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闻:新中国建国后的皇帝一览表

“大中华佛国”(1947——1953,1983)





先主石顶武(1947——1953)图谋叛乱,被人民政府处决。后主石金鑫,石顶武之子,1983年在农民“丞相”李丕瑞的“辅佐”下登基,于湖南醴陵农村复国,旋被县公安局镇压。






“道德金门皇帝”(1981——1990)





地处大别山,丁兴来(盲人)创道德金门教,然后称帝,封了“正宫娘娘”“西宫娘娘”“宰相”等21个人,赐‘仙印‘41枚,由于交通闭塞,直到称帝后十年才被发现并被乡政府处理。





“中原皇清国”(1982)





正皇帝张清安,副皇帝廖桂堂,以皇清为年号.地处大巴山。张清安刻“玉玺”,设“后宫”,分封丞相,文武百官,颁布《天律森吏》,打算定都巴中县,把巴中川剧团大楼当皇宫,甚至写好了准备(通过邮局)寄到台湾的册封蒋介石为“威国王”的“谕旨”,还决定要“御驾亲征”,结果还没出师,就被县公安局给灭了。





“圣朝国”(1980——1982)





林文勇,地处大巴山仪陇山区,被县公共安全专家局处理。






“玉皇大帝”(1982)





1982年地处大巴山的曹家元自称玉皇大帝,旋灭。





“皇帝”(1980)





1980年地处大巴山的朱仕强自称皇帝,仅七日即被村书记带人灭了。





“大圣王朝”(1986——1988)





地处胶东半岛。女皇晁正坤在1986——1988期间,行巫术、招童男、建“后宫”、后被县人民政府镇压。






“万顺天国”(1990——1992)





地处豫西。李成福自建安民党、万李起义军,自称唐朝后裔,妄图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复辟唐朝帝制,定都西安。后被乡派出所3名干警剿灭。





“大有帝国”





姓名不详,登基于70年代末80年代初,起因是反对计划生育政策。于是在农村立国,称皇帝,调动大军(数百人似乎),杀入县城,攻陷县医院,俘全部医生、女护士,将所有计划生育用品搜出并销毁。后人民解放军迅速发动反击并围困了县医院,皇帝率军顽强抵抗后兵败被俘。本应判该皇帝死刑。念其无知,判处无期。





曾“皇帝”在监狱中接受采访





威:您就是这座监狱鼎鼎大名的土皇帝?





曾应龙:应该叫陛下。





威:好吧,陛下,您是什么时候称帝的?





曾应龙:不是朕想称帝,是朕的十万臣民拥戴朕登基的。大约十年前,在乌江中游的观音岩,爬上来一条娃娃鱼,这牲畜会说人话,而且总在月明之夜,从岩里向外唱一首童谣,什么“假龙沉,真龙升;河之南,降太平”。后来,连三岁小孩都会唱了,于是这歌谣经过许多小孩的口传遍了九村十八沟,有位好奇的人叫马兴,是当地的风水先生,一天夜里,他带着一拨村民跟踪歌声,在“观音”的嘴里找到娃娃鱼,那牲畜见人不但不逃跑,反而啪啪扑打着尾巴,像迫不及待地欢迎人来。马兴捡起它,从它的嘴巴当众挖出三尺黄绫,正是那首童谣,而在鱼肚皮上,刻着“大有”二字。其时皓月当空,马兴出洞,望月冥思片刻,突然对天地三拜九叩,向大家举鱼布告玉皇大帝的诏示。朕事先并不知道娃娃鱼的事,计划生育闹得厉害,乡干部隔三过五带着医生,挨门挨户地查超生子女,查出来要罚款,装在肚皮里的要拿掉,还号召育龄内男女都去结扎、安环。朕有两个丫头,还想要个龙子,就同村里许多人一样,悄悄带着没出怀的婆娘外出打工,在新疆搞建筑七个月,果然天遂人愿,有了龙子,按辈份取名延泽。联不敢回乡,就领着妻儿到了河南,在新乡落脚。可还是让马兴冶算出来了。所谓“真龙升”,正暗合“曾应龙”这个姓名,“河之南”即河南,也有坐北朝南的意思,那么“新乡”这个地名正是新天子藏身之地。乌兴领着一班臣民,千里迎驾,见着朕就取出龙袍加之,纳头便拜,山呼万岁。朕却之不恭,只好顺应天命,回乡称帝,国号“大有”,改公元1985年为太平元年。





威:“大有”的合意是什么?





曾应龙:大有者,你有,我有,大家有也。朕登基下的立国御旨“有地大家种,有钱大家花,娃儿随便生”,已在臣民中广为传颂。





威:陛下的疆土有多大?






曾应龙: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朕实际管辖的也就是湘、贵、川交界,有三县之地。宰相牛大全在立国之际,专门组织人丈量土地,绘制成地图,送达四川成都国,湖南长沙国和北京国政府。





威:说句不客气的话,陛下的这个大有国完全是从史书里照搬来的,包括童谣、娃娃鱼显灵、河南迎驾等细节都是陛下与大臣事先密谋的结果,真没想到,时过境迁,您老人家还在做皇帝梦。





曾应龙:放肆!朕知道你是四川成都国来的什么记者,又同狱方混得颇熟。但朕有权拒绝你的采访。





威:我不是记者,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民情研究者。如果陛下这次不愿同我开诚布公地交谈,恐怕以后就再难有机会让人了解您和您的“国家”。据我观察,您读过不少古籍,您知书达理,素怀鸿鹄之志,虽然这种远大志向有点过头,您不想永远成为世人的笑柄吧?





曾应龙:成王败寇,有什么值得笑的!您能保证如实地记录朕的口谕吗?





威:当然,陛下。我保证。






曾应龙:话说太尉马兴、宰相牛大全等一班臣民迎驾回乡后,向朕奏请起事步骤和时机,马兴认为,大有国地理偏僻,人烟稀少;乡民们受祖宗规矩的约束,传宗接代的旧意识根深蒂固,计划生育政策在这儿难以推行。更由于一些乡干部的粗暴作风,激起了人们的普遍反感。婆娘们宁愿钻山洞、吃野菜、喝泉水,过野人的生活,也不愿做人流。这种害怕断子绝孙的普遍民情是能够利用的。牛大全认为,应该让大有国的开国大臣们深人(和)民间,在老百姓中宣传生娃儿的权利是天地祖宗给的,当然是生得越多越好,虽然养娃苦一点,但人穷惯了,苦惯了,养一个和养七个、八个也差不多,多一个娃儿就多一份盼头,谁要是连咱的





盼头都要灭掉,就应该同他干。经过半年多的发动群众,大有国的基础就打好了。于是朕连续颁发几道痛斥计划生育为妖术的秘密诏书,号召大有国臣民敞开生,谁要生养十个娃以上,朕就赐封为“诰命夫人”。正当其时,曾家沟的百岁长老去世了。在山里,百岁老人的仙逝是方圆百里的头等大事,许多人老远赶来参加送葬。风水先生作为贵宾被请到,他翻山越岭,忙乎了两天,终于期寻到一处向阳的风水宝地。逝者灵柩停了三七二十一天。请外山的和尚念经做道场,方选定出痪日。





按马兴的计算,必须要在太阳刚露头时落下桤材,百岁长老的香火才会同旭日一般,永远上升。于是一千多人的送葬队伍半夜就吹吹打打地起身了,大有国的开国臣民一百多人也混在里面,普天之下都是逝者的孝子,朕在这时也不能免俗。大家认为如果能借百年之尸还魂立国,无疑是天赐的吉兆。绕着山梁盘桓而上的长蛇阵壮观极了,连星星也暗然失色,并且越朝上,越辩不清哪是星星,哪是火把和人群。牛大全奏道:“陛下,这一切都来自天国呀。”于是跟着朕一道加入嚎丧的队伍。领头哪个家伙嗓音特别亮,他颂一句,上干人就合一句,





把山震得嗡嗡直响:“走哇走哇,不要歇气哇,不要抬头哇,到天河上游,去投胎哇,二十年后你又来哇,娶个大姑娘,日牝又下崽哇……”





威:您老人家还挺有诗意的。





曾应龙:好戏还没开场呢。下葬的时辰到了,太尉马兴叉率领十几位禁卫军迎着刚露头的日头跳神,许多人不由自主地跟着跳起来。宰相牛大全趁机亮出膀子,祭起大有国的龙旗,跺几跺,摇几摇,接着从怀里掏出一把豌豆,扬手一抛,连叫几卢“变”;人们都弯腰去捡那些人土的神豆,不提防乌云从山涧底阵阵涌起,一会就遮住了太阳,霎时!电闪雷鸣,暴雨如注,似有十万天兵天将杀向人间。





威:这就叫“撒豆成兵”的把戏了。





曾应龙:你还憧点行。众人被暴雨浇得鬼哭狼嚎,纷纷下施恳求牛宰相收了法术,朕自然准奏。雨过天晴之际,臣民们完成葬仪,随朕下山,一路竖起招兵旗,四方乡民纷纷投靠,十几天聚了数万之众。





威:什么数万之众?您的判决书我看过了,也就不过几干受你们愚弄的群众。





曾应龙:君王无戏言。朕还亲率御林军攻人县城,占领了县医院,赶跑院长,将所有的避孕妖物嫂出,在院子里堆成小山,点火焚毁。这一惊世壮举,相当于林则徐虎门销烟。万众欢呼雷动,于是牛宰相马太尉率文武两班大臣,着蟒袍持玉笏,依次上朝,行君臣之礼。





威:听说陛下还拥有三宫六院,共四十名嫔妃?





曾应龙:那都是牛、马二位爱卿做的好事!朕曾下诏辞退,说创国伊始,百废待举,天子理应与众臣民同甘共苦,岂有功未成,先思淫欲的理!可众卿苦苦相劝,言从古至今,天子都是三宫六院,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令不行。陛下不承淫欲的精神值得万世景仰,但这排场是不能不讲的!





威:陛下的嫔妃都是哪儿选来的?曾应龙∶县医院的女护士都人选了,其它就是文武大臣的公主,但朕日理万机,连一起厮守了半辈子的皇后也无暇宠幸,哪顾得上嫔妃!





威:陛下的朝廷也太腐败了,满朝都是皇亲国戚。我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把皇宫选在医院了。一是女人多,二是大有国的乌合之众根本就攻不下县政府。





曾应龙:朕一心记着攻医院烧避孕妖物,召唤民心,把政府和公安局全忘了。后来,解放军包围了医院,朕亲率御林军迎战,不幸被虏,而马太尉却押着后宫嫔妃,投荷花池自尽殉国,可惜池水太浅,淹不了人。马卿一时兴起,竟舞起大刀片子,斩了两个嫔妃的头,唉,亡国之痛,没齿难忘啊!





威:马太尉和牛宰相不是会撒豆成兵吗?他们的法术到哪儿去了?





曾应龙:牛卿祭起大有龙旗,正要作法,肚子就挨了一枪。好个牛卿,大吼一声,又向前冲了几丈远,可还是倒下了。





威:陛下的朝廷也覆灭得太快了!






曾应龙:天命也,非战之罪也!马太尉拖了命债,被判处死刑。朕与牛卿等一干大臣均身负重罪人狱。朕就是不服北京国的法!你想想,朕祖祖辈辈的骨头都埋在这地方,朕的族谱能够上溯至宋,一干多年啊,朕还不应该承接风水,建立大有国么?北京国管辖的地盘那么大,且四方八面都要朝贺,还缺一个小小的大有国么?吾国贫穷,就是因为五谷不丰,人丁不旺,计划生育一旦落实到户,朕愧对列祖列宗呀!再说,既使要结扎、安环,做手术,也得通过朕下诏,哪有外国人跑到本国来推行他们的政策的?





威:陛下说谁是外国?





曾应龙:吾国之外都是外国。





威:那我也是外国人了?





曾应龙:然也。国与国无论大小,都该平等相处,互派大使,互通关贸,试问如果吾国硬要到你国去推行“娃儿随便生”的政策,你国能接受吗?





威:这就是陛下申诉多年的理由?






曾应龙:然也。





威:陛下的朝廷也太小了,如果都锅您这么干,哪全中国至少有几万个皇帝要登基。您大约已劳动教养了十几年了,人(和)民政府对您怎么样?





曾应龙:朕学过医,大队就安排朕做了卫生员,也算广施龙恩。朕每天也读报,晓得外面每天都要发生许多大事,而大有国相对封闭、落后,许多年也没有报上一天朕大事多,朕要在监狱里勤学习,争取能早日减刑出去,造福于本国臣民。





威:还想称帝?





曾应龙:穷不能立国,这是教训啊!所以说,要挖穷根,奔富裕,首先就要学习文化和科技。朕过去潜心钻研古藉,忽视了本土本乡之外的时代变化,入狱后,朕反而在高墙之内开阔了视野,还报考了函大。





威:皇上读函授大学?这倒是新鲜事。听说陛下为上学之事还下诏给监狱长和政委,称他们为“黄、王二大臣”?





曾应龙:读函大需要钱,朕的用意是在表彰黄、王二位管理监狱有功的同时,向狱方征集几百元学费,不料朕的苦心被误解。大队长亲临监舍,把朕好一顿训斥!





威:皇后来探过监吗?





曾应龙:朕已将她贬为庶人。





威:这么说您离婚了。儿女改姓了么?





曾应龙:一言难尽。朕的心情不好,不想再谈下去了。





威:但愿我能拉到赞助,支持陛下学完函大。祝君健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