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四部 明治天皇 笫171节:遐思神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笫171节:遐思神驰


“明治在1889年发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即《明治宪法》)。宪法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天皇神圣不可侵犯’。主权属于天皇,内阁对天皇负责。”——平山大侠


12世纪末,由于镰仓幕府的开创新局,日本历史进入了应对封建社会的中世天皇制时代。从此以后,日本出现采取幕府形式的军事封建主统治。

从镰仓幕府(公元1192年——公元1333年)、室町幕府(公元1336年——公元1573年)、到德川幕府(公元1603年——公元1867年),那种由天皇或以天皇为中心的旧贵族联合体的朝廷,占有全国土地的天皇制已经崩溃。

天皇只作为王权统治的一种象征而存在。天皇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的大权,都旁落到武士阶级手里,他们对天皇的控制也越来越严。德川幕府时期,天皇的财政收入少得可怜。幕府还派遣亲信长驻京都,监督皇室和贵族。朝廷公卿的任命,也必须得到幕府的承认。幕府还制定法令,对朝廷进行种种限制。

幕府统治时期,天皇势力也曾企图卷土重来,公元1333年,镰仓幕府在反对幕府的浪潮中宣告灭亡。第二年(建武元年),醍醐天皇乘机恢复了天皇统治,史称“建武中兴”,但是很快就失败了。不过天皇的祭祀,仍为朝廷最重要的行事。虽然有时为了举行“大尝祭”,还须以卖官 爵来周转资金,但是祭祀权力仍未受到动摇。

16世纪后半叶至17世纪初,织丰政权完成了全国统一,与其后出现的江户幕府,都拥戴天皇,积极利用天皇的权威,把自已的统治予以“正当化”。

17世纪末,由江户幕府恢复了“新尝祭”和“大尝祭”。但是并没有让天皇的政治权力复活。

十九世纪上半期,日本封建统治风雨飘摇,危机深重。公元1854年美国用武力强迫日本打开门户后,日本被迫与美、英、荷、俄、法等国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促使社会矛盾尖锐化。此后农民起义和市民暴动此起彼伏,连绵不断。反对幕府统治和外国侵略,要求实行资本主义改革的“尊王攘夷”运动,也迅速展开。

公元1868年1月3日,倒幕派发动宫廷政变,宣布“王政复古”,迫使将军德川庆喜把政权交还给天皇。接着倒幕大军在京都付近的鸟羽和伏见打败幕府军,又占领了江户,德川幕府的统治彻底垮台了。明治天皇政府掌握了全国政权后,新政府进行了一系列资产阶级性质的改革,史称“明治维新”,促使日本资本主义迅速发展。

明治维新以后,天皇政府为了强化统治,在公元1889年发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即《明治宪法》)。宪法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天皇神圣不可侵犯”。主权属于天皇,内阁对天皇负责。

在公元1890年又颁布《教育敕语》,规定:学校、社会、家庭三方面,都要教育人民在家作“孝子”;在外作“忠臣”。崇拜天皇,维护所谓“天壤无穷”的“皇运”。

《大日本帝国宪法》和《教育敕语》的发布,表明天皇拥有绝对权威的专制君主天皇制,重新复活了。它的统治权力,远远超过古代日本天皇制鼎盛时期的任何一个天皇政府。

从此,天皇成为集政治、军事、祭祀大权于一身的“现人神”。这一观念是揉合古代“大君观念”和“一神教神观念”,使天皇成为“绝对的真理”和“普遍的道德”的存在体,代表一切价值的根源。而皇室祭祀也大事扩行,许多国家假日也以皇室祭祀为基准,纷纷制定出来并在民间实行。

这样皇室祭祀也就对国民的生活发生了直接、深远的影响。政府以皇室神道为本,把全部神社重新再作编组,改为一元化,并制造“国家神道”,成为新的国教。把祭祀皇祖神的“天照天皇”的伊势神宫,作为全部神社的“本宗”和近代天皇制国家的至高圣地。

睦仁心里想:日本是一个岛国,位于亚卅大陆的东部,由本洲、四国、九洲、北海道,四个主要岛屿和三千九百多个小岛组成。有四十七个都、道、府、县。在北海道和沙俄萨哈林岛之间有宗谷海峡(又称拉彼鲁兹海峡),沟通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日本通向太平洋的北方出口,宗谷湾内的稚内港是不冻的良港,可以停泊巨型舰船。

在北海道与本州岛之间有津轻海峡,东连太平洋,西濒日本海。往北通鄂霍次克海及阿留申群岛,南下可到夏威夷,是日本海通太平洋的主要通道之一,也是日本列岛的海上门户之一。海峡东西长115公里,中部宽55公里,最窄处18.52公里。航道最深处521米,全年不封冻。从沙俄占据的海叁崴,经津轻海峡进入太平洋只有800公里。

在对马岛与壹岐岛之间,有对马海峡,长约222公里,最深129米。海峡西南达中国东海。西面通过朝鲜海峡与黄海相连。东经关门海峡、濑户内海可达太平洋。北经日本海,出鞑靼海峡到鄂霍次克海。对马海峡与朝鲜半岛相望,从长崎横穿对马海峡到朝鲜釜山仅仅300公里。从下关经对马海峡到釜山更近,只有230公里。对马海峡是日本海进出东海和太平洋的咽喉,也是沙俄从远东港口到太平洋的主要航道之一。

睦仁在心里说:这样漫长的海岸线,这样重要的海峡战略要地,没有一支在大洋上称雄的海军,怎么能保卫日本的安全呢?又怎么能谈得上天皇制的万世一系,永久巩固呢?

古来决定军国大政的,不过君臣几人而已,我怎么能因为仅仅有个别人的不同意,就动摇不前呢?历史上的日本,不就曾因为没有强大的海军,而遭受元蒙和西欧列强的入侵吗?

公元1598年8月,丰臣秀吉发动的朝鲜战争,在陆战中不是所向披靡吗?后来不就是因为被中朝水师夹击,于11月18日露梁(庆尚南道南海郡雪川面)一战中全军覆灭,被击沉大小舰船450多艘,死亡万余人,只有50几艘逃脱。历史的教训如此惨痛,如此深刻,难道还不能令人警醒吗?

“不,无论如何,海军是一定要大力发展的!”

睦仁在内心喊道,他已经下定决心,不顾一切,也要迅速建成,扩充一支海上强有力的打击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