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3/



大佛后面到底有什么?

段虎在半晌的呆立后,仔细揉了揉眼睛,然后定神看去,在大佛的后面,竟然有一幅血淋淋的图画,上面大约有十几个人,有的面目狰狞,手里举着大斧头,有的已经被开膛破肚,还有的抓起被砍人肚子里的五脏六腑乱嚼起来,一边嚼着,血还不断地流着,无论谁见了,都会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段虎刚想走开,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绊住,回头一看,“我的妈呀!”原来是地下还有一排死骨。

自己到底身在何处,段虎不得而知,但他知道这估计不是什么真实的东西,恶狼还是在不断的训练他们,只是和平常的特种训练不一样,采用的是另类的方法,也许是这次任务的需要,也许是恶狼本人独有的一套训练方法,无论如何自己也要顶住,不能被这些小鬼小神所吓倒,那样真的是连一个普通的士兵都不如。

想到此处,段虎开始向里面走去,因为他看到在血淋淋的图画下竟然还有一个门洞。

寻着门洞向里走,段虎又看到了另外一番天地,里面更加开阔,不过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中间倒是有一个画着八卦图的圆圈,段虎一脚迈进里面。

“咣当!”外面的石门重重的关闭,随即四周嘎吱吱的从墙后冒出一圈的佛像,震耳欲聋的声音传进段虎的耳膜,“哈哈哈。。。。。。”

“哈哈哈。。。。。。”声音在里面环绕开来,回荡不断,段虎就感觉开始耳鸣,不自觉地用双手堵上耳朵。

“你们连这点外音干扰都承受不了!”

“这是对你们的特种训练,你们不是一般的战士,也不是一般的特种兵,所以必须要有特殊的训练!”

段虎突然想起恶狼的话,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思想压力太大导致出现错觉。

想到这里,段虎赶紧睁开紧闭的双眼,然后定了定神,突然声音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没了,眼前亮起了灯光,“这不是我们刚才离开的地方吗?”段虎惊奇的喊了出来。

段虎说的离开的地方是哪里呢?

就是他们第一天刚来到这里——也就是晚上突然听到警铃集合和恶狼训话的地方。

可是段虎细细一看,不对,这里怎么还有狼?

段虎看到了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狼正在看着他。

这只狼浑身的毛都立着,而且眼露凶光。

段虎迅速的用眼角剽了一下整个山洞,没有什么异常,可是眼前这条狼还需要段虎——这个特种狼战士解决掉,况且洞门紧闭,自己也没得选择。

想到这里,段虎把枪放在地下,解下背囊,手里握紧匕首。

这个匕首可不是普通的匕首,它近距离的威力甚至比枪要厉害的多。

段虎一系列动作,狼也看在眼里,它在片刻的沉寂之后,猛然向着段虎窜来。

段虎早有防备,等狼跃到近前伸着爪子向他扑来,顺势一闪,没想到狼的反应也是极快,一转身,又向段虎袭来。

段虎想躲已来不及,一下子被狼用嘴咬住肩膀,顿时鲜血直流。

段虎“啊”的一声,但他也知道,必须快速反击,要不然自己的小命必会顷刻间丧于狼嘴,段虎用脚猛蹬狼的后腿,狼“嗷”的一声放开了他,段虎随即一记飞脚踹向狼身,狼一下子被踢出数步倒地。

“嗷!”狼这时突然平地而起发起第二次攻击。

段虎不敢怠慢,赶紧起身迎敌。

可就在段虎手持匕首准备与狼决一死战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这时狼也冲了过来,无奈段虎用双手抓住了狼的恶爪,狼此时也有些发疯,嘶吼着不断展开血盆大口。

段虎的全身已经被狼撕扯得不成样子,如果一直僵持下去,局势对他大为不利,段虎在与狼搏斗的时候,赶紧将匕首调整好方向,找机会用匕首一下插进狼的咽喉。

“嗷!”狼一下子没了气力,松开段虎,慢慢倒地,血流不止。

段虎仔细看了看,确认狼已死去,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粗气,浑身的汗和被狼撕咬的血水交织在一起,段虎被狼咬伤的肩膀也是疼痛难忍,他赶紧拿出药水消毒,然后用纱布包裹严实。

休息片刻,段虎转而回到刚才待的地方。

“你怎么了?1号,怎么会这样?”几个人看着满身是血的段虎,同时惊奇的问道。

“没什么,刚才是我这个狼1号和真狼的决战!但是我最终赢得了狼战的胜利!我才是真正的恶狼。”段虎这时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怎么?附近还有狼群?”3号说。

“什么狼群,就一只,真有狼群,我还不被它们吃的连毛也不剩啊!”

“也是!”2号说。

几个人拿好东西,在段虎的引导下,一起到了刚才狼战的地方,2号负责警戒,段虎和3号、4号、5号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大家感觉饿了。

“我们没吃的了,怎么办?”5号问。

“我不管了,昨晚我警戒太累了,我要睡了。”一晚上都没休息的2号说道。

段虎想想也是,可是这里除了石壁就是石壁,还可以吃什么呢,难道真要像六十年代那样啃皮带,不行,皮带啃了扎什么。

“狼!”段虎想到了他们的猎物。

段虎走近狼跟前,用匕首开始解肢狼体。

“吃点美餐。”当段虎把狼剁成一块一块时,首先递给3号。

“谢谢!”3号知道生吃狼肉不好,但这个时候也别无他法,总比饿死要强得多。

段虎自己也扯了一块,慢慢的嚼起来。

就这样,他们用狼肉维持生命。


当段虎和其他人休息了一天,感觉精神好多了,就准备继续向前走。

“1号,以你的判断,这到底是训练,还是实战?”5号始终解不开心中的谜团,当然也是所有队员的谜团,就一边走,一边问段虎。

“以我的看法啊,训练的可能性最大,不过确实是非比寻常、特别另类的训练,恶狼这样说,估计也有他的想法,你应该还记得恶狼开始说的话,看来这次的任务和我们以前执行的有些不同。”段虎说道。

“是,看来我们要时刻准备战斗,无论训练也好,还是真的遇到了不测,特种兵必须。。。。。。”

“啊!”没等5号说完,走在前面的2号和4号喊了起来。

段虎回头一看,不禁也是大吃一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赶快跑!”段虎大喊。

原来,在大家的后面竟然出现了一群黄蜂,黑压压的,叫人看了都发渗,黄蜂在嗡嗡声中向段虎他们冲了过来。

看到这种情形,段虎赶紧招呼大家快跑。

几个人当然也不敢有任何的耽搁,飞奔脚步向前。

可是,人的奔跑速度再快,也无法和黄蜂相比,眼看段虎和队员们就要被黄蜂围绕起来,救命稻草出现了。

前面是一排的火坎,而且还有几个火圈,段虎此时的思维马上想到,必须快速跳过去,以躲避黄蜂的追赶。

“赶快过去!”段虎冲着大家喊起来。

不过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火圈的另一边也聚集了很多的黄蜂,而且有一部分已经爬到几个人的身上。

“怎么办?”段虎也有些急了,他知道黄蜂群的厉害。

段虎和队员们开始晃动自己的手臂挥打黄蜂,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嘎吱!”突然,山洞的左边开了一个口,段虎和队员们赶紧跑了进去,洞口也随之关闭。

“好险呢!”段虎暗叹。

当前的山洞里,没有什么特别,还是光秃秃的岩壁。

“都没事吧?”段虎问道。

“没事!”

“那就好!”

段虎说完,开始在岩壁四周用手敲打,寻找出口。

刚才的洞口虽然可以打开,可是段虎知道,此时此刻是万万不可以再出去的。

段虎在洞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发现,无奈只好挨着2号做了下来。

“你在想什么?”2号看着段虎发呆的样子问道。

“没什么。”段虎歪歪脑袋说。

“是不是在想洞口在哪里?”

“不是。”

“奥。”

“其实,我现在想到了我的新婚妻子。”段虎说完有些伤感。

“新婚妻子?”2号惊讶的问道。

“是的。”段虎说,“这次任务的当天,也就是说我被通知参加这次行动的时候,刚好是我和妻子的新婚之夜。”


坐落在山脚下的一个部队营地,冬天的夜晚。

在战友们热热闹闹的一番逗趣后,一对胸前佩戴大红花的新人进入了洞房。

说是洞房,其实布置的非常简单,墙上贴着大红的喜字,一套崭新的洗漱用具,还有床上的新军用棉被。

房子里点燃着几盏烛光,把两个新人的脸映得火一样的红,他们手挽手慢慢的走到桌旁坐下,桌子上摆着一瓶红葡萄酒和几个小菜,两人没有说话,男的把酒打开,给女的倒上,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

“干了这一杯!”男的说。

“好的。”女的说。

两个人脖子一仰,第一杯酒下肚。

“再喝一杯,好事成双吗。”男的又说。

女的哼了一声,又喝了下去。

“芸妹。”男的对女的说。

“虎哥。”女的也回应男的。

“没想到经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我们终于重逢了,而且还是在部队,你不是一直想当军嫂吗?”

“是。”

“现在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当然我也感到非常的幸福,芸妹,我爱你。”

“我也爱你,虎哥。”

女的说完一下子扑到男的怀里大哭,男子也开始喜极而泣。

这对新人就是段虎和他的新婚妻子茹芸。

段虎从小和茹芸青梅竹马,后来段虎从军后,茹芸一直和他联系,不过茹芸的父母不同意这件事,茹芸也被父母带着出了国,可是后来,茹芸不顾父母的一再反对,并且要挟说不让自己和段虎来往就自杀,才得以顺利回国,从而找到了在部队的段虎,领导知道此事后,就成全了他们的好事。

“芸妹,让你受苦了,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天天陪在你的身边,呵护你。”

“虎哥,谢谢,我也会伺候你一辈子。”

。。。。。。

段虎、茹芸,两个人在美丽的夜晚,说着温馨的情话。

“段虎!”正当两人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窗外有人敲门。

段虎走到门口,轻轻把门打开。

“队长,请进来。”段虎认出了自己的队长。

队长没有说话,而是示意段虎出门。

段虎走出房门,队长示意他再走远些,段虎只好跟着队长来到院子里。

“队长,到底什么事,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段虎不解的问道。

“段虎啊。。。。。。”队长似乎欲言又止。

“你和茹芸还好吧?”

“队长,到底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段虎有些急了。

“是这样。。。。。。”队长低下头,似乎还是不想说。

“队长,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服从组织安排,因为我是一个兵。”段虎冲着队长郑重的说道。

“那好吧,看来我还是和你说吧。”队长眼睛紧盯着段虎说,“是有了新的任务,必须你去。”

“好,那请队长吩咐吧。”

“士兵段虎!”队长喊道。

“到!”段虎马上立正站好。

“现有一个紧急任务,需要你去执行,现在马上动身!”

“是!”

“段虎,本来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不应该和你说,但是这次任务非常紧急,而且据上面的人说任务还很艰巨,所以必须你去。”队长走到段话面前安慰着。

“队长,没事,我和她说说就动身。”

说完,段虎重新回到屋里。

“什么事?”茹芸问段虎。

“没事。。。。。。我。。。。。。”当段虎走进屋里,看到茹芸那幸福的眼神,不免有些开不了口。

“真的吗?”

“真。。。。。。”段虎不知道怎么说。

“有事你说吧。”茹芸十分平静的说。

“有一个任务需要执行,而且是现在出发。”

“是吗?既然是上级的命令,那就去吧。”虽然茹芸有些依依不舍,但是她也知道军令如山倒。

“那我走了,等我回来。”段虎说完,在茹芸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做出了房门。


“不知道这次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什么时候可以回去。”段虎想到自己的妻子有些伤感。

“是啊,现在都不知道任务是什么。”2号说道。

“但愿早日安全顺利完成任务,我不希望茹芸等得太辛苦了。”

段虎不是那种离开老婆就不能活的人,相反他很独立,经过部队的磨练,他已经从一块废铁打磨成了一块好刚,甚至有时候,特别是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会十分冷血,但是段虎和所有的普通大众一样,他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这次出征之前,不但是他和妻子茹芸的新婚大喜,其实还有一个让他始终心存内疚的事情,那就是没能见身患绝症母亲的最后一面。

“1号,你哭了?”5号看着段虎眼角微微渗出的泪水,疑惑的问道。

“是吗?”段虎随便应了一句。

然后,他用手一摸自己的眼睛,粘乎乎的东西,“我哭了?”

段虎自己问自己。

“是,你确实哭了。”4号也说。

“奥。”段虎突然感觉到一丝茫然。

“我不可以哭!现在不是我哭的时候!”

段虎用衣袖把眼泪擦干,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一个钢铁战士,而且还是一只狼,所以不能哭。


“段虎,你听。”就在段虎思绪还没有完全从自己的情感里拉回来的时候,2号说道。

“什么声音?”段虎在问的同时,也竖起耳朵倾听。

“好像是有人在喊叫。”2号说。

“好像是,而且越来越近。”

“恶狼,我听出来了,好像是恶狼的声音。”段虎说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