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其实是胜利者书写的游戏。胜利者杀死再多的人。也无损其形象。

所以战犯这个话题其实是可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