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8/


每一年的新兵都有表现优秀和表现差的。

这一年分来的七个新兵中就有一个十足的“丑小鸭”。当然大家并不叫他“丑小鸭”,而是把他与熊做比较,于是就起了一个绰号“笨熊”。

这笨熊的来历还应归咎于汤指导,每一次汤指导带着大家训练时,就会冲着新兵种动作最不协调的那个叫道:“哎哎哎,怎么回事,瞧你那熊样儿!”本来就在看热闹的老兵就会一阵哄笑,于是大家就开始叫笨熊。

身高一米八的苏小小,有着十分强壮的身体,从远处一看虎背熊腰,还真有军人的模样,但是走近处仔细一瞧就会发现这人五官挤成一团,简直可以用模糊来形容了。一般熊样就是来形容长相和动作不好的人,苏小小正是具备了充分的条件来拥有这个绰号。

他走齐步像猫步,跑步像瘸子,蛙跳像腿断,更不要说参加技能训练了,如果让他抛挂钩提,那肯定有一大批人受伤。

“苏小小,来把我的衬衣洗了。”“苏小小,我的袜子放在洗衣房赶紧去洗去。”“苏小小,……”老兵不是喜欢欺负人,而是每一次看见苏小小都忍不住想要欺负他。原因就是和那个绰号一样:熊样儿。


苏小小想当初也是一个热血青年,抱着一腔热忱来到部队,能穿上军装是他的梦想。可是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自己糊里糊涂就成了消防兵。更没有想到的事情是,糊里糊涂就成了一个无法竞争的“丑小鸭”。

眼看着自己一年的金虎成了中队的训练尖子,深得干部喜欢,而涂国奇机灵圆滑和战士和老班长都搞好了关系,听说很快就要去学车了。而自己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得到,还落下了一个不好听的绰号——熊样儿。如果爸爸知道了的话不知道有多伤心呢?


这一天,因为集合的时候几个老兵欺负他,让他最后一个才跑到操场,万队长狠狠地骂了他一顿,站在队列外面的他被骂得狗血淋头。老兵有的投来不屑的目光那几个捉弄他的班长正在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他顿时感觉委屈极了。

吃饭的时候,他胡乱扒了两口饭就离开了。然后一直到熄灯都找不到他的身影。一班班长郑昌林有些担心就跑到各个地方找他,刚好遇到了收衣服的文兵。

“干嘛呢?”文兵看见黑乎乎的晾衣场走过来一个人好像并不是来晒衣服的。

“排长,你看见苏小小了吗?”郑昌林问道。

“没有啊,怎么啦?”从吃完饭到现在一直没有看见他人,今天万队长骂他了,我怕他想不开。

“哦,走,我跟你一起找找。”


果然苏小小正藏在营区的一个角落里打电话呢?黑咕隆咚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有人在插卡电话机旁边打电话。

文兵发现了苏小小,指给郑昌林看。

他们走近苏小小的时候,苏小小正背对着他们,可能是因为讲电话讲得太投入,没有听见有人已经走到身后。

“……我感觉自己干不好了,我干不好……”苏小小已经声泪俱下地开始对着电话哭诉。

文兵和郑昌林也一下子矛盾了,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苏小小听到了动静扭过身来,他匆匆忙忙就挂了电话,然后无措地站在一边。


“怎么了?受委屈了?”文兵上前问道。

苏小小开始不断地抽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哭哭啼啼的,你不怕人笑话阿!”文兵继续说道,顺便给郑昌林使眼色让他说两句,毕竟郑昌林使他的班长更加了解他。

“怎么了?我不是教你报喜不报忧吗?你这样给家里打个电话,老爸老妈不是要急死啊!”郑昌林道。

“有什么心事说给我们听听,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你解决。”文兵看着十八的苏小小忽然想起自己十八岁读军校的青涩模样。谁不曾哭过,谁不曾受过伤害,只是这一切都是我们的人生必须要经历的,是上天的安排也是我们无法逃避的。

战友战友亲如弟兄,郑昌林和文兵都在那一刻细心地安慰苏小小。然而真正的成长是要靠苏小小自己来完成的。

“排长,我不是一个好兵,我干不好!”他忽然间停止了啜泣再一次哭出了声。

“谁说你干不好,你来当兵就是好样的,好好干!将来一定可以非常优秀的!”文兵说着忽然间想到了自己,自己何尝不是觉得自己干得不好呢?看着苏小小这么伤心,他内心的痛处被轻轻地捅了一下。

“我第一年表现也不好,都是第二年才开始进步的。”郑昌林道。

“真的?”听郑昌林这么一说,苏小小立刻停止了哭泣抬起头很安静地看着他。“你没有骗我?”他似乎看到了希望,因为他也希望能出色地干好工作。

“骗你做什么?”郑昌林说着拍了拍他的头。“熊样儿!”

这么一叫,苏小小又一次哭了起来,“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

“好好好,我不这么叫你了!我承认错误!”郑昌林道,却在心里想着,这小子一哭起来还真就是个熊样儿!他忍不住笑了一下,苏小小没有发觉,但是文兵却看到了。

“好了,不要想太多了,好好干,将来一定会干得很好!”文兵和郑昌林把他拉回了宿舍楼。


熄灯后,文兵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窗外的月光,他忽然间想到了很多很多往事。在军校的第一个月,自己何尝不是一只丑小鸭,那时天天被班长罚,站在两百多人的队伍前面站军姿,被对领导不止一次地批评。这些,在那个时候还真是无法接受,一个人藏在被子里哭,第二天还是精神抖擞地去训练,好在自己的学习成绩好,不然在军校一定会平庸地度过四年。苏小小的处境让他想到了四年前的自己,在自己的十八岁也同样过着丑小鸭的生活,而如今,当他回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时,却再一次在新的岗位上变成了一只丑小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他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