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未婚女人的相亲血泪史!

自从24岁跟我的初恋男友分手之后,我便开始了漫长的相亲历程。介绍人遍布五湖四 海,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精英、非精英都看了不少,但是我非常让他们失望,因为我相亲的总量有差不多一个军队的人数,依然没有找到我的另外一半,也许有人会说我要求高,我不认同,因为我始终感觉我见到的都是科学怪人。怪到啥 程度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我慢慢道来。

1.·爆富浙商:之所以对他印象最深,是因为他是我第一个相亲的对象。同学的舅舅介绍的,他舅舅从没见过我,也没见过这个商人,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个雅兴那么盲目地替人作媒。 该男是浙江黄岩人,由于上海本身就是个移民城市,所以我原本以为他和我一样,是移民的第二代或者第三代,让我没料到的是,他是第一代。本人不歧视外地人,中华大地优秀的人不少啊,未必全出在上海的,但是这个人还是让我恶心了好久。外表:身高不到1.60,黑黑胖胖的脸上泛着油光,穿着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廉价旧西装,配运动鞋,衬衫领子开得很低,露出的领口上赫然沾染着黑色的一层泥,大概半个月没洗了吧。运动鞋已经脏得看不见本来的颜色。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尽管他的外表已经让我大倒胃口,我还是答应了他“找个地方坐坐”的要求,毕竟不给他面子,也要给在场的介绍人面子。约会地点:新亚大包。(请允许我晕一下)他所谓的找地方坐,就是挑了个这样的地方。他在给我点了杯¥2.50 的可乐之后,便开始滔滔不绝:我昨天**生意赚了30万,前天**生意赚了50万...... 他很不幸,我不是个贪财的人。对于这么俗气没有内涵的男人,我是断然没有兴趣的。本人家境优越,对金钱的欲望并不强烈,想用钱砸我是没那么容易的。并且从他的穿着和挑选的约会地点,我就明白他是个极端吝啬和没有品位的人。当时我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听他炫耀完他的财富后表示想早点回家了,明天还要上班,于是他送我到门口,我自己打了车回去,他没有送我(再次证实了他是个没有风 度,吝啬的男人)。后来介绍人说,他对我感觉很好,问我的意见,我客气地回绝了。(待续。。。。。。)


2.·未成年少男:做IT的,长着一张娃娃脸。第一次见面觉得他还是个孩子,爹妈没有看住出来乱跑的。眼神、谈吐都现得幼稚有加。可爱是可爱啊,但是我的目标是找个男朋友,而不是认领小弟弟的。在茶坊里聊了一会儿我就回去了,他打的送我回家,一路上表现得很兴奋很HAPPY。等我到了家,我妈妈告诉我介绍人已经来过电话了:男孩子是单亲家庭长大 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跟别的女人跑了。母亲含辛茹苦地把儿子抚养大,培养到大学毕业,一直没有嫁人。从小到大,这孩子都是母亲唯一的精神支柱。28岁的他每天早上穿啥衣服自己是没主意的,都是母亲洗干净烫好放在他的床头。从小到大一贯如此。(言下之意,我将来要接下他们全家的接力棒)她母亲还说,打算立刻找装修公司把他们家重新装修,否则以后我去玩的时候,会看不上他们家的。我赶紧回绝,万一装修完了我还是看不上她儿子,我岂不是要赔他们家装修费?再晕 一下(待续。。。。。。)







3.·财务总监 :看见这个标题,大家也许觉得我撞了大运了吧?其实非也啊~~!当时我哥哥新婚,我嫂子的同学去他们家看婚礼照片的时候发现了我这个出色的伴娘。一个劲地夸我漂亮,气质好。她说她们家有个亲戚,在上海的一家办公家具公司做财务总监,至今未婚,她想做这个媒。我叫我嫂子问仔细点,于是得到了以下的信息:身高1.75,父母在崇明,他在上海上班,月薪三千,没买房子。我晕,我再晕。我不贪财,我也不缺房子住,可是我理解的企业财务人员配置一般都是这样的:小型的,创业阶段的私人企业:出纳、会计。上了点规模的企业:出纳、会计、财务主管、财务经理;大型外企:出纳、会计、财务主管、财务经理、财务总监;对于一个月薪三千的财务总监,我实在想象不出这是什么公司了。还是被逼无奈去见面了(长相参考第一个浙江商人,比他稍微高一点,其他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夏天,周一的晚上,热得没天理。他选择见面的时间是在晚上7:30,我下班后在办公室里叫了外卖,吃完了打扮漂亮过去。该总监掏出一张揉得发皱的名片给我,上面赫然印着:财务总监。然后,就把我拉到旁边的延中绿地,夏天的夜晚绿地很漂亮,绿荫丛中坐满了一对对抱着乱啃的情侣。尴尬之余我觉得蚊子盯上了我,让我暗暗遗憾自己相亲经验的不足,怎么就没有人提醒我应该带蚊不盯出来呢?于是在我的身上出现第25个包之后,我终于落荒而逃。他死活表示,一定要送我回家,问我坐几路车。这让我原本打算自己打的回家计划自动取消,选择了公交车。一路上他告诉我,他买下了他们公司10%的股份。虽然他的原意是想炫耀一下他的财富,但是我却在思考: 一。一个月薪3千的人,能买下他从业的公司10%的股份,那是一家规模如何的企业呢?二。他说他是复旦大学夜校毕业的。复旦大学夜校有财务专业吗?好象没有吧?一个一天财务都没学过的人,居然可以坐上财务总监的位子,他们公司的老板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呢?我不是做企业管理咨询的,所以对这样的公司,和这样公司出来的人一概不感兴趣。(待续。。。。。。)







4.·急惊风:我父亲的下属介绍的,在介绍的同时先把他拉来给我父亲过目了一下,应该 说,长相还是很端正的,看上去也正派,否则我父亲是不会把宝贝女儿拉出去给人刺激的。 第一次约会选在淮海路太平洋见面,他年纪虽然大了点(大我8岁),有点谢顶,但是看上去还是挺干净,挺顺眼的。他问我去哪里吃饭,我表示无所谓,于是他把我拉到了KFC。由于我们公司是外企,老外中午经常请中国员工吃KFC,PIZZA HUT作为工作午餐,所以我对这些垃圾食品一向是深恶痛绝的,于是我只要了一杯橙汁。他觉得很诧异,于是我告诉他,我中午2 点刚刚吃的午饭,现在不饿(其实有点饿的,但是不想吃KFC,哪怕给我一碗菜汤面都行啊)。在他坐在我对面啃掉一只汉堡包、4对鸡翅、N根薯条后,我问他可以回伊寺穑? 他客气地回答:你要不要换个地方吃点东西? 我:无所谓,随便吧他(楞着想了一下):那我送你回家吧,你坐几路公交车?我: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家他:不要,那怎么行?我送你回家,你坐几路公交车?于是带他去公交车站(浪费我宝贵的休息时间啊)。车站上停着两辆破车,第一辆是空调车,马上要开了,售票员正在招呼客人上车;第二辆好象是非空调车,没有任何要开的迹象。我考虑都没考虑就上了空调车,不是舒适的问题,是我实在不想在路上浪费我宝贵的时间。而他看见我上车的同时发出一声惊诧:这辆是空调车啊,你上啊?我当即表示,你不用送我回家,我自己回去。他不肯,跟随我上了车,在车上嘟 囔着:再等一下就有不是空调车了,干吗要上这辆?我白了他一眼,再次请他先回家不用送我,他还是不肯(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吗)。我和他坐在双人位子上,我靠窗,他靠走道。售票员过来卖票,他居然装没看见,于是我买了两张车票。一路上他问我在哪里上班,并且旁敲侧击地问了我的工资收入(我都不问他收入,因为我觉得很俗)。回家后我跟父亲表示回绝,我父亲说,人家年纪大了,也许多次的相亲让他花了不少的钱,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对他感兴趣,想节约点吧。你就再给他个机会,再接触一下,我同意了。第二次约会,他说请我吃饭。拿着菜单犹豫了N久,好象不会点菜也好象心疼钱。于是我表示我请客吧,于是他很开心地点了一堆菜。席间问我有什么平时有什么消遣,我说唱唱歌,和同事朋友一起去星巴克喝喝咖啡,他忽然板起脸说:“你怎么那么奢侈”?我忽然很想问他妈贵姓,但我还是克制住了,咱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能丢了中国教育体制的脸。然后他表示:他前两天去看房子了,在莘庄郊区的郊区的旁 边,离地铁站有N远的距离,问我啥时候一起去看看?如果合适就把定金付了。我晕啊,于是夸他:你真是有投资意识,那么早就把养老的房子买了?他:什么养老啊?结婚用的,干吗结婚不能住啊?我:每天不用上班,在家种田吗?他:可以骑自行车去地铁站啊,也就骑半个小时嘛,我(晕一下):哈哈,你厉害,俺长那么大还没学过骑自行车呢。他:那你现在就抽时间学,我:如果我有这个时间,我直接去驾校学开车了。他......。后来他让介绍人放话过来,说我心太高,这样的女人不安分,表示看不上我。谢天谢地,苍天有眼。(待续。。。。。。)







5.·“不知所谓”男:集团公司下另外一个子公司的经理介绍的,该老太太跟我很熟悉,大家平时相处得挺愉快的。当时她是这样描述这个男人的的:身高1.80,人很好,很老实,也挺勤奋的,工资收入不高也没有买房子,但是希望我别介意眼前的东西,要着眼于未来的发展。OK,首先我一向不是势力的女孩子,其次既然是同事介绍的,好歹也要给人家个面 子。 于是答应去会会这个在领导眼里非常出色的男人。人挺高的,瘦瘦的蛮阳光的样子,微笑、握手都让人感觉很亲切,第一印象90 分。我们是周末早上8:30见面的,大家都刚刚吃过早饭。他带我去了虹口公园的英语角,我们操练了一下英语口语,随后在公园里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看老头老太太跳舞做操,上海的清晨还是很美好的,呵呵。 接下来我们去茶坊聊天,由于是一个集团公司的同事,所以还是比较有共同语言的。到了中午他请我去西湖饭店吃午饭,点了很多菜,我主动要求他少点几个,吃不掉的,于是,划掉几个很贵的菜(他工资不高,我不想让他太破费)。午饭后他拉我去看电影,内容忘记了,反正是两场连放。看完电影他居然拉我去逛街,我以为他要买东西,但是他拉我去逛女装和化妆品,问我要买什么东西?我赶紧拒绝,心想,这是干吗呢?他又邀请我吃晚饭,我虽然婉拒,可是他实在太热情了,让人没有办法拒绝。吃完晚饭他送我回家,一路上依然聊得很开心。过了一个礼拜,又是周末,他约我出去玩。在车站见面后他说要去上海图书馆,于是陪他。到了图书馆他一不借书,二不还书,只是拉了一下借书卡,告诉工作人员他丢了一本专业书籍,问如何赔偿,人家告诉他:书费+赔偿金一共500块。出来后他跟我商量:这本书籍在书店是买不到的,他只知道是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印刷的,这个出版社工作时间是每周1-5的9:00-17:00,但是他平时在昆山上班,只有周末可以回上海,他想打电话去订购但是公司的长途电话是封锁的,他的手机刚刚被偷掉,问我能不能帮他这个忙?我当然说OK,举手之劳嘛。离开图书馆后我们去吃了烧烤,打了一场保龄球,然后回家。虽然我一直抢着买单,他死活都不让。第二天去上班,我替他联系了出版社,他们说要打电话去厂家买书,于是我又找工厂,工厂接待的人说去仓库找,后来回电话给我说仓库里只剩一本了,那么专业的书籍卖不动,以后不印了。我赶紧派快递把钱带去,把书买回来。书160,快递费要100(没办法,工厂在很远的郊区,我自己是断然没时间过去的)。接着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书买到了。他在电话里支支呜呜的,似乎不方便说话,我客气地说说:那你忙吧,什么时候你有时间我把书给你,然后把电话挂了。当天晚上接到他电话,他说周末出来见个面吧,有话和你说。我当时很诧异,有什么话不能电话里说呢?非要见面说?在出了三天差以后,周五深夜回到了上海。周六,冬天的清晨,睡眼朦胧的我起了个大早。打扮漂亮,带上他要的书去约定的地方见他。他看见我没什么表情,只为我书带来没有,我递给他。他一边看书,我们一边往前走。走了没两步,忽然冲出一个女孩子,很亲热地拍了他一下,然后她看见我楞住了。他忽然很亢奋地向我介绍说,这个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拿我当什么啊?我很有风度地和她打了招呼,然后说那你们去玩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这个男人居然一把拉住我,说要感谢我帮了他这么大的忙,要请我吃饭。(我靠,我没地方吃饭怎么着?)我说真的还有事,不去了。他掏出300块钱给我,我没要。前两个礼拜他花了不少钱,就当我还他一个人情。天啊,好歹也是自己领导介绍的,如果已经有了女朋友,干吗不跟领导说清楚?哪怕真的因为某种原因不方便说,第一次见我就可以和我说清楚了,搞那么热情何必呢?退一万步讲,就算以上种种只是为了要我帮他这个忙,明白说就行了,我能不帮吗?不就是一本书吗?难道做不成朋友我就会把书扔进碎纸机?我有那么变态吗?(未完待续。。。。。。)







6. ·色狼男 :同事介绍的,跟我一样是医药行业的,比我大四岁,在一家国有上市公司做销售主管。第一次见面感觉他虽然不算高,也不算帅,但是收拾得很干净,很亲切也很热情,不 愧是受过多年销售经历的锤炼,人际交往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请我吃火锅,边吃边聊,他的知识面很广,和他聊天不会觉得闷。吃完火锅,他要求出去走走,我说好。于是一路晃到外滩。外滩的夜色很美,浦江两岸的灯光营造出一个如梦如幻的繁华世界。 我和他靠在防护堤上看风景,他忽然搂住我的肩,在我耳边说:别回去了,我们开房间去吧。(如果不是给同事面子,早大嘴巴扇他了)我挣脱开他的脏手,微笑地问他:开房间?为什么要开房间啊?他大概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问,于是愣在那里没话说。我又说:要不要开了房间把你妈叫来?他继续发愣 ,我:然后再把你爸爸叫来,教你两招???然后我转身打的回家了。后来他居然在背后放话出来,说我很粗鲁很变态。我把事情经历告诉我同事后,也就不想再争辩什么了,这个世界狗咬人是正常的,人咬狗才不正常,我又何必跟狗计较?(未完待续。。。。。。)







7.· 多病多灾 : 同学的男朋友介绍的。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我当时并不知道是相亲,我同学当时和她男朋友刚刚认识,说找个机会一起出来玩。其实他们是有预谋的,我当时并不知晓。我到饭店的时候,看见他们一群人站在门口,我同学跟我介绍她男朋友,她男朋友又把他同学介绍给我。当时也没多想,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没想到,我还没坐定,同学的男友开始滔滔不绝起来,跟我郑重地介绍了他同学的年龄、学历、家庭背景、住房情况、工作地点,收入水平......反正比派出所的人口调 查报告还要详细。可怜的我意识到:我被人卖了,并且卖得不贵。该男子如果不见面,看简历条件应该还是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不是私营企业老 板,不打算招聘员工。可是一见面,我发誓如果有一天做老板,招聘员工决不考虑这样的人: 1.长相奇恶。尖嘴猴鳃+疵牙洌嘴,简直让我产生了医者父母心:很想给他介绍个牙科医生做整形手术,因为我怀疑这样的口腔结构会影响他身体健康。 2.眼神游离。我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随口答应了一声,看都没看我。我寻思着,也许是瞧不上我吧?也好也好,省得我回绝他还要考虑找个合适的理由,顾及他的自尊心。但是我随后就发现,他不管是跟我同学,我同学的男朋友说话的时候,眼神始终处于飘忽不定的游离状态,不知道他在看谁。也许是附近有他的熟人?我环视周围...... 没有啊。难道周围有美女?我再次环视周围......也没有啊,都是男的,有两个女的也是老太太。难道是眼睛有病?我又在考虑给他介绍个眼科医生。3.皮肤瘙痒。我同学和男友吃饭吃了一半借口有事先走,把我丢给了这个需要送医院大修的人。出于礼貌,我还是留下来陪他把饭吃完。没想到他东挠挠头,西挠挠手,胳肢窝、脚后跟、最后竟然发展到把双手轮流伸到毛衣里面去挠后脊梁骨。也许...也许 ...他还需要一个皮肤科医生? 吃完这顿饭我坚决反对他送我回家,我打了个车就回去了,怕传染。回去后骂我同学,她说她事先都没见过这个男人,是她男朋友说认识一个如何如何的钻石王老五......。我昏倒。事后才知道,我同学的男朋友和他一起长大,两个人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所以关系不错。这个男人的母亲是个有心理问题的女人,丈夫很年轻的时候就抛下他们母子跟别人跑了,这个男人跟着母亲长大,也有同样的心理问题。他母亲很着急让儿子成家,所以托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给他介绍,不管成不成吧,就当是广种薄收,能糊弄一个进门就算完成了人生目标。(未完待续。。。。。。)







8. 自大狂 :同学介绍的,跟前一篇相似,也是她老公认识的男人。他托人家给他介绍女朋友,并且放出话来:只要是他看得上的女人,一旦和他结婚就 再也不用工作了,可以安心呆在家里做全职太太。我忽然觉得很佩服他:在如今缺乏基本社会保障的中国,老百姓危机感很强,需要怎样的能力和魄力才可以说出“太太不用上班”这样的话?据我所知,如今年薪30万的白领都未必有这样的胆量的。我一向敬佩这样的男人,如今这世道有如此魄力的人实在不多了。我同学新婚,她携老公一起请我这个伴娘吃饭,邀该男作陪。席间我没有多说话,他和我同学的老公推杯换盏,甚是热闹。结束后买单走人,他乍一站起来,我的心立刻凉了半截:我事先得到的资料,他身高是1.72,可是我怀疑他究竟有没有长到1.62。抬头看看屋顶...没有漏水吧?外面好象也没下雨,他怎么忽然缩水了呢?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晚上想和我一起吃饭。正好当天家里没人做饭,于是我答应他了。他要我点菜,我挑了几个家常的。他还想点澳洲龙虾,被我死活拒绝了(万一以后不想再见他,我可不想落个骗吃骗喝的名声)。应该说,他是一个挺努力的人吧,母亲是上海知青去了江西,在当地嫁了个老表,生了兄妹6个(鄙视一下当地计划生育管理水平),他是老三,也是唯一一个回上海发展的孩子。他中专毕业,来上海后被学校推荐到华联集团当营业员,由于工作表现优秀获得提升,后来国营企业效益不佳,他和他的领导还有几个同事一起合作,成立了现 在的公司,都是代理一些中老年妇女的羊毛衫,前几年赚了点钱,最近几年生意难做了。由于我以前曾经有一段时间混迹于服装行业,并且有多年的管理经验,加上我最近几年学到的管理学理论,我站在一个半专业,半旁观者的角度替他分析了一下目前的形势,给了他一点管理店铺和激励营业人员的建议,也许是我的意见给了他启发,他立刻对我刮目相看。没想到刮目相看的结果很严重,那就是,当我们跨出饭店的时候,他忽然搂住了我的腰。我像触电一样跳开了。FAINT~~~!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炫耀财富:我每个月可以在公司领到5千的工资,年底有分红,好~几万呐!!!我再FAINT。我不是个势力的人,按说这样的收入水平在上海并不算太低,可是一个孤身在上海毫无背景的男人,还没买房子,如此的收入就敢说让老婆当全职太太,真不容易啊~~!接下来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噩梦,天天被他电话骚扰+短信骚扰,就在我接完他的电话,听完他炫耀他的身家,我告诉他下午要陪老外去浦东的香格里拉看会场,晚上不可能陪他。他到下午5:00打我电话,说他在浦东的香格里拉门口,问我啥时候可以出来。我告诉他:8:00前结束不了。第三天下午老板找我们部门开会,开完会天色暗了,我拿出手机吓了一跳:8个未接电话+10条短消息,全是他的。 1.你在干吗 2.忙吗 3.你到底在干吗,怎么不接电话 4.很忙啊? 5.你什么时候会空一点,我再打过来 6.你什么意思? 7.你到底是真的很忙,还是故意不想理我? 8.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9.........................................................粗话 10........................................................还是粗话(未完待续。。。。。。)





9.·健康的鼻毛男 :同学的母亲强烈推荐的男人。她老人家是这样介绍的: 1. 身高1.70(一般说来,媒人都有一个共识:男孩子如果身高不行,就说1.70,哪怕是个侏儒也要说1.70,否则没有女孩子会感兴趣) 2. 在宝钢上班,工作很稳定的。(收入不高,就说稳定,否则人家会怀疑他下岗在 即) 3. 房子买在大华,很早以前买的,已还清贷款。4. 人看上去很精神,很健康 ,而我一向对国营单位的人没有多少好感。(不针对坛子里的朋友,我始终觉得外企是面向世界竞争的,国营单位却拿着国家太多额外的补贴,养尊处优。公司的经营理念不同,衡量人的标准不同,对培养出来的员工的思维方式也有很大的影响)在我同学和她母亲的一再撺掇下,还是去看了,约在淮海路太平洋门口,当时我下班有点事情被老板耽搁了,坐在地铁上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当电话一接通,他用他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对我大吼一声:喂!!!!~~ 当时把我那个吓的呀,干吗呀这是,那么大嗓门?介绍人难道曾经告诉过他,本小姐有听力障碍吗?? 我抠了下被震得耳鸣的耳朵,回答他:你好,马上就到。到了太平洋门口,我在人群中扫视一眼,还是有几个帅哥的,不过貌似80后,不会是我要见的人。其他人...美女不少,民工也不少。正在我诧异之时,手机又响了,他说他站在芭比娃娃的促销柜台前,我放眼望去..... !!天那,怪不得我刚才没看见他,他的身高扔在人群里哪里找得到?凑近了看,长相还是比较有特色的,像一位香港的当红电影明星——吴孟达先生。扮相参照?大内密探008?中,鼻毛长在外,如同两把扫帚的造型。除了鼻毛,眼睛也很有特色:眼袋如果可以装东西,他的眼袋装几枚硬币是没问题的。并且眼圈发黑,按照中医学理论,眼圈黑到病态的一般都是酒色过度导致的。而该男接下来的行径似乎可以从相当程度上证明我的想法:当我和他找个地方坐下来后,他的眼睛看着我胸部的时间比看着我脸部的时间要长,并且笑容暧昧到恶心。我也没穿低胸衣服啊~~~!再次落荒而逃。

美女顶一下,前车之鉴!

帅哥顶一下,还是前车之鉴!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