东批准。所以,粟裕的调动是他本人要求,毛泽东批准的,并非国防部长彭德怀免去了粟裕的职务。

粟裕到军事院校任职,职务降低,但他也因此避免了“文革”的冲击,得以逍遥于运动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