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运动员大哭:谁知道我能不能活到2012年

伊拉克选手备战奥运:谁知道我能不能活到2012年


2008年07月28日14:19 [我来说两句(829)] [字号:大 中 小]


来源:新华网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惠晓霜、贾迈勒发自巴格达“原本准备参加北京奥运会(搜狐联想2008奥运、联想官网)的运动员给我打了电话,他们都哭了,非常痛苦!”伊拉克奥委会前秘书长侯赛因·阿米迪告诉《国际先驱导报》:“伊拉克不能参加北京奥运会”的消息,对于正在积极备赛的运动员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伊拉克本来打算派出一支约30人的代表团参加今年的北京奥运会,其中包括7名运动员。他们分别是:举重项目的萨瓦拉·穆罕默德、田径选手达娜·侯赛因和海德尔·纳赛尔、赛艇选手哈姆扎·侯赛因和穆罕默德·哈米德、柔道选手阿里·法克尔以及射箭选手阿里·阿德南。



“谁知道我能不能活到2012年”


盛夏的巴格达,白天气温接近50度,人置身其中就像被扔进了一台烘干机。在毒辣的阳光下稍微跑几步就会有一团烈火从丹田一路烧到喉咙的感觉。


但对21岁的短跑运动员达娜来说,在这种天气下训练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这名为实现自己奥运梦想执着训练的姑娘在国际奥委会宣布伊拉克将无法参加奥运会之后大受打击,一直哭了四个小时。她的教练优素福·拉赫曼试图安慰她,“你还可以参加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达娜却无奈地说:“像伊拉克这种样子,谁知道我能不能活到2012年。”


当《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向达娜求证这句话时,她笑了起来:“在这里谁能保证自己能活多久呢?”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是在说气话,“就在昨天下午,我家边上发生了一次大爆炸。我家的房子都震得晃了起来,外面炸起的灰尘都跑到家里了,我在屋子里差不多什么都看不见了。”


7月26日,达娜的教练拉赫曼特意把训练地点从巴格达大学移到了人民体育场,让达娜和其他人一起训练,希望集体的力量能够使她的情绪恢复平稳。


伊拉克战争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持续的动乱。运动员和其他体育界人士经常遭到威胁、绑架甚至杀害。2006年5月,15名伊拉克跆拳道运动员在国内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绑架,其中13人的遗体一年后被发现。2006年7月,当时的伊拉克奥委会主席哈吉亚在光天化日下与50多名奥委会官员和运动员及保安一起在巴格达被绑架,哈吉亚至今下落不明。


作为伊拉克运动员,他们和其他普通的伊拉克人一样,如果出现在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就会遭遇像汽车炸弹、自杀袭击或街头混战这样的无妄之灾。


性别歧视和枪手威胁


作为一名女性,在伊拉克从事体育事业更为不易。“因为在这样一个保守的社会,当地人认为体育应该是只属于男人的。”达娜向《国际先驱导报》坦言:“我时时觉得自己受到歧视甚至枪手的威胁。”


“有时候当我在巴格达大学的训练场上训练时,经常有一些校外来的陌生人说一些难听的话,但我不管。伊拉克的女性已经受够了。作为她们的代表,我不会在那些想让我们女性永远落后的那些人面前屈服。”达娜说。


而拉赫曼教练则认为,伊拉克的运动员们已经变成了枪手和政治势力斗争的牺牲品。他对伊拉克的整体体育环境不无担忧,“这些党派互相争斗,都想把自己的人安插进体育界以便得到控制权。”


和达娜有相似遭遇的还有柔道选手法克尔。这名19岁的小伙子每次需要开车一个多小时从城北的家中到城东的训练馆进行训练。一次,当他开车回家时,恰好碰上武装人员和美军在街头交火。法克尔进退不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夹在枪林弹雨之间。他的车被打了好几个窟窿,但幸运的是人没有受伤。


不过在法克尔的眼里,体育仍是伊拉克目前唯一远离暴力和争斗的一片土地。“在伊拉克,只有体育是最纯净的,没有任何斗争仇视夹杂其中。我们运动员之间,不管是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甚至是***徒都能够在一起训练,和平相处。”


“我想,所有伊拉克人,不管他们之间的问题多严重,终有一天会认识到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不管哪一个运动员为伊拉克拿到奖牌,都将是全体伊拉克人的骄傲。这种认同感是我们所需要的。”法克尔说。


匮乏的训练资金


除了安全问题,伊拉克运动员们面临的另一个困难就是缺乏训练资金,他们甚至得为生计发愁。


达娜目前的工资是每月180美元,这显然不够她的训练花费。幸好父母给予了她全力支持,负担了她几乎所有的生活和训练费用。达娜抱怨说,没有钱,就没法出国比赛和训练以获取更多经验。“如果我有一个公平的机会出国训练或多参加国际比赛,我敢说,我完全有能力和世界顶尖选手一较高下。”


拉赫曼从2004年开始担任达娜的教练,但达娜从来没有像世界大多数运动员那样真正有机会进行系统训练。拉赫曼透露,“我们没有训练馆,也没有医生和食品供应。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为了避开一天中最热的时候,达娜一般只在早上和将近傍晚时间才能开始训练,每次只有两小时左右。但即使是这些时段,她所经历的高温也是大多数运动员难以体会的。


“我继续训练是因为我还有希望”


与达娜不同,法克尔有一份警察的工作,可以领取基本上能够维生的薪水。同时,他可以不用上班而专注于柔道训练。


法克尔练习柔道已经有10年了,个子不高但身体精干,一头黑色的卷发下轮廓分明的脸庞,和雕像“大卫”颇为神似。他从小就喜欢体育,崇拜力量,经常在社区里和其他小孩比试。


伊拉克有很多条件很好的运动员,但伊拉克在国际比赛中摘金夺银的时候不多。法克尔是在一块简陋的场地里接受《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的。此前,伊拉克政府和国际奥委会曾答应提供他到国外训练备战奥运会的机会,“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只能呆在巴格达,在租来的简陋场地里训练。”


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黄金时段实在太短。也许错过了一时,也就错过了一世。大哭了一场的达娜现在情绪恢复了平静,她已经听说了伊拉克政府代表团将与国际奥委会进行最后谈判的事情,也了解到了作为田径运动员仍有可能前往北京参加奥运,她又开始投入到正常的训练中去了。


“我继续训练是因为我还有希望。”达娜说。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责任编辑:梅智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