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长和参谋竟在朝鲜战场上质问彭总司令zt

国民党上将 收藏 66 16379
导读:自从1950年10月中下旬开始,在80天里,志愿军在没有多少后勤保障的情况下,发起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战役。在第三次战役中,收复了汉城,曾经逼近了三七线。此时在志愿军里甚至是全中国人民的眼中,很多的人认为美军不过如此,不经打,只要志愿军再努力一下,就可以将美军赶下大海去。在部队里有:用完一管牙膏就可以胜利回国的速胜说法。 但是作为志愿军统帅彭德怀来讲,则对战局有着冷静和清晰的认识。现在发起的这次战役并没有达到最初的消灭敌有生力量的目的,而且美国从国内和驻日美军中抽调了大约4个师的兵力,集结在洛东江

自从1950年10月中下旬开始,在80天里,志愿军在没有多少后勤保障的情况下,发起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战役。在第三次战役中,收复了汉城,曾经逼近了三七线。此时在志愿军里甚至是全中国人民的眼中,很多的人认为美军不过如此,不经打,只要志愿军再努力一下,就可以将美军赶下大海去。在部队里有:用完一管牙膏就可以胜利回国的速胜说法。


但是作为志愿军统帅彭德怀来讲,则对战局有着冷静和清晰的认识。现在发起的这次战役并没有达到最初的消灭敌有生力量的目的,而且美国从国内和驻日美军中抽调了大约4个师的兵力,集结在洛东江一线。从东线后撤的美军也集结在洛东江,其撤退的速度是每天三十公里,恰好是志愿军追击敌人的速度。很明显美军是诱我向南攻击,待志愿军疲惫之后,从正面反击,然后从侧翼登陆截击,切断志愿军的后路,重演人民军的溃败历史。


在志愿军方面,自入朝后连续经过三次大战役,又是在冬天作战,又没有制空权,志愿军只能在夜间进攻和追击,徒步在雪地一个月追击400公里未休息一天,已经极其疲劳。后方的运输线从原来的100多公里延长到500多公里,在清川江以南的400公里的运输线上,既无空军掩护,又无高射炮,运输队伍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空中火力封锁之下,几十万军队没有多少粮食吃,运输又极其困难。战斗和非战斗减员已经接近部队的一半了,急需要休整。虽然已经有三个军在接近三七线的地方构筑工事,但是如果美军全线反扑,配合登陆作战,则志愿军后果将不堪设想。


1951年1月8日,志愿军党委在给中央军委的报告中指出:两个多月战斗,西线6个军共伤亡近三万人,冻伤,病,逃亡约两万至两万五千人。东线9兵团伤亡,冻伤,病,逃亡约四万人。目前情况战斗单位兵员不足,给养很差,体力消弱,非休整补充,改善运输供给,难以继续作战。


1951年1月8日,在志愿军总部的会议上,彭德怀说:乘胜追击容易,但我们要慎重。第一,敌人虽遭我三次沉重打击,但其主力没有被削弱,后备力量很强,技术装备仍旧占极大优势。敌人为什么没有在汉城作拼死抵抗就大踏步的后撤?第二,敌人在三八线上及其以南的地区有坚固的工事,为什么未作顽强防守,有的敌军还未和我接触即后撤?第三,我军相当疲劳,特别是减员很大,第一线的6个军已经减到21万人,各军都采取了缩减非战斗人员充实第一线的部队,但绝大多数部队仅为参战初期的2/3,有些部队已经不足半数,同时部队营养不良,经常吃不上饭,在十天半月不见油盐的艰苦条件下连续作战,各种疾病增多,第四,随着战线南移,后勤运输线已经延长到550公里到700公里,在敌机封锁下,我后方弱点暴露更多,前运后送更加困难。在敌我力量未发生根本变化的条件下,显然决战时机不成熟。敌人现在放弃汉城,而且还继续后撤,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头脑清醒,求胜心切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决不能上敌人的圈套。如果我们追下去,敌人乘我后方空虚,在我两侧实施登陆作战,可能比第一次仁川登陆的形势更为严重。战争不是赌博,绝不能拿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当儿戏。


志愿军总部的其他领导赞同彭德怀的判断,并且从其他角度谈论了对战役的看法。


在三七线上,武器装备完好的美军第8集团军在汉江以南构筑了坚固的阵地,并和韩军的两个军依托有利地形扼守着第一道防线。美军陆战1师和第2,第3,第7师也将满员的重返前线。数十万装备精良的联合国军正在以逸待劳的等待中朝军队的攻击。


1951年1月8日,彭德怀下令停止追击。


获知志愿军停止追击的消息后,苏军在人民军的顾问拉佐瓦耶夫和金日成及朴宪永急了,三个人对志愿军的停止追击进入休整非常不满。1月10日晚,金日成与朴宪永和彭德怀围绕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前途,进程和结局及其大战略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


金日成在抗日联军中的最高职务是师长,其实当时他领导的师相当于正规军队的团的编制。当然在苏军的88旅还当过1营营长,被苏军授衔为大尉。


拉佐瓦耶夫就是以前给人民军制定作战计划的,使得人民军长驱直入,后防空虚,被麦克阿瑟登陆后拦腰包抄,在洛东江溃败。实际上是个作战参谋角色。



拉佐瓦耶夫顾问让朴宪永将他的意见整理成十个尖锐的问题,转告给彭德怀:


1. 朝中联军计划在第三次战役后休整两个月,在此期间,如果南朝鲜人民和革命游击队受得了敌人的疯狂镇压,谁来解放他们?


2. 北京方面已经宣布三八线不存在,但是打过三八线后又退回到三八线,如何从政治上理解?


3. 在作战上,是一鼓作气有利,还是等待两个月后雪化路滑与敌人作战有利?


4. 第三次战役中人民军有些突出了,应该和志愿军齐头并进,对不对?


5. 朝中联合司令部为什么要命令人民军第二,第五军团回到三八线以北?


6. 为什么有的同志说朝鲜人民的斗争情绪不高?


7. 有时志愿军和人民军之间发生了冲突,这种现象的根源何在?


8. 有什么理由说人民军战斗力低?


9. 修整和继续前进,那个有利?


10. 志愿军的实际情况是什么?



拉佐瓦耶夫援引苏军战斗条例说没有胜利后不追击倒条例。


金日成说只要志愿军再追击一下,美军就被赶到海里的让海鲜给吃了去。



辩论相当激烈。


彭德怀坚持自己的观点。


会议不欢而散。其后,彭德怀将会议上的分歧意见如实电告中共中央。拉佐瓦耶夫也立即向国内发电报,向斯大林状告彭德怀,企图搬动苏共最高领导来干预彭德怀的指挥。



斯大林撤掉了拉佐瓦耶夫,以后换来的新的苏军驻人民军军事顾问没有干预过志愿军的指挥。


金日成告诉彭德怀:朝鲜劳动党开会讨论后支持志愿军的决定。



志愿军如期休整。



本文内容于 2008-7-28 20:56:04 被国民党上将编辑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