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李向前的心里火烧火燎的,队伍集合完毕,李向前和团里其他常委的车队驶在最前面,全团一千九百多官兵分乘三十辆一四二,一路狂飙驶向弹药库。

从建团以来,步兵二团从来没有过如此全团出动的情景,三十四辆军车齐鸣警笛,三十四辆军车一路急速,一千九百多人兵分六路,从弹药库入山,插向火场。

此时,面对危机,已没有官兵之分,每一个人都在奋勇争先向火场飞奔,李向前也和战士们一样跑步前进,当进入火场后,李向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找到王权,正好二连长钟成根就在面前,这个任务就交给了他,钟成根不负李向前所望,用最短的时间将王权找到。当王权赶到李向前近前时,李向前大步迎上王权,王权立正敬礼:“报告团长,王权向您报道。”

李向前满眼关切的目光,语气很急:“王权,你来了,有没有受伤。”

王权:“团长,我什么事都没有。”

李向前:“好,没受伤就好,王权,辛苦你了,咱们时间紧,这里的情况你先给我介绍一下。”

王权:“团长,整个火场的情况是这样的,这场大火是以望江亭为中心向四外扩燃的,望江亭周围地形我已堪查清楚,南侧是断崖,下面是江水,此侧咱们不用管它,东侧和西侧各向外延伸三座小山,然后是公路,公路宽达十五米,我们不用担心山火会烧过公路。北侧,往北绵延数十里,有大大小小近百个山头,而且再翻过两座山就是我们弹药库,所以北侧是我们防守的重点。刚才我们排和地方老百姓已在前面第三座山上成功的清除了一条隔离带,现在,火势已经控制在目前这个范围里,我们只要把人手散开,形成合围之势,这股山火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它扑灭。”

听了王权简短的介绍,李向前频频点头,对王权个人大局观念和领导才能更加认可。

“好”李向前伸手拍在王权的肩上:“就按照你说的方法办,马上你代我指令,通知各营连向火场外围转移,合我们众人之力,将这山火合而围之,然后将其消灭掉。”

“是”

王权动,李向前、钟成根也没闲着,王权奔向二营方向,钟成根奔向一营,李向前奔向直属营。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步兵二团一千九百多名官兵,化工厂一百二十多名职工,附近近千名群众,及后赶到的森警和火警,总人数达四千之众,经众人合力,历时三个小时终于将这场山火彻底扑灭。

山火被扑灭,危险解除,前期赶到现场的救火群众和化工厂职工都散坐一地,王权和弹药库的这十名战士也累得四仰八叉的横躺一地。大伙都实在是太累了,躺在地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想。

“咕噜噜”

不知道谁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

“咕噜噜-------”

一个带头的立刻引起一片回音,十一个人肚子都叫了起来。中午饭谁也没吃上,忙的时候没感觉到饿,这一歇下来,立时感觉饥肠轱辘:

“咕噜噜-----”

又是一阵肚子大叫声。

“哈哈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大笑。笑过之后,曾其军黑漆漆的手拍着他的肚子,轻声道:

“宝贝,不叫,一会咱们就回家吃饭了。”

“哈哈哈----”

曾其军的话又惹来一阵笑声。

两次放怀大笑,身上的疲劳好像减轻了很多,王权在地上坐了起来。

“哈哈哈哈-------”

王权刚坐起来,以曾其军为首的十个人齐指着王权暴发出更响亮的笑声。

“笑什么,我身上有花啊?”

被众人手指一通暴笑,王权纵有面对千军万马也不色变的胆色,此时也有些发慌,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又用手摸了摸脸颊,没感觉出有什么不对的。

“哈哈哈-------”

看见王权窘迫的样子,十个人笑得更响亮了。

这边响亮、猖狂的笑声吸引了周围的群众,四周近百名群众都齐刷刷的把目光聚到了这边,顺着众人手指方向,看着王权:

“哈哈哈-------”

近百名群众也都一齐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操,别笑了,到底怎么回事?”

被这么多人手指爆笑,王权受不了了,冲到已经笑得直不起腰的曾其军近前问话,曾其军已经笑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哪里还能说出话来,王权生气的又转向曾亮:

“曾亮,怎么回事?”

曾亮拼死压住自己的笑声,手指王权的后背:“班长,你后面什么都没了。”

“什么,什么都没了?”

王权没明白曾亮的话是什么意思。

曾亮憋着笑道:“班长,你成了阴阳人了。”

“什么,阴阳人,什么意思?”

王权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曾其军终于收住笑意抢言道:

“王权,我们真不是笑你,不过看你这样,我们实在忍不住想笑。”

曾其军说着凑到王权耳边低声道:“你脑袋后面头发都烧没了,你没感觉到,屁股蛋都露出来了,你也没感觉到?”

“啊”王权发出一声惊呼:“不会吧,我怎么不知道。”说着,王权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又摸了摸屁股,真的是上面没毛下面跑光了。

“王权,你的眉毛也没了,我看这回你真要成鸡蛋了。”曾其军又来了一句。

“去。”王权一把推开曾其军,脑子里快速转了一圈,回想整个救火过程,是哪个阶段将他搞得这么狼狈,最后王权把目标定在了那个大火球上,肯定是那个大火球从后背刮过,将他搞得如此狼狈。王权又回想,他这一副模样满山乱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人看到,不过当时都忙于救火,没有人抽出时间理会这事,此时危机已过,众人心情都放松下来,立刻王权成了焦点。

王权无奈的苦笑着,这回人可丢大了。不过事已至此,面对危难之时哪又顾得了那许多,现在头发是没法搞定了,露出的屁股还是有办法藏起来的,迅速脱下上衣系在腰间,将跑光的屁股挡上了。

“嘟嘟嘟嘟---------”

一阵尖锐的哨音响起,随后传来团值班员三营长的声音:

“以连为单位集合下山,全团在弹药库集合。”

才沉静几分钟的大山里又传出此起彼伏的口令声。

“面向我,成排横队集合。”

哨音就是命令,刚才还嘻笑的战士们听到哨音,立时停止嘻笑,迅速原地立正站好,待王权的指令下达后,十个人迅速在王权面前集合完毕。

“向右转,齐步走。”

王权带着全排刚走出不到十步,李向前的通信员跑过来又喊住王权:

“王排长,团长叫你过去。”

“好。”王权答应一声,将张俊杰叫出队列:“张俊杰,你先带人回去。”

张俊杰:“是。”

“班长,在团长面前可小心点别跑光了。”

王权与曾其军擦肩而过时,曾其军坏笑着低声来了一句。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你也小心点。”

王权恨得咬牙切齿的,趁曾其军得意忘形之机,偷偷的伸出了手:

“啊。”

曾其军发出一声惨呼,王权狠狠的掐了一把曾其军。小小的报复了他一把。

“哈哈哈。”

王权放声大笑,小跑跟在通信员后面向团长方向赶去。

“好你个王权,你等着,我一定要报仇。”

后面曾其军要吃人似是发出狼嚎。

李向前也正在向山下走去,走在四营的后面,王权追上李向前时,部队已接近弹药库库区了。

“团长,您找我。”

跑到团长近前,王权距李向前稍落后一步,跟着李向前的步伐一边向山下走去,一边向李向前发出询问。

李向前:“小王,今天你和你的排可是立了大功,回团后,我会召开全团表彰大会,为你们请功。”

王权:“团长,我的功您就不用为我请了,我们排参加灭火的共有十人,他们个个都比我干得多。”

“哈哈哈”

李向前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你放心,只要表现突出人人有奖励,小王,你可能还不知道。”李向前面目严肃起来:“在这大山里不只咱们弹药库一个火药桶,还有一个化工厂的火药桶,今天我一听说这失火了,魂都差点吓没了,好在现场有你,你今天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如果当时茫目的救火,导致大火向北扩散,那时产生的后果将是可怕之极的,这两个火药桶要是一起着起来,能炸掉半个A市。”

“所以说,小王,这个功一定要给你请,刚才我和化工厂的李书记碰了个头,他对你是赞不绝口,一百个承认你今天的决策,他回去也要向他们董事长汇报今天这事,也要为你请功。”

“嘿嘿”

王权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团长,不用这么麻烦了吧--------”

话说到半截,王权手摸到没有头发的后脑勺,一下卡壳了。

“你那头发怎么回事?”

李向前也发现了王权头上的不对:“哎哟,小王,这是刚才烧的吧,你怎么不早说呢,头皮都烧到了,脑子有没有伤到,快,马上去医院。”

李向前握住王权的手腕拉着就走,王权在后面被拉着想挣开又不敢,嘴里连道:

“团长,不用了,没事,就一点皮外伤,不用去医院。真的没事,咱不去医院了。”

“什么不用去医院,有问题咱们要早发现早解决,别等到问题严重时再处理,走,快点,坐我车去。”

李向前拉着王权脚下丝毫不停,急步向山下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