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第1骑兵师霍巴特•盖伊谈及与中国军队交战

11月1日下午,我听到一架侦察机的驾驶员说:“这是我所看见的最奇怪的情形。有两列长长的步兵纵队正沿着小路向东南方向前进。……我们的炮弹径直落在他们的队伍中,但他们仍在不停地前进。”夜幕降临时,中国人已经包围了云山,并从南、北、西三个方面包围了第8骑兵团;中国人唯一没有控制的地区是东面韩国第15团的阵地。



下午4时左右,大批中国人在云山北部运动,这次还带着前所未见的武器———装在卡车上的四管同时发射的82毫米火箭筒。中国人开始进攻时,用特大号的铜军号吹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可怕声音,哨子吹得尖厉刺耳,看来这不是吓唬那些蜷缩在狭长战壕里和躲在树后的美国兵的方式,而显然是给中国部队发信号。远东部队中的任何人,不管是将军还是列兵,都再也不能否认中国人大规模介入的事实了。夜幕降临时,中国人加强了攻势,到午夜时分,韩国第15团彻底覆灭,其大部分士兵被击毙或被俘虏。



第8骑兵团第3营接着又成为中国人的牺牲品。11月2日清晨,当中共军队切断它在云山东南面的退路时,该营陷入重围。该团的另外2个营———第l营和第2营———竭尽全力突破路障,尽管损失惨重,然而第3营却没有这样运气。



第3营的军官们意识到,通向南方的道路已被中国军队控制,便决定从陆路撤退,他们把车辆一辆接一辆地排好。筋疲力尽的士兵睡在卡车的驾驶室里、车厢上和散兵坑里,等候撤退的命令。但1个连的中国军队偷偷越过了警戒线———哨兵把他们当成了韩国军队———突然间,军号声响彻了寂静的夜空。



双方都是以乱对乱,混战一团———这使菲尔莫尔•麦卡比上尉大难不死。一颗子弹掀掉了他的钢盔;几秒钟后,第二颗子弹又打伤了他的肩膀。中国人在紧追不舍,他躲到一辆吉普车后面,朝着一群大约30个中国人打光了一梭子卡宾枪子弹。由于失血过多,体力不支,麦卡比倒在了一条水沟里。有3个中国人用刺刀捅了捅他。但他们并没有解除他的武装;麦卡比后来说,他们“互相说了些急促而不清楚的话,似乎是摸不着头绪。”他马上利用了这个局面。他用手指了指下面的路,除了想迷惑中国人以外没有别的意图。他们又争论了一会,然后便走开了。麦卡比急忙往营指挥所跑,但又遇上了更多的中国人。他们用刺刀碰了碰他,然后放他走了,这时他仍然带着卡宾枪。麦卡比终于回到了指挥所,虽然负了伤,但却保全了性命。



该营指挥所设在挖在山坡上的一个防空洞里,这里成了美国人的最后避难所。守卫者们用营参谋长维尔•莫里亚蒂少校称之为“牛仔和印第安人的”战术,即近距离的手枪射击、拳击、很巧妙地扔手榴弹,打退了中国人。莫里亚蒂有力的指挥使该营保持了战斗力。在拂晓短暂的战斗间歇中,他和其他人得以把170名伤员弄回防御圈里。他们没有时间计算阵亡的数字。



鉴于该营的伤亡情况和中国人的兵力,第3营生存的唯一指望是外界的救援。但这是不可能的。11月2日白天,第5骑兵团的残部试图进行救援,但军官们很快认识到,他们无法突破中国人的封锁。他们缺少大炮,战场上空弥漫着厚厚的烟尘。在当天下午的一场激战中,该团这2个营的救援尝试使其损失了350人。



当天晚些时候,军团指挥官米尔本将军在距前线仅数千码的一个寂静的洼地里,会见了第1骑兵师的指挥官盖伊将军。军事指挥最残忍的要求之一是为拯救多数而牺牲少数。他离开了人群,沉思冥想了片刻,然后作出了决定:任何救援第3营的企图大概都会徒劳无益,而且可能会给整个军团带来危险。米尔本对盖伊和其他军官说,这是在我全部军事生涯中所作出的最令人心碎的决定;对这些人弃之不管与美国陆军的传统背道而驰。我不喜欢这个决定;我也不期望你们喜欢这个决定。但已作出决定,这便是米尔本强加给他的幕僚的旨意。



命令就这样下达了,救援的企图已被放弃。被包围的第3营现在是孤立无援了。如果它想幸免于难,就必须孤军奋战。



当天下午,这一消息传给了该营官兵,军官和军士们决定等到拂晓再行动。黄昏时刻,中国人的大炮和迫击炮开始齐射。当天晚上,中国人发起了6次进攻,每次攻击波有400人或400人以上。身负重伤的麦卡比上尉竭尽全力,终于爬出了被击毁的指挥所,他看到成堆的中国人的尸体,不禁大为震惊;他估计在环形防御圈周围有1000多具尸体。



第二天,即11月4日,磷燃烧弹的猛烈轰击使该营意识到,中国人的最后攻击开始了。现在就要实施米尔本将军头一天作出的决定了:为了生存,第3营的人将不得不丢下大约200名受伤的同伴,而他们差不多肯定是会被俘的。“真见鬼,我不喜欢这样做,”一个士兵对他的也是二等兵的朋友说。“我也不喜欢,”他的朋友回答道。“如果你能回到东京,那时候,就替我喝一杯酒和干个女人吧。”克拉伦斯•安德森上校是一位勇敢的医生,他与伤员一道留了下来,并在战俘营里直至战争结束。营长罗伯特•奥蒙德受伤几个小时以后便死去了。



逃出去的人为了避开中国人,整整一夜都冒着萧瑟秋雨行进———确切地说是爬行。然而他们并未成功。有好几次,他们都认为已经溜出了中国人的防线,但中国人仍在不断出现。11月5日,他们再度被围。然而他们拒绝投降。根据几位幸存的军官的决定,他们分成了几个小组,指望一些人会逃出去。只有个别人逃了出去,大部分人在日落前不是被击毙,就是被俘虏。第8骑兵团的第3营不复存在了。在云山周围的战斗中共损失了600多名军官和士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