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六章.腾龙噬日 326.世界格局变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陛下,我们和新沙俄的哥克撒政府正在商谈派出远征军协助我们南下攻击支那军队,对方提出的条件是希望能够拥有现在中国蒙古新疆地区,库叶岛以难为他们提供一个不冻港湾供他们的外界联系。”

东条说到这里嘴角微微地弯了起来,虽然这支俄国熊早已经没落,任何的东西已经掌握在了帝国手里,但是斯拉夫人确也是当今世界上崇尚武力的民族,若能为帝国裹胁帝国将获得百万以上的优质兵员,至于他们想在对中国战争中分些东西那也没什么不可以,他们的首都都掌握在帝国手里还怕他们跳出手掌心吗?

“这样以来我们可以将新沙俄几年下来的160多万预备役兵员装备起来为帝国作战,帝国的陆地力量将得到空前的加强,这样帝国只要一举拿下支那就能从陆路占领支那南部和印度支那半岛,帝国想要的粮食和橡胶也就不再成为问题,所以臣以为在苏联需要对付德国人的时候帝国就获得了一个从陆地上占领支那的机会。当然这需要海军的协助!”

“协助!”

南云忠一默默地念着这个词语,协助就自然是次要地位了,那么帝国的海军将被用以为陆军提供海上补给和火力支援,联合舰队也势必将被拆开来使用。只不过东条所说的也确实有些打动他,只要能够迅速解决中国问题再从印度支那威胁南华本土,那么那时候帝国的控制范围内将有世界上30%的人口,打到南华门口在陆地上和南华拼消耗确实也是相当好的办法,而实际上几年中朝鲜、新沙俄不是早就习惯帝国的统治而且已经组成当地的胁从军帮助帝国作战了吗?

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保持帝国强劲势头的好办法,也是给帝国海军一个喘息的机会。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不说话,仅仅是直元真几次要说话都欲言而止,若是将大量资源投入到陆军那么那么帝国漫长的岛屿防守圈势必成为南华的打击目标,南华可以选择任何地方开战,这等于将主动权拱手相让,只怕不出一年南华的海军强大到帝国无法阻挡的时候那时候帝国就回天无力了。

不过话说回来,以倭国的工业潜力就算是继续全力支持海军的话也不过是在海上多拖南华一段时间,最后覆灭的命运基本不可避免,要是这样还不如拼上一拼。

直元真把玩着手上的一块美国制造的手表,他感觉似乎如东条所说也确实是帝国的机会,而且在海上帝国似乎还可以寻求帮助。

就这样倭人的大方向就决定了下来,于是他们整个国家机器都运做了起来,陆军大本营开始制订代号“1号计划”的灭亡中国地面作战计划,而倭国的外交部也开始拼命地向苏联和美国活动,在一贯星期后倭人和苏联签署了一项贸易协议,倭国以粮食换取苏联的坦克和火炮,尽管根据协议倭人不能将这些武器部署在新沙俄境内,但是这种约束除了象征意义有什么用呢?

说到这里就不得是说苏联人的困难了,多年下来强力推行工业计划的苏联在去年遭受了大范围的霜冻灾害,除了农作物由于冬天的过早来临和过晚结束歉收外大量的牲畜冻死,并直接导致了牲畜繁殖率的急剧下降,苏联人闹粮荒了。

在1936年后的世界上要说粮食大概就只有南华和美国不缺了,美国有的是大把的粮食和农产品倾倒到密西西比河,南华的粮食却需要应付不断增加的中国难民和今年开始的中国自然灾害,在欧洲德国以东的所有欧洲国家除了瑞士外都实行了暂时性的配给制,苏联没有地方能够获得粮食,倭人却人从中国的占领区和台湾、朝鲜强行调配粮食。另外在这个中国和倭国在上海打的火热的时候还有人从中国的粮仓两湖平原贩卖粮食经过租界卖给倭人,南华也就此事进行过调查,发现背后的卖家却是民国政府,原来抗战之后只有130万正规军队的民国政府,尽管得到了南华的大量物资和武器的支持,却紧急招训了1400万的军队,又丢失了大片地区,沿海的关税收入几乎荡然无存的情况下国家已经没有一分钱维持庞大的机构了,因此他们不断地向德国出口矿产,甚至通过上海租界的欧洲商人想倭人出售粮食。

对于这样一份报告连向念恩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爆出来的话只怕国内蒋的威信一下子荡然无存,那时候谁领导中国的抗战?

这件事情到了最后南华也就只有多支援国内些粮食,并且派专人负责粮食向军队和民众发放防止民国出售以资敌了事。

南华早在8月6日的会议上就估计到倭人会有战略上的变动,只是倭人变动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

而由于南华在雅莆海战的辉煌胜利,在倭人舰队停止追击的时候已经确定,所以整个世界对南华和南华的军队的评价如潮水一样连续数日战局了世界主要新闻媒体的核心版面。

英国《泰吾士报》直接在条称这一次海战为东方的加莱海战,加莱海战是英国人用更先进的海军战术思想在对强大的西班牙无敌舰队的作战中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

这一次战役不但决定了以后世界几百年的霸主,也觉得了以后几百年间世界海军的主要作战方式。

而这一次南华正是用着先进的科技和作战战术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一举歼灭倭人海军一半主力,整个西太平洋的海洋战略主动权易主。

尽管欧、美各国都对南华的强大都给予了肯定,但是他们的言辞都大多是一种酸酸的味道,不要说这次海战南华海军的作战能力已经被部分人认为超过了英国,就连倭人的海军也被很多人认为在英国之上。

而自来在海军上就没有过什么出彩表现的美国就更是相形失色了,不过说来也奇怪,美国人对这样的言论经常有人会站出来反驳两句,可是英国人却真的一声不啃。英国人的事情他们自己最清楚,貌似强大的英国远东舰队在新加坡驻的海军不过两艘战列舰和4艘巡洋舰,这样的实力不要说左右西太平洋局势,他们现在在南华的压力下自保都难,因为整个马六甲海峡都处于南华的沿岸,照领土附近200海里为领海的规则计算,英国远东舰队能出港的军舰全部都可能被南华以这个借口攻击,马六甲海峡已经完全在南华的掌握中了。

英国人和法国人在看到了南华的力量之后,在这里的行动变得非常小心了,而法国人正在考虑是否将越南的印度支那舰队派到泰国的印度洋沿岸去,那里倒是安全很多,只是建造港口的经费让法国人很为难。

不管这些国家没有什么实质意义的反应,因为南华在这些老牌殖民主义国家都在西南太平洋有利益的情况下崛起就必然和这些国家有冲突。

倒是纳粹德国在看到了南华的实力之后十分迫切地希望南华可以和他们结盟,当然德国人这个时候还没有正式向南华提出这个邀请,只是在适当地试探。

向念恩在8月8日收到了西特勒的私人信件,信中认为:南华如果想要在西南太平洋保持自己的利益,或者日后在印度洋和非洲东岸发展自己的利益很需要德国在欧洲牵制英国和法国,而德国同样被英国和法国的海上封锁弄得苦不堪言,以南华海军的强大力量如果能够吸引足够的英国和法国舰队东下印度洋那么对德国人必然是好事情,如果英国人和法国人不增援印度洋那么南华可以直接进入地中海和意大利的舰队一起把英国人和法国人赶跑,那时候德国一样可以通过意大利获得对外贸易的交通线.....

在信中西特勒到是对南华足够坦诚,不过西特勒说得可确实是实话。

在1938年8月10日,欧洲同样发生了一件大事情,其意义深远。

西班牙内战在共和政府失去了苏联支持的情况下,氟朗哥的军队在8月10日占领了马德里,西班牙民主政权宣布覆灭。

佛朗哥在取得胜利之后一面命令部队动进消灭政府军在巴塞罗那的残余力量,一面就飞往柏林与西特勒会晤,于11日抵达。同样把目标定在柏林的还有意大利独裁元首墨索里尼,两日后西特勒在柏林举行阅兵,8月14日德、意、西、捷四国发表《反共产主义同盟》联合宣言,轴心国正式集团正式成立,在这之后仿佛在世界政治圈影响力强大了许多的这四国多次向南华发出邀请。

南华当然不会加入这个同盟,但这个同盟却给南华带来了很不想见到的麻烦,在欧洲的巨大压力下苏联和开始全面寻求缓和东部于倭国和新沙俄的军事对峙。

8月15日,新沙俄23个师,倭国5个师团一共40万人突然越过进入中国蒙古境内,尽管这个时候蒙古早也是不设防地区而且长期有新沙俄和倭国军队在此活动,但是40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南下却让民国政府惊出了冷汗。

早在1923年的时候,中国军事战略家蒋百里先生在坐火车沿津蒲路北上经过徐州的时候就向一起北上的朋友提出一旦中国和倭国发生战事,津蒲路、平汉路南下一马平川我国难以抵挡,而应该尽力形成三阳战线,所谓“三阳”战线就是“洛阳、襄阳、衡阳”形成的一条向动防御的战线,蒋百里先生认为中国要取得胜利就要引倭人自东想西攻击,而不能由倭人自北向南而下。

在抗战爆发后随着战事的进行对蒋百里先生预言的验证和越来越多的人关心国家军事战略,这句14年前的笑谈现在成为了大多数军事战略家认可的话,尽管这其中有了南华这个因素的存在,却依旧是要引倭人自东向西攻击为上。

8月16日民国军政部陈部长、三军总参谋长白将军连同蒋夫人一起就坐飞机于傍晚抵达南华,他们在南华最快的K-1中型运输机上呆了整整一天下飞机后根本就不休息,直接要求见南华领导人,由于时间仓促他们甚至都没有认真地提出见谁。

“向念恩、何健还是孙川?”

不过之后反应过来了白将军就老不客气地说到:“见最大的官,人越多越好!”

看得一边的蒋夫人和陈部长目瞪口呆,白健生何以如此牛气烘烘?

南华现在可是当今世界一方强国,在外交上一直处于弱势的民国可从来没有想过对等的外交,更不要说以军政部长和军队总参谋长的身份去要求见人家的元首了,就算她这个第一夫人几年前去美国想见人家总统结果预约了1个月没见到,最后好容易才见到了美国国务卿。

原来白将军曾经在当年打法国老之前来过南华,并且在帝力多次见到向念恩,几年前的南华虽然是蓬勃发展但是无论是军事还是政治都没有今天的地位,那时候的南华多是被看作美国的附庸,是美国人拿来制衡倭人的,只不过现在多有人笑话美国政府认为倭人是限制住了,南华却失控了。

不管怎么说白将军一直是军人不搞政治,在他看来他和向念恩以及南华一众领导人是有私交的,所以直接这么牛气烘烘地打出了感情牌。

就在这个时候接待人员还没有来得及汇报,外面就有南华元首办公室秘书处的官员到了几人的官邸。

“向元首在同华阁设宴请几位赴宴。”

于是几人各有想法地向着坐落在南华行政院东南面一湖之隔的同华阁去了,很多时候国内的军政人员都很无奈,什么事情都要靠别人。

想到这里白将军叹了口气,他和陈部长向来不怎么对眼。

在陈部长看来白将军不会弄政治,白将军认为陈部长军事半吊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