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38/


在中队呆了两个星期后,文兵已经对这里的每一个人有了初步的了解。从文兵的角度,他并不能看见整个形势的严峻,在他眼中,一切都相安无事。性格憨厚的文兵开始认为一切都将这样持续下去,风平浪静地开始他崭新的军旅生涯。

但是他也有些迟疑。他迟疑着这平静是否能一直持续。他的心中渐渐充满了疑惑。只是万队长的那次谈话让他记忆犹新,没有找准自己的角色,将来无法开展工作,他意识到万队长作为一个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带兵干部应该句句属实,然而他却并不知道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虽然文兵是困惑的,但是他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老实人。老实对于一个人来讲是好事,因为老实人不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然而老实也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一个人。文兵虽然并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然而他却还是一心想着好好干,单凭这一点单纯而美好的愿望,或许不能成就什么,然而却能让他按照一个约定俗成的模式走下去,不出什么差错。

当然,还是会有一些小插曲。

那一周轮到二班班长陈功德值班。第三年的一期士官陈功德,如果要形容他的表现的话,大家会用到不错,良好这些不痛不痒的词语,然而最确切的形容是马马虎虎。马马虎虎的陈功德自然不会对文兵表示他的信服。

天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营房后面飘来泥土的芬芳。

“陈功德,怎么还不吹哨?”二班的学习室内,文兵问道。

这一问,整个学习室顿时陷入了僵局。陈功德在二班的地位自然不低,当班长的他平时都是发号施令的角色。这一段时间因为文兵睡在了二班,所以他才稍稍收敛,因为谁都知道这里走出去的学员将来就是干部,而说不准哪一天这里的干部成了中队的主管,那现在自己的表现自然会成了领导眼中的印象。所以再长的尾巴现在也要收起来。

而文兵的这一句话,像一颗定时炸弹。这样说并不过分,因为文兵平时并没有树立自己的威信,当然话说回来威信的树立需要一个过程,并不是谁一开始就拥有威信,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水滴石穿,集腋成裘,这个过程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时日一长,自然会出现它的效果。而并不知情的文兵就那样冒冒失失地说了一句话。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愕然。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会有一些事情发生。而且陈功德并不是一个思想觉悟非常高的人,他有时候钻牛角尖甚至小肚鸡肠。在大家眼中如果是万队长或者汤指导说了这样的话,那么肯定没有人会有什麽想法,而文兵说出来就未免有点让人无法轻易接受了,再说文兵前一段时间的表现差强人意,大家并没有发现新来的排长有什麽突出的地方,甚至会有人在背后唱反调。

那一天下午,万队长安排大家学习,一般下雨的天气都是这样的科目。

本来一节课五十分钟,而且学习对于战士来讲就是老大难。要是喜欢学习谁还来当兵,要是能学进去何苦来当兵?第一节课下了以后,大家都散布到营房的各个角落。陈功德吹哨的时候说休息十分钟,文兵学习自然也是在二班的学习室,他在第一个十分钟时想为什么还没有吹哨呢?那个时候的他才意识到一些问题严重性,原来大家真的没有拿他当成一个干部来看,如果是万队长在,肯定已经吹了吧。这样想着,他觉得窝囊,也有些气愤。

在第二个十分钟的时候,他看见从外面走进来陈功德立刻劈头盖脸地问道。

“陈功德,怎么还不吹哨?”

这句话太容易让人产生歧义,再加上文兵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他的表达木讷呆滞,圆滑的人说话肯定不会是这个样子,听他的口气,似乎是在责怪陈功德,就像是一个领导在责问犯了错的下属,事实就是这个样子,而文兵却并没有把握好分寸,首先是他的没有威信在前,其次他这样说,一些叛逆的战士就会感觉是有些突兀,就像一个不懂事的人在胡闹一样。如果换做郑昌林可能还会接受,而问题是现在他说话的对象以及场合都没有把握好。

“没吹哨怎么呢?”陈功德说完这句话扭身离开了学习室。

学习室的其他几个人也都各自散开,只剩下中队的二期士官苏东海。苏东海虽然有时候会做一些违反纪律的事情,但是他在中队扮演的角色其实是老好人。

他清楚地看到了整个事情的发生。但是他并没有做声而是默默无闻地坐在他的桌子前翻一本书。

文兵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听到外面传来哨声,于是他也就作罢。

但是他却第一次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万军红的那些话又在脑海中回响。没有找准自己的角色,将来无法开展工作,这些又一次让他困惑起来。


其实说了那些话,陈功德也感觉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但是他却并没有认错的意思。他在扭身离开学习室的时候就后悔了,其实他本来就有错,但是既然已经说了那些话,也就无法挽回,他还是吹了哨。


晚饭过后,文兵接到了爸爸的电话。他没有把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感受说给爸爸听,因为他不愿意再让爸爸操心。他只是说自己的过得很好,队长和战士都很喜欢他,而他并没有把万队长对他工作的否定和在战士中复杂的处境说出来。都说报喜不报忧,十五岁就离开了家的文兵在这个问题上还是非常懂事的。

挂了电话,他一个人站在中队外面的阳台上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忽然有了一些孤独的感受涌上心头。这样的夜晚只属于他一个人,受了多少委屈,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想起读书的日子,想起在家的温暖,远处的灯光让他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