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1节 铁血肉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

以吕方及海军陆战队数十位士兵的鲜血与生命为代价,终于攻到了黄鹤山的底部。

而清军在与神州军发生过数次肉搏之后,不得不承认在肉搏战方面他们已经失去,那种曾经无敌于天下的状态。

当按照陈锦所说,清军士兵们呐喊着,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与一直几乎不停攻击的神州军士兵们相撞击的时候,肉搏战开始了。

神州军无论队员伤亡与否,一个个攻击队形依然住持着三角形。而两个狙击手的助手会在有人伤亡之后上前替换。

所以前面两个三人的攻击小队基本上一直保持满编的状态。

清军士兵在一阵己方的开花弹爆炸之后,冲出防线在开阔地上与冲到近前的神州军士兵进行肉搏。

而正在进攻的神州军士兵立即开始蹲在地下隐蔽身形,身后的狙击手们也加紧使用狙击步枪进行狙击,机炮班的效飞神弩及榴弹发射器开始倾泄起箭雨与炮火。

大群的清军士兵倒毙在冲锋的途中,然而由于距离非常接近,因此他们不顾伤亡,依然前赴后继的向前冲了过来。

当他们冲出弩箭与榴弹的封锁线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几乎是不歇气的散弹枪的射击声。神州军这种可以快速射击的散弹枪使用弹匣的,所以可以快速装弹及射击。

尽管有多层火力杀伤,面对将近六千清军的决死冲锋依然无法阻挡。很快两军就搅在了一起,双方的炮火几乎如同商量好的一般同时停止。

冲进神州军队形的清兵们这时才发现,他们已经处于一个极为不利的环境当中。一个攻击小组的三名神州军士兵往往背对背,手中的步枪或者散弹枪已经装上了刺刀。

六名手中长刀舞起刀花的清军士兵,如同商量好的一般,一起向一个同时将左轮插回腿上枪套的小组扑了上去。

三人背靠背的方式突然改变,三个朝着三个方向各自选中的敌手猛得扑过去。趁着这个空档。后面的狙击手“啪……啪……”发出连续两声清脆的枪声,两名清军士兵倒在地下。

这时的情形变成了三对四,单兵之间的格斗开始了。清军的长刀猛然间砍过来,神州军士兵伸出长枪一格,紧接着一个突刺。

清兵手中长刀猛挥,将猛力砍在枪身上。然而步枪并未如同他所想的那样一砍而断,倒是长刀砍在步枪之上不能拔出。

清军士兵一愣神,这时神州军士兵舍了步枪,伸手摘下身后的狗腿刀,在极近的距离上划过一小段圆弧……清军士兵的身体沉重的倒在地下的泥泞与鲜血混和而成的地面之上。

近距格斗之时,除了数人围攻而外,纯粹的单兵格斗之中,清军几乎无法取胜。而后部的神州军士兵在敌军攻入自己的阵形的一瞬间则开始了反突击。

一个个三人小组飞快的向前奔跑,后面是狙击手为他们“开道”的射击声。然而他们自己的步枪、散弹枪、左轮的开火射击。虽然他们很快也会陷入到撕杀当中,然而他们很清楚,后面会不断有兄弟冲过来帮忙的。

在近距火力支援上来说,清军明显差得太多,这也使他们的近距格杀的配合差了许多。所以肉搏战当中,往往不是一个神州军对付几个清军,情况大多是一个神州军的战斗小组,围上了一个清军士兵,那么结果就几乎是一定的。

而反冲击的部队很快将重大伤亡的清军士兵赶了回去,而他们自己则端着枪在后面猛追,要知道如同现在一般的情况,往往双方都不会开炮。

远在黄鹤山上的清军统帅陈锦痛苦闭上了眼,他原以为仗着自己所“发明”的这些炮弹以及一万五千精兵,几乎可以打得胜神州军了。

哪里能料到依然败了,而且败得这么惨。在敌军大炮的助攻之下,原告想好的那些奇兵完全没有用得上。就这,神州军还是没有战车参战,倘若有了那些战车话,结局……

这已经是陈锦不愿进行设想的事了,因为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付神州军的信心。

“这样军队……”他想。

“这样的军队不停在变,先前是战车、弩弓枪,现在又变成了连射火枪……还有那越来越犀利的炮火,简直使人不能生出抵抗的心思来。”

正在陈锦认识到神州军几乎无法战胜时,神州军士兵们开始向黄鹤山进行了最后攻击。这是他们头次在没有绝对优势的炮火掩护的情况之下,进行攻击。

来到山脚下的迫击炮,被集中起来,向山上进行集群射击。大片的火场在气球上的指挥之下,落到了清军每一个抵抗枢纽之上,大片的火焰腾了起来。

而山坡上,则是海军陆战队今天唯一个作为预备队的团为主攻,他们绿色的战甲隐在春雨浇灌之下,已经隐隐泛起一抹嫩绿的山坡之上。并不容易看清,而狙击手们则保证没有清军士兵敢于探出头来进行抵挡。

在一阵阵“隆隆”的连贯的炮击声中,春雨之中的山坡硬是被炮火给点燃了。大片的火焰腾了起来,而陈锦这时已经明白,这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全军覆灭仅仅只迟早的问题。

至于他处的救援,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这样的天气里,如果出城的话,不但救不了别人,连自己也仅仅是喂给神州军来吃的一块快肥肉。

“何必呢!”

陈锦悄悄探出头,向山下望了一眼。山坡之上是神州军一个个小队零散的阵形,用炮火根本无法阻拦,不要说对方的炮火还在不停的轰击着。

而那些神州军士兵仿佛在游览一样,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观察一下,看到可疑的地方就会招来炮火。他们既不呐喊,也没有打什么大旗,他们只是搜索一段、清除一段、占领一段。

“这些家伙!”

陈锦突然笑着摇了摇头,一把拉下自己的帽子,伸手挠了挠头顶,向自己的亲兵道:“好了,我们不打了,我们投降!”

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