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就在德国飞行员冷笑之中扣下扳机的时候,突然一阵阴影掠过他的上方,紧接着一阵熟悉的德国机枪的吼叫声响起,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那结毕竟却掠过了自己身旁不远处。相当近的距离使他听得到那些子弹掠过时发出的啸鸣声。

手中一带操纵杆,他的飞机一个侧滑向一旁躲过去。

等他重新摆正机身的时候,他发现现自己射击的飞机赫然是自己一方的一架福克.E,而驾驶这架飞机的正是那个“新丁”一一赫尔曼.格林。

“你在干什么,你这混蛋……”

他举走一支手臂向刚刚从俯冲状态改出来的福克.E的背影举起拳头威胁着,嘴里大声喊叫。

当然,他也明白,对方是在保护自己的战果,按照队友们之间的规矩,只有击落对方的那个飞行员可以处置他。

而德国飞行指挥官似乎也在助长这种可以激励士气,并鼓励飞行员荣誉感的行为。刚刚打算拿麦克.郎撒忿的这名飞行员只好悻悻的驾驶飞机驶向一旁,毕竟这种行为会被别人嘲笑的。

“哼,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

被当了一回靶子的麦克.郎把刚才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感激的向刚刚救了自己性命的德国飞行员挥了挥手。

对于麦克.郎挥手致意,赫尔曼.戈林感到有些得意。毕竟,他还是一个那种具有高尚美德的骑士。此刻他一面踩动机舵,把速度转换成为高度,毕竟在空战当中没有高度往往会成为靶机,那将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正当飞机慢慢重新回到一定高度的过程之中,赫尔曼.格林打算最后再看一眼麦克.郎就投入到后面的战斗中时,他突然发现麦克.郎向他打得手势变了。

警觉之下,当他回头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一架协约国的纽堡11正向他喷射出第一股火舌来。子弹掠过他飞机的两侧,那些飞来的如同闪电一般的曳光弹使他的心不争气的狂跳起来。

“他妈的……”

赫尔曼.格林紧缩着脖子,他感觉那些朝他飞来的第一粒闪光的子弹都有击中他的可能。手中操纵杆一带一回一推,整个飞机立即侧滑,紧接着向回半个翻滚,整个飞机立即机肚向上。再一拉杆平下,飞机卷着身子向下小角度俯冲了下去。

这是赫尔曼.格林唯一逃生的机会,这时唯有使用俯冲将高度转化成为速度,并凭借低空机动性才有逃过对方捕猎的机会。

可驾驶身后飞机的正是电影《空战英豪》当中的那位男主角布莱恩.罗林斯的原形一一他真名叫弗兰克.卢克,是亚利桑那州的牧场少年,从军只是为了谋生。当年媒体封他为"热气球剋星",因为他专门攻击德军装备精良、用于观察军情的热气球。

这些并不妨碍他进行“狗斗”空战的技巧,尤其是赫尔曼.戈林这身具条顿气质的新丁,更是他们这些老手的猎杀的主要对像。

对于目前的纽堡11型飞机弗兰克.卢克非常满意,尤其是藏在机头内机枪。

要知道在这发动机马力普遍不足的飞行年代之中,飞机如同女人一样,是非常敏感的东西,一点点的改变就可以使它们灵巧或强劲。

对于,赫尔曼.戈林向下俯冲,打算凭借向下俯冲加速,然后在低空与他周旋的招数早就心中有数。随即摆动操纵杆,以同样一个动作跟在赫尔曼格林的身后。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俯冲角度稍小一点点,机头直指对方航路的前方。这样等到将来赫尔曼.戈林打算改出俯冲的时候就会发现,弗兰克.卢克的机枪的枪口正指在脱离点超前一点的地方。

那个点往往被老飞行员们称为“俯冲的死点”即脱离俯冲拉起机头的一瞬间,由于飞机速度会使操纵杆变得相当沉重,而飞机的机动性此刻也会降低到最底点。

这时常听唐云扬给他讲《屠夫之鸟》《能量空战》理论,及飞行技巧的麦克.郎知道,那个把他的飞机击落,而且救了他性命的习行员很可以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大约是出自感恩的念头吧,麦克.郎用他那紧张时,会发出特殊颤抖的嗓音向上帝发出了祷告。(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邮箱:qljrjaaa@163.com。

“上帝啊,请张开您仁慈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帝今天实在听他的呼唤听得太多,而相当疲惫。所以麦克.郎看到的场景是,赫尔曼.戈林的飞机在弗兰克.卢克巧妙的追击下被击中,后部在曳光燃烧弹的射击下冒出了黑烟。

弗兰克.卢克的飞机则划过一个优美的圆弧,接着开始爬升,他还要回到空中的战场去,那儿还有飞机以及敌军的飞艇。至于对德国飞行员,极具牛仔精神的弗兰克.卢克是不会为难他的,这一点麦克.郎很清楚。

被击中的赫尔曼.戈林的飞机,这时还处于刚刚完成俯冲的状态之下,俯冲的速度比较快,而且高度也比较低。麦克.郎的分析,如果他紧急迫降的话,或者还有活命的机会。

但这时麦克.郎已经顾不得看他了,因为他自己的脚下已经出现了树梢,他要降落了。最后瞅一眼赫尔曼.戈林飞机坠落的方向,看看自己是不是帮得上他的忙,毕竟他刚刚救了自己一命。

不幸的是,计划很难比得上变化。当下降到树身高度的时候,降落伞处传来了树枝噼哩啪啦的声音,他被挂到了树上。

麦克.郎低头看看,自己距离地面不过五六米的高度,然而被吊在半空中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下到地面去。

整个树林之中显得极为安静,连天空之中交战的声音也变得轻微下来。

“我的上帝,难道你要安排我冻死在这儿吗?那您可真是……”

就在麦克.郎还没有对上帝仁慈的心诽谤完的时候,这时脚下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你好先生,我叫赫尔曼.戈林,认识您很高兴!”

听到这声问候,欣喜之余也为了赫尔曼.戈林的傻样,使他本就因为失血发晕的脑袋更晕了,在晕过去之前他回了一句。

“你这个笨蛋,快点想办法把我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