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诱惑——从抹胸到肚兜的传奇

zwlzwlzwl9 收藏 1 2012
导读:那什么是“抹胸”呢?它有为什么如此诱人呢?   所谓“抹胸”,据《逸雅》记载,“心衣抱腹而施钩肩,钩肩之间施一裆以掩心,今之抹胸。”徐坷《清稗类钞·服饰类》曰:“抹胸,胸间小衣也。一名袜腹,又名袜肚。以方尺之布为之,紧束前胸以防风之内侵者,俗谓之兜肚。”可见抹胸其实就是现在的肚兜,又叫兜肚、兜兜、缚肚、帕腹。简而言之,就是古人的内衣。   内衣,就是穿在外套内的衣服。汉代学者刘熙《释名·释衣》中说:“袍,苞内衣也。”也就是贴身穿的衣服。古人多将内衣称之为“亵衣”。“亵”,《说文》曰:“亵,私服也

那什么是“抹胸”呢?它有为什么如此诱人呢?


所谓“抹胸”,据《逸雅》记载,“心衣抱腹而施钩肩,钩肩之间施一裆以掩心,今之抹胸。”徐坷《清稗类钞·服饰类》曰:“抹胸,胸间小衣也。一名袜腹,又名袜肚。以方尺之布为之,紧束前胸以防风之内侵者,俗谓之兜肚。”可见抹胸其实就是现在的肚兜,又叫兜肚、兜兜、缚肚、帕腹。简而言之,就是古人的内衣。


内衣,就是穿在外套内的衣服。汉代学者刘熙《释名·释衣》中说:“袍,苞内衣也。”也就是贴身穿的衣服。古人多将内衣称之为“亵衣”。“亵”,《说文》曰:“亵,私服也。”《诗经·周南·葛覃》:“薄污我私,薄澣我衣。”此外“亵”字还有“轻浮、不庄重”的意思,可见古人对内衣的心态是回避和隐讳的(内衣是穿在里面,属于个人隐私的东西,说起来也的确不该四处张扬,显得犹如时下的暴露狂一般)。《汉书·叙传》:“夫饿馑流隶,饥寒道路,思有短褐之亵,儋(担)石之畜(蓄),所愿不过一金。”颜注:“亵谓亲身之衣也。”司马相如《美人赋》:“女乃弛其上服,表(露出)其亵衣。”亵衣也就是中衣,亦称之为“衷衣”。《说文·衣部》解:“衷,里亵衣”。根据清代学者段玉裁的研究:“衷”的本意之一就是“缠裹”。不难想象,在古时,我们的先民们还不能做出精美合体的内衣款式,只能用锦、帛等材料简单缠裹身体,“衷”这个字充分显示了古人用语的言简意赅与情趣。随着时代的进步,技术和审美也不断变化,对内衣的称呼也在不断的变化。


先秦时期,有了一种名叫“泽”的内衣,《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泽。”据汉代郑玄解释,因为这种亵衣紧贴身体,可以吸收体内排出的汗泽,故以“泽”字命名。到了汉初,刘邦干脆将它称之为“汗衫”了。汉代内衣的样式有多种形制。常用的有帕腹、胞腹和心衣。汉代刘熙在《释名·释衣服》中称:“帕腹,横帕其腹也。抱腹,上下有带,包裹其腹上,无上裆者也。心衣抱腹而施钩肩,钩肩之间施一档,以奄心也。” 王先谦在为《释名》所作的《疏证补》中说:“奄、掩同。按此制盖即今俗之兜肚。”今日北方乡间,犹又此俗。以一块大手帕,上面两根带子系于脖颈,以掩心;下面两根带子系于腰间,以护腹。经济而实用。两晋南北朝时期,“帕腹”仍然很流行。《疏证补》举例说:“《晋书·齐王冏传》:时又谣曰:‘著布帕腹,为齐持服。’梁王筠诗:‘裲裆双心共一袜,帕腹两边作八襊。’成国此释犹可揣其遗制。《南史·周迪传》作袜腹。”《类篇》:“袜,所以束衣也”。五代马缟《中华古今注·袜肚》:“袜肚盖文王所制也,谓之腰巾,但以缯为之;宫女以綵为之,名曰腰綵。至汉武帝以四带,名曰袜肚。至灵帝赐宫人蹙金丝合胜袜肚,亦名齐裆”。“袜肚”又可称“袜腹”、“抹胸”,原似妇人所服,即指有前片无後片,上可覆乳,下可遮肚腹的内衣。袜肚、袜腹还可单言“袜”,亦为名词,即指“袜肚”,如:“钗长逐鬟髲,袜小称腰身。”(《玉台新詠·刘缓〈敬酬刘长史咏名士悦倾城诗〉》)吴兆宜注:“袜为女人胁衣。崔豹《古今注》谓之腰彩,今妇人谓之袜胸。”又“锦袖淮南舞,宝袜楚宫腰”(隋明帝《喜游春歌》之二)


此外,汉代还有“一片当胸,一片当背”的内衣,称之为“两裆”,当是因为其形制的原因。与此相反,到了南朝,还出现过“假两”。顾名思义,就是假的两裆,只有当胸的前片。简约就是美丽。单片的抹胸似乎更讨女人们的偏爱。南北朝时期的妇女以布帛为材料,做成一种叫做“缠弦”的内衣,在其四角缀上带子,穿时两带系于颈部,两带缠弦于腰。庾信有《梦入堂内诗》中有句曰:“小衫裁裹臂,缠弦搯抱腰”,月白葱绿的团花小衫合体地裹着臂膀,大红牡丹的锦绣缠弦紧紧地束着腰身,恰到好处的将略带刁蛮胡风的少女们的美丽,和她们香肩粉颈的性感全部表现出来。女人简约精致的美丽,就如同陌上的春风,莲下的碧水,河边的柳丝,一起化作楼头吱哑推开的一扇珠帘后,空床独守的哀怨佳人,“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这便是美丽。


到了唐代,强盛辉煌的大唐王朝充满了高度的自信,出身少数民族而汉化改宗的李唐皇室,更没有华夷畛界的鼠肚鸡肠。开国之后,唐王朝国运昌隆,所以对异族多实行宽容优待的怀柔政策,异族一旦降服后即视如一国。唐代又是古代政治、经济、文化全面繁荣发展时期,是中国古代社会的鼎盛时期,是当时世界上文明、先进的国家,加上当时政府推行的“开放性”政策,这就必然引来大量的外国商人、使者等,促进了文化、经济的交流。而唐初对外来文化是大胆吸收,外来民族的音乐、歌舞、技艺、服饰皆为唐人普遍喜好,刻意仿效。在服装上,唐风也表现为开放开明。在女装方面,唐代的女子喜爱穿着半露胸式的裙装,她们将裙子高束在胸际,然后在胸下系一阔带,两肩、上胸及后背袒露,外披透明网纱,内衣若隐若现因而内衣面料考究,色彩缤纷,与今天巴黎时装界倡导的“内衣外穿”之说惊人的相似。内衣外穿是一种个性的张扬,有美丽的玉臂香肩,有迷人的背部曲线,甚至不为迷人好看,就是不要衣物来束缚自己的脖颈与肩背,“我就是要这样穿”!这就是大时代的强音。西方女性到了1930年才有了第一位“内衣外穿元祖”。德国首席女星玛琳·黛特丽在电影《蓝天使》里的一身暴露装,就让黑白电影院里的男人们口哨四起。而距此1000多年前的唐代,不管是世界中心的长安,还是时尚之都的洛阳,“兰麝细香闻喘息,绮罗纤缕见肌肤”;“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漆点双眸鬓绕蝉,长留白雪占胸前。” 内衣外穿,不过是大唐美女们的生活习惯而已。



在内衣上,这一时期流行“诃子”。据说大美女杨贵妃跟唐玄宗的宠臣安禄山私通(胖姐爱肥哥,许是物以类聚的原因),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前文中的李后主跟小周后如此,杨贵妃跟安大人也是如此。也许由于这种刺激吧,两个人玩得很过分。越刺激就越想来点更刺激的,玩儿虐待吧?杨贵妃大概是“受虐狂(masochism)”,跟萨克·莫索克似的;而安禄山自然就要扮演“虐待狂(Sadism)”的角色,犹如萨德侯爵(Marquis de Sade)。在这场受虐狂与虐待狂的游戏中,军人出身的安禄山竟然抓伤了杨贵妃的乳房。这还了得?!杨贵妃的雪乳,绝对美的冒泡儿,唐玄宗赞之“温软新剥鸡头肉”,安禄山称其“滑腻胜似塞上酥”,因此这也便成为唐玄宗的禁脔和专利。唐玄宗再开放,再扒灰偷媳,也不会有蒋介石、戴季陶的胸怀,把自己的爱妃与人分享,搞“共御一妻”的千古佳话。情急之下,杨贵妃就发明出了这个小东西,来遮盖一下。给老眼昏花的老东西打个马虎眼。⑤“诃子”其实是肚兜的最终纪念版,也算是个经济型简装版。它舍去了以前内衣肩部所缀的带子,直接用美艳富丽的锦缎包裹胸部而系于腰部,其作用不在护腹,而在掩胸遮乳。其实这又何尝是在掩盖呢?不如说它是种诱惑,甚至是种“勾引”,更为恰当。在这一遮一露中,香肩藕臂、粉颈玉背、冰肌雪乳,半遮半掩,乍隐乍现,欲盖弥彰。遥想当年“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之时,杨贵妃轻移莲足,婀娜许行,嫣然一笑,让整个大唐王朝为之倾倒,未必不是穿着一件大红牡丹的锦绣诃子。




当年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不就是如此装扮吗?这点,在唐代画家周昉的《簪花仕女图》中也可得到验证。图中婷婷而立的那几位贵族妇女,体态丰硕,发髻高俏。头上的那朵牡丹花,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端地盛唐气势。头上的髻发和短鬓,茸茸地披散在丰满的额前和耳边,显得那么青春无限、热情洋溢。随风飘逸的披帛,轻灵地搭在薄薄的纱衫上,从肩后绕过两臂,止于胸前。薄绸曳地的长裙,显得风姿绰约、妩媚婀娜。白色圈衣的纱带,绕过纱衫一圈之后,在腹前打了个结子,从视觉上给人以修长、轻盈的美感。特别是上身的薄纱下,露出诱人的大红诃子,半遮雪白的前胸和丰满的乳房,更映得峨眉如黛、凤目点漆、琼鼻丰盈,樱口似丹。这也正对应了花间诗人们的佳句。杜群玉《杜丞相悰筵中赠美人》中有:“裙拖六幅潇湘水,鬓耸巫山一朵云。胸前瑞雪斜灯照,眼底桃花酒半醺。”方干《赠美人》中曰:“舞袖低徊真蛱蝶,朱唇深浅假樱桃。粉胸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样刀。”几乎让人怀疑,两位诗人的诗,便是为图中的簪花仕女所做的文学写生。




历经安史之乱延及五代的百年战火,使得中原凋敝,百废待兴。好在入宋以后,数代帝王皆能秉承与民生息的政策,抑武右文,重视经济。所以,在这个“伟大时代”里,“华夏民族的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⑥我们在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便可窥其芳踪。那个时代,的确是一个令人遐想的时代。“对于今天的小资们来说,州桥夜市煎茶斗浆,相国寺内品果博鱼,金明池畔填词吟诗,白矾楼头宴饮听琴,一座汴梁城中,处处皆是‘情调’。当然,高坐于东京樊楼之上,与那心仪的小娘子,焚上一钵兽香,相对坐调笙,看伊轻持了如水并刀,在一盏钧瓷的莲花盘里,纤纤玉指破新橙,则是每一个罗曼蒂克少年的不二选择了。宋代几无宵禁,娱乐场所众多,据说还不杀读书人,崇尚‘自由’的小资们大概最喜欢。就连来到这里的犹太人,也不觉化身而为中华子民。今天环顾全球,大概只有他们这批犹太人真正融入了本地的人堆儿里面,再也挑不出来了。”⑦




在这样风流的时代里,又怎么能没有独领风骚的性感内衣呢?宋代的内衣叫“抹胸”。在抹胸的上端及腰间各缀有帛带,以便系扎,穿着之后,上可覆盖乳房,下可遮盖整个腹部,却不施于背,仅遮住胸部,故名“抹胸”。“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宋代女诗人朱淑真未尝不是外披褙子,内穿抹胸,在元夜佳期的花市上,伫候于丹桂树下的灯影里,遥望着永远不会出现的那个负心人。而宋代女词人李清照,也何尝不是在那个“红藕香残”的玉簟清秋之夜,“轻解罗裳”,懒挥玉臂,露出大红色的锦绣抹胸,“独上兰舟”,侧卧船头,望断雁阵归来,看“月满西楼”,听任“花自飘零水自流”。那几乎就是一幅最美的仕女图:图中女子身上穿着浅红的紧身小袄,袄上面细细绣着莲叶鱼纹,袄外面松松罩了一袭水绿色的绉纱薄衫;隐约透出来绛红抹胸,一痕雪脯。偶然明月波光,风吹裳动,愈显着韵致绰约,肌光胜雪,佳人若画,说不尽千般风情、万种妩媚。这也许就是宋词中的婉约境界。




此后数百年间,更为简约的肚兜,成为了中式内衣的代名词。




肚兜多呈菱形,上方两角穿过一根带子,绕过后颈,挂在脖子上,左右两角也缝上一根较粗的带子,绕过腰后,绑在后腰脊间,下端呈椭圆形,不用带子,垂至肚脐下面,正好遮住小腹。秋冬时节所用的肚兜,通常为双层,内纳棉絮,以利于腹部的保暖。老年和孩子所用的肚兜,有时还贮有姜桂、麝香等药物的粉末,以防腹疾。年轻女子所穿的肚兜,常用鲜艳的布帛制成,大多是用紫、红、绛、或桃红色的底布,绣上各种精巧细腻的花卉如意,如彩蝶、鸳鸯等象征爱情的图纹,而且都是姑娘们亲自刺绣、精心量裁,她们把自己的细腰酥胸、冰肌玉骨紧紧地包裹在肚兜之中,只把自己的美丽展示给心仪之人。经常外出的人,则在肚兜上开一条缝,作成一只小口袋,专供放置银两财币之用。这样一来,肚兜就成了全民内衣,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穿了。



不要小瞧了这项小小的发明创造,对于女人,上方的两角正好护着乳房,走起路来,不至于晃荡得厉害;中段护着肚脐眼儿,不至于进风受凉;下段低垂,既可储钱藏物,又可遮挡隐私。对于男人,男人是一家之主,是“掌柜的”,特别是常出门的,肚兜便是携藏银钱最妥贴的地方。更何况古时很少用纸币,而银两铜钱,很有重量,放在肚兜内,垂在脐下,重心集中,位置稳秘,极为安全。不过,好像这肚兜偏爱女子,对男人还是有些不便。男人的肚兜系在腰际裤头上,大解时脱裤子必须先将肚兜解下,不像妇女的肚兜是整片的,而且有两耳穿绳挂在颈子上,方便时不必将肚兜解下,因为它是缚在裤头的外面。丢三落四的人,难免有个闪失疏陋。刊于明光宗泰昌元年至天启元年(公元1620~1621年)的话本《古今小说》第二卷《陈御史巧勘金钗钿》中,就有这么一位马大哈。“那汉子是他方客人,因登东,解脱了裹肚,失了银子,找寻不见。”情急之下,“只道卸下茅坑,唤几个泼皮来,正要下去淘摸。”还好被人在厕所里拾到了。老年人和儿童身体虚弱,到秋冬时节,天气转冷了,他们的肚兜里面,通常纳入棉絮使之成为一件“贴心小棉袄”,这样有利腹部的保暖,不会闹寒病。还有的充上姜桂、麝香等药物的粉末,可以预防由于腹部受寒而引发的很多疾病。此说不知道是否准确,但无可辩驳的事实是,到了20世纪90年代,传统中的这种“药物肚兜”,启发了一大批中国农村的乡镇企业家。一时间,似乎一切疾病都可以一“围”、“护”、“垫”、“裹”而疗之。有了头上戴的,有了脚底垫的,有了下身围的。更有在那上面缀上磁性物质,宝玉等加强疗效。当然,最火爆的还是填充了中草药的肚兜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