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亲人的送别

你的金戈铁马,有人未曾记忆;你的指点江山,有人只懂依稀。我回忆的起点,是你身陷囹圄。人群拥挤,只是长街伴你远去,这是一场没有亲人送行的别离。或许决别从不需要热烈,但愿火红似花般锭放,传达如亲人般的奠祭。

归来

忧郁的风 经久不息地吹着 吹过旷野 吹落我身上的战尘 吹进我凌乱的髭须深处 让我重新嗅到呛鼻的硝烟味道 忧郁的风 你尽情吹吧 在我从战场归来的途中 哪怕吹散我衣袂间最后一丝温暖 让我在这凛凛的清晨 变成一个与过去彻底决裂的新人

天堂

妈妈 我把冰凉的手插进炽热的泥土 上帝却只留给我一个十字架 妈妈 撒旦他使用了什么魔法 让通往天堂的路 充满死亡的恐惧和噬血的厮杀 妈妈 天堂里有没有温暖的臂弯 我赤裸的灵魂奔袭追求 你的柔软 妈妈 怎么才能驱走黑暗 让我在月夜里都能以星眸 向你回闪 妈妈 怎么才能不让灵魂迷失走远 我想穿上漂亮的衣裳 在你说过的天堂里尽情表演

孩子 倚身在暮色里 我朝你海洋般的双眼 投掷我哀伤的网 孩子 我迷失在梦魇里的孩子 每个惊醒的清晨 我的灵魂甚至还是湿的 月亮它让我在噩梦中与缓慢的暮色搏斗 我甚至看得见你借着最大的星星凝视我的眼 孩子 我听得见你隔风中的松林 唱给上帝的歌 孩子 为什么 我以丝线般的叶子编你的名字 却要以泪封缄 孩子 你可看得见我指路的灯盏

你的手不能放下

你的手指 蘸着时间 点燃黎明和夜晚 人生隧道 有窄有宽 谁让你深深地坠人黑暗 阳光下 鲜红的血迹未干 纠葛如麻的恩怨 令你摇动橄榄枝的手 始终不能放下 风啊 你吹起来吧 摇动我呆滞的目光 成两条波光潋滟的溪流 我将以你赐予的慈爱 重以手指 蘸着时间 且当火把点燃 明明灭灭 是血的灯亮 来来去去 是心的温暖

哭墙

当阴影覆盖我的心 当风从冬夜吹进我的衣襟 我便向你呼唤 隔着那一墙的泪痕 月下有崖 崖下有城 城中有墙 墙上有字 血迹斑斑 只一瞥 模糊中 墙哭了 泪被血淹没 殷红 愤怒如火在燃烧

隔离把我割成橡胶树 道道伤痕 都有洁白的血流出 似那道拆而复建的隔离墙 令青春失血 进退失据 伤痛淤积 童心 在噬血的黄昏中 褪色 泪水却流淌无声 岁月在隔离的缝隙中苦等 那盏自由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