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坚决否认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发动

朝鲜战争到底是怎样爆发的?中国出兵的过程究竟是怎样的?几十年来始终是一个困扰着各国学者,甚至困扰着当政者的一个极大的谜团。包括主要当事国中国和苏联当年的大多数领导人,多半也是不甚了了。朝鲜战争是1950年6月爆发的,仅仅过了十年之后,即到了1960年6月,即使是在这个问题上参预过某些决策讨论的亲历者,对战争爆发的原因,和中国出兵的背景,就已经说不清楚了。


1960年6月22日,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与彭真率领的中共代表团举行了正式会谈。会谈中双方在许多问题上互相指责,发动朝鲜战争的责任问题也被赫鲁晓夫翻出来用以指责毛泽东。自然,中共代表团团长彭真对此完全予以否认,且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让我们通过沈志华搞到的俄国档案,看看赫鲁晓夫和彭真当时围绕着这个话题是怎样争吵的,各自的说法又是什么:


赫鲁晓夫:“我们在这个小范围里,可以讲,朝鲜战争是北朝鲜发动的,是苏中两国都同意了的。”


彭真:“不对,我们没有同意。我参加了政治局的讨论,这个问题我是知道的。”


赫鲁晓夫:“我们也看到了文件,毛泽东是同意了的。”


彭真:“有两点必须说明:一、发动朝鲜战争,我们事先不知道;二、战争打起之后,你们派罗申大使找我们中央,说苏联出兵不妥,斯大林想要我们来出兵。”


赫鲁晓夫:“那个时候如果是我们这些人担任领导,而不是斯大林的话,这场仗就打不起来了。但是,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也是不会那样做的。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决定后才发动的。”


彭真:“你说得不对,毛泽东同志是反对打的。毛泽东同志在莫斯科就同斯大林说过,如果战争打起来,那就不是南朝鲜的问题,而是美帝国主义的问题了。即不是南朝鲜能否拿到手的问题,而且是北朝鲜能否保得住的问题。这样的意见,毛泽东同志也向金日成同志谈起过。朝鲜战争打起来以后,斯大林说,如果苏联出兵,就意味着世界大战,因此才请中国出兵,因此我们才同意出兵的。我当时参加了政治局会议的讨论。”


赫鲁晓夫:“你说的是战争打起来以后的事,问题是发动战争斯大林和毛泽东是批准了的。”


彭真:“你说的不是事实,是造谣。我参加了讨论。我们始终认为是斯大林同志同意了的。金日成同志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赫鲁晓夫:“你比我小吧,今年多大岁数?”


彭真:“58岁。”


赫鲁晓夫:“你比我年青,但是记忆力却不如我。”


彭真:“我的记忆力很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政治局的讨论,我是参加了的。我们把意见告诉了斯大林。”


赫鲁晓夫:“事后诸葛亮,你们中国人就喜欢这样。”


彭真:“你这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攻击,我告诉你,我们确实同斯大林说过。”


赫鲁晓夫:“他是不听别人意见的,他已经把自己变成了偶象。”


彭真:“我们对斯大林是不满意的。我们也有委屈……。”


赫鲁晓夫:“再说一遍,朝鲜战争是斯大林和毛泽东两个人共同决定的。”


彭真:“完全不对!毛泽东同志提了意见。这一点,你可以问问当时参加过讨论的其他同志,那样你就会明白了。”


赫鲁晓夫:“我们不要谈死人了。我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


彭真:“根本不对!你们有人也参与了这件事,应该可以作证。我再一次声明,你说的根本不对!”


从这场双方弄得脸红脖子粗的争吵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中苏两党领导人在内部都完全不回避战争是北朝鲜首先发动这一事实。他们争论的关键仅仅在于,到底是谁批准或者说决定发动这一进攻的?赫鲁晓夫坚持说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共同批准或决定的,而彭真则坚信毛泽东是不同意的,甚至是反对的,强调中方对战争的发动事先并不知情,所以,毛泽东对战争的发动没有任何责任。


虽然朝鲜战争停火协议签订时,“火树银花不夜天”,中苏两国以及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把它当做一场伟大的胜利来大肆庆祝。然而从彭真和赫鲁晓夫的这场争吵中也透出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中苏双方领导集体其实从来就不曾有过半分胜利的欢愉感。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所谓的“辉煌胜利”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不遗余力地把“功劳”往对方的最高统帅头上推。赫鲁晓夫把话巳经说得再明白不过:“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


对此,沈志华在他的演讲与著作中做了相当清晰的回答。他指出,第一,从战争最初的策划,到最后的实施,都是在斯大林与金日成,即苏联和朝鲜之间秘密进行的,中方既未被告知,更未参预其间。因此,赫鲁晓夫关于这场战争是得到斯大林和毛泽东两个人批准,“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第二,毛泽东并非不知道金日成有此计划,斯大林也并非没有就此与毛泽东通过气。1950年5月13日金日成访问北京,就是在斯大林的逼迫下,就发动战争一事专门到北京来征求毛泽东意见的。在毛泽东托周恩来通过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向斯大林了解其真实意图时,斯大林也明白无误地告诉毛泽东:尽管他已同意了朝鲜人关于实现统一的建议,但是,“这个问题最终必须由中国和朝鲜同志共同解决,如果中国同志不同意,则应重新讨论解决这个问题。”在斯大林已经同意了朝鲜人的计划之后,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也并没有反对。因此,赫鲁晓夫说“如果毛泽东不同意,斯大林也是不会那样做的”的说法,也并非就是捕风捉影。


历史,有时候就是这样复杂。


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0月4-5日在中南海居仁堂召开了扩大会议。因为气候影响了飞行,远在西安的彭德怀在会议巳经开始半天后的下午才赶到了中南海勤政殿。进会场一看,情况不妙,叶剑英正在发言,认为同美国开战,我们的一切建设计划全都要泡汤,只有祖国安全受到威胁才可介入。听的人情绪都非常低沉,一个个埋着头抽烟,弄得满屋子烟雾腾腾。接着发言的贺龙认为北朝鲜应由苏联负责,为什么要把中国扯进去?粟裕也抱怨说金日成未按预定计划行事,这下吃到美国佬的苦头,才晓得来找中国人帮忙。


看到如此情景,彭德怀惊讶不已。他后来在自传里讲:“得知是研究出兵朝鲜的问题后,我也没法讲话。因为原来我满门心思还以为中央召开这个会议是为了布署开发大西北的问题,所以带了一大堆这方面的图纸和资料赶过来。”


当天彭德怀一句话也没说,会议结束以后,彭德怀住在北京饭店6楼。晚上,邓小平去看望他,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对他讲了,然后通知他:“老彭啊,主席明天上午要单独见你,你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能不能出兵?”


彭德怀当然知道毛泽东单独见他意义非同一般,更清楚毛为何要单独见他——显然,毛泽东的目的是通过他去扭转会议的僵持局面。


彭德怀与毛泽东共事多年,他太了解毛的做法。在1937年8月召开的洛川会议上,毛提出的刚刚改编的八路军今后应坚持山地游击作战的方针受到军事指挥员们的一致反对,他马上提议休会三天,然后利用这三天的时间,轮流单独召见坚持运动作战的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等人谈话,取得支持后再复会。


这一夜,彭德怀根本就没合眼,时而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时而又起来独坐苦思。


5日上午9时,邓小平受毛泽东委托,专程到北京饭店接彭德怀去中南海谈话。


一见面,人还没坐下,毛泽东就直截了当问他:“老彭,会上的意见你都听到了,正如大家所强调的,我们确实存在严重困难。但是,我们还有哪些有利条件呢?我现在就要你一句话。你说,中国到底能不能出兵?”


彭德怀太了解毛泽东长期养成的习惯是夜里工作,临天亮上床睡觉,上午本应是他睡觉的时间。而今天,毛泽东能在睡觉的时间召见他,就说明毛和他一样,也是一夜未眠。


彭德怀用不着再想,端上了一夜深思苦虑后的意见,简洁地说:“苏联完全撒手,我们装备差得很远,只好让朝鲜亡国,是很痛心。如果苏联人半撒手,那么,我们跟美国人还有一拼。”


毛泽东身子往前一倾,伸出大手猛地在桌子上一拍:“老彭呐老彭,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现在美军已分路向三八线以北冒进,我们要尽快出兵,争取主动。今天下午政治局继续开会,你到会上讲去!”


毛还告诉彭德怀,斯大林巳经向他保证,苏联肯定会出动空军配合志愿军作战。


当天下午,彭德怀就在会上慷慨激昂地讲出那番豪言壮语:“让美国占领朝鲜中国无法安心搞建设,不如打烂了再建设”;“即使我们打败了,顶多是解放战争晚了几年。中国有的是山,咱们再上山而已”。


有了彭德怀的表态,出兵朝鲜也就有了主帅,会议上没有人再提反对意见了。毛泽东决定:成立志愿军,由彭德怀出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立即作好参战准备。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十分肯定地对彭德怀说:“给你十天准备时间,出兵时间初步预定10月15日。”


虽然木巳成舟,林彪却仍然在反对。10月6日周恩来在居仁堂主持中央军委会议,会上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出兵朝鲜的决定,并研究部署志愿军出动的各项准备工作。林彪在会上继续表示不赞成出兵,他的主要意见是,为了拯救朝鲜而把中国打烂不值得,因装备太差与美军作战没有胜利把握,美国可能用原子弹或大规模空军袭击中国大陆。因此,他还是主张最好不出兵,如果一定要出,就采取“出而不战”的方针,屯兵于朝鲜,待机行事。周恩来强调出兵援朝的决心已定,现在只是研究如何执行的问题。


的确如此,同日召开的最高国防会议对政治局的出兵决定表示支持,8日,毛泽东发布命令:“为了援助朝鲜人民解放战争,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的进攻,借以保卫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及东方各国人民的利益,着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助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


同日, 毛泽东发布了关于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任命彭德怀为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率第13兵团及所属四个军和边防炮兵司令部及所属三个炮兵师,待命出动。后勤供应事宜,统由高岗调度。同日,毛泽东发电将这一决定通知金日成。


就在中共领导人反复商讨时,苏共中央政治局也在开会。会议确定: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放弃北朝鲜也要避免直接与美国发生冲突,还决定,撤出苏联在朝鲜的一切机构和人员。10月6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再次劝说中国出兵。他称:“美国现在没有打大仗的准备,日本也没有能力帮美国打仗,因此,中国与苏联共同与美帝国主义作战必将取得胜利。美国将不得不接受调停,从而无法将朝鲜作为他的军事基地。同样,美国不仅会被迫放弃台湾,还将拒绝单独缔结对日和约,使日本不能成为他在远东的跳板。如果中国只是消极地等待,而不是进行一场认真的较量,再一次使人信服地显示自己的力量,那么中国就得不到这些让步。中国不仅得不到这些让步,甚至连台湾也得不到,美国人会把持台湾,把它当作基地。中国最终将被卷入战争,同时,由于与中国有互助同盟条约,苏联也将卷入战争。我们对此应该惧怕吗?我的观点是,我们不必惧怕,因为我们联起手来将比美国和英国更强大。如果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那么让它现在就来吧,而不要等数年之后,那时日本军国主义就将恢复起来并成为美国的一个盟国。以上就是我向您提出至少派五六个师所依据的国际形势及前景的考虑。”在斯大林还说:“如果人民解放军打败了,苏联愿意直接介入。”斯大林的这番慷慨陈词,显然不仅仅是询问中国的意见,而是鼓动和要求中国卷入这场战争。


接到斯大林的这份电报后,毛泽东并没有明确地把中国已经决定出兵的情况告诉心急如焚的斯大林。他对苏联大使强调,中国的武器装备很差,尤其是没有空军,同美国作战没有取胜的把握。但是过了一天,10月8日晚毛泽东又致电斯大林,通知他中国已经决定出兵,彭德怀任司令兼政委,高岗负责后勤。部队将在15日之前出动。


然而,在苏联出动空军协且志愿军作战的问题上,由于斯大林瞻前顾后,出尔反尔,以至中国在下决心出兵朝鲜的问题上再次出现波折。


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了派遣志愿军援助朝鲜抗击美国军队的决定之后,毛泽东首先关心的就是苏联空军是否出动的问题。10月6日毛泽东召见罗申,表达了中国部队准备待“机”出动的意思。


罗申向斯大林汇报说:毛泽东极其关注有关空军的问题。他指出,根据朝鲜朋友通报的情况,美国人在朝鲜地区拥有大约1000架飞机,中国人暂时还没有自己的空军部队。在毛泽东看来,必须要有空军部队,它的作用一是掩护派到朝鲜的中国地面部队,二是在前线地区采取作战行动,三是掩护中国的重工业中心上海、天津、北京、沈阳、鞍山和抚顺等地。毛泽东特别强调,中国政府本身没有能力从空中对部队和工业中心进行掩护,因此,必须有苏联提供的技术装备。最后,毛泽东通知说,周恩来和林彪将于10月8日动身前往苏联,与斯大林商谈出兵朝鲜的问题。


周恩来和林彪的任务是要在出兵问题上得到斯大林的保证:第一,苏联以贷款的方式向中国志愿军提供武器装备;第二,中国出动陆军,苏联出动空军配合作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