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神秘特种兵之“铁血征途”】 狼:神秘特种兵之“铁血征途” 第五章 谜团重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3/



“嗷。。。。。。”大厅里发出的一阵诡异叫声唤回段虎的回忆。

这一声就像地狱里的厉鬼发出的哀嚎,所有人不仅打了一个冷颤,随即又传出了和尚念经的木鱼声,一会又是飞机的轰隆,战争的炮火,还有小孩的哭声。。。。。。

所有人此刻思维都变得有些发木,段虎的脑袋也像着了魔一样的生疼,“不好,是思维干扰,可这到底是谁干的?恶狼没必要这么折腾大家吧?在这个神秘的地方,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难道还会有匪徒侵入?不可能!可是?”

段虎脑袋里一连串的问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们一周后即将执行的又是什么任务呢?”段虎的问号也是所有人的疑问,大家此时好像已经没有了防范之心,都在揣摸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情景,确实让段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惊恐之状在段虎的脸上浮现,不过很大的疑惑也布满段虎的愁眉。

“啊!”就在大家惊魂未定的时候,从远而近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突然传来。

“啊?”段虎浑身哆嗦,心里抽搐了一下。

“啊!!!”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段虎的脑袋里此时没有了别的东西,除了炮火硝烟就是嘶声哀嚎,慢慢的感觉开始耳鸣,最后浑身发软,差点晕厥过去,“不好,这肯定还是训练,就像以前武打小说里的内功制人,外音干扰,我要挺住!”

就在所有的人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声音嘎然停止,又是一片寂静。

大家慢慢的清醒过来,可是没有一个人乱动,都好像在静静的等待什么,每个人的眼神都有些呆滞,可是队员们始终没有等来刚才熟悉的声音。

人有些期待终归是好事,可他们的期待简直就是要下地狱,虽然是这样,所有人的期待还在继续,因为没有一个人不怕突然的袭击,那会更致命。

段虎也和大家一样等待了很久,迟疑了很久,可是最终他慢慢从躲避的遮掩物后面移动出来,他深深懂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命一搏”以求生路,不管现在身在何处,无论这到底是训练还是突发事件,作为一名特种兵,没有灵活的机动战术,永远都不是一名优秀的战士。

“所有人注意,各小组向四周搜索。”段虎偶然一副指挥官的模样,也难怪,段虎曾经参加过维和,经历了很多的东西,在这样的情况下,最终还是保持了镇定。

大家开始分头搜索。

段虎和自己小组的4名成员慢慢的向大厅的前方摸去,由于是晚上,5个人也关了枪上的红外瞄准镜,以防身在明处,被人袭击。

事实就像恶狼所说,这里空间很大,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出现一个更大的厅,而且地面不是水泥的,是泥土,大厅里有几根柱子立着,段虎以手势示意,5人迅速分开,各自伏在一个立柱下慢慢前进。

“啊!”段虎等人这时又听到了一声惨叫,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段虎正待回身去看,“吱嘎!”后面的门关上了。

“好像不是训练?”段虎自己也懵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恶狼也不出现,一时如坠迷雾。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足足过了有十几道门,还是没有尽头,每过一道门,后面的门就自动关死了。

5个人走着走着,耳边传来哗哗的水流声,“怎么回事?”段虎心想。

他停下前进的脚步,打开手电,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就顺着水流的声音寻去。

走到近前,段虎看见了一条小河,还有河上的一座独木桥,虽然心中满是谜团,但段虎知道没有选择,只要不断的往前走,才能彻底弄明白事情的整个经过。

段虎刚要踏上独木桥,旁边一块牌子引起了他的注意,“过此桥需慎重,过了这座桥,没有回头路,如果没想清楚,拔掉这块牌子,后面的门自动打开,可以回到原处。”

正当5号跨步向前就要拔掉牌子的时候,段虎急忙说道,“且慢!”段虎用手按住他的手,“不要乱动,以防有诈!”

5号手缩了回去,段虎看了他一眼又说,“再说,如果你真的拔掉这个牌子,证明是退缩,明白吗?愿意跟我走的,马上来。”

段虎说完,头也不回的踏上了独木桥,桥其实就是一根木头搭起来的,只能容纳一个人,段虎向前走了两步,只听吱呀呀的响,桥压下去一节,段虎小心翼翼的弯腰前行。

等走到桥对面,段虎也感觉腿有些发软,浑身出了一身冷汗,回头看看,“我的妈呀!”桥的距离竟然有几十米远,这是估计,因为黑夜没法看的特别清楚,但段虎还是有感觉的。

“吱呀呀!”段虎又听见了桥上发出颤颤的声音。

没过一会,2号、3号也过来了。

就在4号过来不到几分钟,突然听见咔的一声,桥断了,“怎么回事?”

“5号呢?”段虎呼唤5号,“5号,你怎么样?”

没人回答。

“不会出事吧?”2号问。

“5号,5号,你怎么样?”段虎又呼道。

“我,我没事。。。。。。”对面传来喘息不定的声音,“我还没过去,这里突然出现一阵烟雾,我有些发晕,而且桥也突然断了,我现在哪里也去不了!”

听着5号颤抖的声音,再看看这阴森的地方,段虎想有必要救他,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但这是一个群体,“不抛弃、不放弃”——这是军人最高的理念。

但是,段虎仔细瞅了瞅四周,好像除了断桥再也没有可以过去的地方。

段虎又向墙角走去,光秃秃的墙,宽宽的河流,其余再无建筑物。

“这可怎么办?什么味道?”段虎突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仔细嗅嗅,是毒气,“不好,看来我们真的遇到了麻烦,或者是误入了某个地方。”

“快来救救我!”这时,5号也发出惊慌失措的求救信号。

段虎收到了5号的求救信号,但是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烟雾越来越大,5号加上刚才的突然事件其实有些懵了,包括段虎也是一样,从来没遇到类似的特殊情况,但他知道,此刻必须先保护好自己,想到这里,段虎赶紧从背囊里拿出毛巾堵住嘴,然后示意其他人也赶紧同样动作。

“离开还是营救?”段虎的脑袋里不断的在思索,其实当他用毛巾堵住嘴的时候,已经决定他不会抛弃自己的战友,更不会见死不救。

段虎仔细瞅了瞅四方,“哎呀,怎么这么笨啊,从水里游过去不就得了!”

是啊,一晚上千奇百怪的变化,让人把最原始最简单的方法都给忘掉了。

段虎把枪、背囊什么的都放在地上,然后扎紧裤腿,试探的慢慢下水。

水不是很深,但是很凉,段虎一下去就有了寒冷刺骨的感觉,但还得坚持,不能放弃。

慢慢的水越来越深,段虎也小心翼翼的向前游去,3米,2米,1米,终于到了对岸。

上岸后,段虎发现5号已经昏迷不醒,惊恐加上毒气让他早已眩晕,段虎把他的枪和背囊背在自己身上,然后托起5号,慢慢的游向对岸。

毒气慢慢的蔓延开来,水中的段虎有些心慌气短,游到一半,他真的支撑不住了,但是手还紧紧地抓住5号。

“我来了!”这时2号、3号也出现在水中。

“真是兄弟啊,患难见真情!”段虎也感慨着。

3个人一起拖着昏迷的5号游到岸边。

“不好,快走!”段虎被毒气逼得有些惊慌。

段虎背起5号继续前进。

“我们的枪呢?背囊呢?”4号在段虎身后惊叫起来。

段虎赶紧回头,是啊,枪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

可是毒气已经慢慢的袭过来,容不得多想,更不能有片刻的停留,段虎一使眼色,几个人心领神会,拿起5号的东西和段虎一起进入下一道门。

“真累啊,我们休息一下吧?”2号气喘吁吁的说。

“休息什么!给我起来!”一声炸雷般的声音。

2号看看段虎,段虎看看2号。

“不对!”两人同时惊呼起来。

“这里只有我们五个人,怎么会有第六个声音,难道这里有鬼。”段虎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